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厚脸皮的女主播

大黑狗不想跟潘清瑶争,他手里的视频,足以让他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潘清瑶讽刺地笑着,转身向台上走去。她相信,只要台下的观众一见到她出现,立马会转尔惊声尖叫。

“小子,你受过专业的声音培训吗?就你那破锣嗓子,敢跟我比试一下唱歌吗?”

叶风嘴角依旧是那人浮于世的薄笑,眼前这个妖艳的女人,想来就是万粉主播潘清瑶了。

“你想比,那就随你的便。”

叶风把话筒递给潘清瑶。

潘清瑶接过话筒,清了清嗓子:“各位观众大家好,我是主播潘清瑶,想来大家经常刷到我的小视频。今天应李老板的邀请……”

话还没有说完,底下一片喝倒彩的声音。有的观众掏着耳朵,平时潘清瑶的声音柔媚,听着就像耳朵怀孕了,现在听了,却多了几分油腻娇情的感觉。

怎么说呢?就像是一个女人脸上的妆化得太重,让人感觉到不适。

潘清瑶不禁心底浮躁,脸上依旧笑意盈盈,她相信,只要自己开口唱歌,立马就会有人高声尖叫。

金义朝叶风投来蔑视的眼神,老板潘清瑶马上就要开口了,到时,这小子就会知道,与老板相比,他就是个渣渣中的渣渣,战斗渣!

“如果夜晚降临,你有没有期待路灯下的她?如果指间轻拂,你有没有想念她的发间?啊——”

这是潘清瑶新歌,名字叫做《期待》,凭借这道歌,她受到了天音唱片的邀请,参加今年的偶像练习生选拔。

为了狠狠打叶风的脸,她才将这首歌唱出来。

原想着台下的观众会跟着她手舞足蹈,一起放声歌唱。

这种被万人簇拥的感觉,真是美妙!

然而,台下并没有出现这样的场景,听众们一个个像得了病似地恹恹欲睡,潘清瑶尴尬地唱完《期待》,拿着话筒,声音陡然拔高:“亲爱的观众们,你们想必一定期待我的下首歌吧?”

“见过不要脸的,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还想唱下一首,求求你快下台去吧。”

“唱得什么玩意儿?跟这位先生相比,你就是侮辱我的耳朵!”

“如果不想我取关你的话,快点,别在台上赖着不走了!”

潘清瑶实在没有拯救的办法,她也相信,再赖在台上,急不可耐的观众绝不会因为她是主播而不扔臭鸡蛋。

走下台去,她黑着脸,对金义喝道:“还呆在这里做什么?这里不欢迎我们,我们还不快走!”

李世龙想要过来赔礼道歉,潘清瑶冷冷地道:“不必了,我看李老板今晚是故意让我难堪的!”

说完,径自走向她的宝马车。

坐进车里,叶风已经开唱,强有力的穿透音穿过玻璃,传进她的耳朵,那声音穿云裂帛,甚是刚健有力。

潘清瑶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对身边的助手孔杨吩咐道:“跟着他,给我狠狠地教训一番!”

孔杨带着几个兄弟,蹲在路边。

等到叶风唱完,送辛兰回家,孔杨几人悄悄跟上。

路上,辛兰还在对叶风的歌声称赞不已:“叶哥,想不到你的歌声这么好听。如果你去参加选秀的话,我看一定会成为大歌星,连四大歌王跟你相比,都差上那么一截。”

叶风道:“瞎说,我就会唱这么一首歌。”

他说真话了,辛兰反而不信:“叶哥,你骗我!”

一路上,辛兰跟叶风聊得很开心。拒绝辛兰去她家里的邀请,叶风看着她上楼,房间的灯亮起,他这才走开。

离开辛兰居住的老旧小区,叶风走进一处偏僻的小巷。

今晚跟踪他的人,总数有三拨。

“出来!”叶风沉声一喝。

孔杨狞笑着,从身上拔出明晃晃的刀子:“兄弟,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我们来找你借样东西,你看是胳膊还是腿?”

就他们这样的渣渣,叶风完全不放在眼里,在孔杨几人的身后,站着一个男人,缺了一条腿,却给叶风带来芒刺在背的感觉。

越过孔杨诸人的视线,叶风看向那个男人:“你也是跟他们一伙的?”

男人话不多,仅摇了摇头。

如此,叶风也就放心了,三下五除二将孔杨等人打翻在地,哀嚎一片。

拍拍手,叶风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男人隐藏在黑暗里,看不清真容,一道寒光生出,奇疾无比地点向叶风胸膛。他将拐杖当成剑使,一剑之势,似能开天辟地一般,凛冽的杀气更是激得空气呜呜作响。

叶风的头发被剑气激荡,向后飘散。他站在当地,纹丝不动。

男人手中的拐杖距离叶风胸前一寸,这才停下。

晕黄的灯光下,只见男人衣着破烂不堪,脸上一道刀伤从右额头直贯到右下巴,狰狞可怖,左右五十上下的样子。他声音沙哑地问道:“为什么不躲?”

叶风云淡风轻地道:“你没有杀气,为什么要躲?”

男人如夜枭一样放声大笑,眼睛里丝毫不吝啬对叶风的激赏:“不错,你很不错。我就问你,你为什么会走马军的军歌?”

叶风这才露出恍然的神情,原来师父李长生所唱的,是走马军的军歌。

男人的拐杖抵在叶风心口的位置:“老实交待,不然,死!”

叶风这时已经猜测出男人的身份,从容从怀里掏出那枚走马军徽章。

乍然见到这枚徽章,男人眼含热泪,嘴唇打着哆嗦,独有一支脚费力地想要跪下。

叶风眼睛一红,胸膛一热,赶紧将这男人扶住:“老叔,想来你也是走马军的旧部?”

男人点点头,“走马军”三个字,对于他来说,代表的是他戎马的至高荣誉:“生而不悔入走马,为国靖难何吝死!”

李长生本就是一书生,当年见大武孱弱,岁岁纳贡,年年和亲,这才弃笔从戎。这名走马军所吟唱的,正是李长生面对滚滚逝水所做的《行军诗》。

叶风偶然间在李长生的居室里见到过,再听这诗,物是人非,师父李长生也作了古,当下胸中如塞,只觉骨鲠在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