第二十二章 弄不死你!

叶风走到徐远面前,抡起手掌,一掌朝徐远呼了过去。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过后,徐远的脸被烙下五道通红的指印。如果全力煽过去,恐怕徐远的右脸会陷进脸部,一命呜呼。

“你——”

徐远的金丝眼镜掉在地上,指着叶风,狂怒着要打叶风。

叶风左手抓住徐远的手,捏得对方嘶声喊疼,半跪在地上。右掌反手抡出,给徐远的脸来了个左右对称,两边高高肿起。

“你刚才叫我狗东西?!”叶风笑着问道。

只是这笑容,在徐远看来,就跟恶魔一样。

孙眉心情大好,叶风这是变向替她出了一口气,舒爽无比,积郁在胸口的那股怨气一扫而空。

啪啪啪……

叶风左右开弓,这次整容手术做得很成功,他能保证,就算徐远的亲妈到来,也休想认出是她儿子。

徐远悔得肠子都清了,闲着没事招惹叶风做什么,秀才遇到兵,人家可不会跟你讲什么理。

一边求助地看向孙眉,一边嘴里含混不清地道:“我是狗东西,我是狗东西……”

叶风的眼睛针芒毕露:“把你的用工合同拿出来!”

这用工合同对徐远来说,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他犹豫了两三秒。

叶风不给他机会,左手轻轻一拗,咔嚓一声,徐远的右腕骨折。他虽笑着,眼睛里的杀气越来越重:“徐远,我跟孙总不一样。孙总跟你讲理,我不讲理。不把东西拿出来,给我吃掉,我就要了你的命!”

那森冷的杀气,连孙眉都能感觉得到,徐远的身体打了数个寒颤,对叶风的恐惧深入到灵魂。他完全不敢耍任何花样,颤抖着将用工合同拿出,当着叶风的面,把用工合同塞入嘴里,一点点地吃下去。

等到他吃完,叶风拍拍徐远的脸颊:“很好,给赵明打电话,催要货款!”

徐远迟疑着,叶风一把夺过手机,打通赵明的电话。

“谁呀!”电话那边传来不耐烦的声音,还有女子嘻笑的声音。

叶风:“赵老板,我这里是梵羽服装厂,你欠我们公司的货……”

话还没有说完,赵明将电话挂断。

叶风再次拨打,那边赵明的声音极其不耐烦:“想要货款,让孙眉来跟我谈!”

不等赵明挂断电话,叶风语速很快地道:“赵老板,孙总可以跟你去谈,但你要准备好货款,到时我们如果收不到钱,那赵老板可能就不好过了。”

赵明咆哮道:“你算个什么玩意儿?孙眉都不敢这么跟我讲话!有种的,明天你们就到我们厂里来,弄不死你们,我就不姓赵!”

叶风挂断电话,对着徐远踢了一脚:“滚——”

徐远连滚带爬地跑出孙眉办公室,办公区内的人员见到徐远如此,都觉得他活该。

孙眉叹口气:“不得不承认,你的办法很直接,很有用。我心里也蛮爽的!”

“像徐远这种人,只会玩阴的,遇到我这种跟他玩命的,他压根就不敢玩。”叶风拍拍手:“我知道你又要感谢我,用不着。”

孙眉一跺脚:“谁要感谢你,这本身就是你做为贴身保镖的分内工作。”

说完,她还故意朝叶风耸耸鼻子。

这个可爱的动作,完全跟高冷的气质不搭边。

叶风也不跟她计较:“那个赵明是什么人?”

说到赵明,孙眉的额头不免浮起一丝阴云,难得地认怂:“我看这五百万货款,就当喂了狗了。我还玩得起。”

她好心提醒叶风:“不要招惹赵明,他不好惹!”

叶风激将道:“哟,天不怕地不怕的孙总,竟会说出这样的话。就算是五百万喂狗,也独独不以喂赵明这只狗,莫非孙总怕了?”

孙眉哪里受得了激:“好,明天我就跟你一起去赵明的厂里!”

说完之后,孙眉不禁有了一丝悔意。

叶风坐到孙眉对面:“说说,这赵明是什么人?”

孙眉搓搓脸:“说到赵明,他的叔叔沈乐是桃林帮的八大供奉之一,占据了灵州的三条街,手下足有五百名。沈乐自小习武,现在已是化劲境。他的产业,从来都是明抢暗夺过来的,做得是无本的卖买!”

不管是帮派势力,还是县府方面,赵明都有人脉,怪不得他敢扬言弄死叶风。

叶风奇怪道:“照你这么说,就没人敢反抗赵明吗?”

“有,前几年赵明抢夺了一家皮革厂,把厂长给打得卧床不起。这位厂长的妻子想去刺史府上报,结果没了音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我估计是被沉入河里了!”

叶风拳头握紧:“这么说,我更要会会这个赵明了。”

孙眉疑惑地看向叶风。

叶风淡然一笑:“恶人自有恶人磨,他碰到我这个大恶人了。”

孙眉不禁摇头苦笑,叶风这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明天你就不要去了,我一人去就行。”叶风怕孙眉出事。

孙眉又犯犟了:“我必须去,他指名点姓要跟我谈!”

叶风伸了个懒腰:“随你的便!”

到了下班,叶风坐进孙眉的车里,她脸都黑了。贴身保镖嘛,总要安全将孙眉送到家里。

两人一路无话,回到孙府,孙岳见到两人回来,满意地笑着。他们朝夕相处,还怕擦不出火花。

这个安排一方面确保了孙眉的安全,另一方面又能让两人日久生情,一举两得。我这块老姜,还辣得很嘛。

现在孙家热闹,有叶风一家,还有孙家,吃饭也显得热闹。

难得儿子回来,林芳一个劲儿地给叶风夹菜,在她眼里,叶风永远都是瘦了。

叶章问及叶风在工厂里的表现:“孙总,如果小风犯了什么错,你就给我狠狠地教训。如果实在不行,你就用棍子抽。”

孙眉莞尔一笑:“这都什么年代了,叶叔还想着用棍子。不过叶风表现我很满意,他在工厂好着呢。”

叶风感激地向孙眉看了一眼,在长辈面前,孙眉夸奖他,明显是不想叶章担心。

叶章红着脸喝了一杯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