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错综复杂

苏锐不知道岳桃那句话的用意,还把她当成闺蜜,叶风就不一样了,摸了摸脸,吓得岳桃脸色发白。

不过,这里是人来人往的商场,叶风绝对不敢打她,当下一挺胸膛,敌视地看着对方。

叶风问苏锐道:“苏锐,你有没有注意到有可疑的人从你身边经过,好像故意撞了你们一下,或者走近你二十公分之内?”

苏锐想了想,摇了摇头:“没有。”

按叶风的想法,不是苏锐偷的,那就有人在偷东西时,快要被发现,赶紧把东西塞进苏锐的包里。

可苏锐说没有人这样做,对方还能隔空传递不成?

叶风摇着苏锐的肩膀:“苏锐,这件事情很重要,你再仔细想一想。”

苏锐又仔细想了会儿,还是没有。

见苏锐摇头,叶风只觉头大。商场之中人来人往的人太多了,也许是苏锐没有注意到。

这就麻烦了,他想给苏锐洗清清白,也没有这个可能了。

当他的目光掠过岳桃身上时,叶风这才猛地警醒,岳桃一直和苏锐走在一起,最有可能得会不会是她?

可要岳桃承认,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人们又在嘲讽。

“别在这演戏了,就是这个叫苏锐的小姑娘偷的!”

“假惺惺的,是不是想再想个借口逃走,这样的手段,我见得多了!”

“得了,等会儿官差到来,自然一切就见分晓!”

叶风一个凌厉的眼神扫视一圈,这些吃瓜群众的闲言碎语才渐次平息下来。他那凌厉的眼神最终停在岳桃身上:“东西是你偷的,对也不对?”

岳桃在心里害怕叶风,那一巴掌的疼,昨天打的,现在肿还没有消退下去。叶风要是真得在大厅广众之下打她,她也毫无办法。

东西确实是她偷的,最近花钱太多,信用卡透支,偏偏那几个老主顾对她心生厌倦,没人肯为她花钱了。

这才使得她挺而走险,想偷画美人这套价值三万块钱的东西。谁知刚要得手,店员马上要转过头,这样就会被抓个正着,灵机一动之下,她快速将化妆品塞进苏锐的包里。

谁想,因为太过仓促,化妆品露出一角,正好被店员看到,误以为是苏锐偷的。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岳桃绝不会承认,反而一挺胸膛:“叶风,我知道你关心苏锐,但你不能凭空污陷我!”

说着说着,岳桃就红了眼眶。

这泪水一流,立马又博取了一大片的同情心泛滥的吃瓜群众好感,对叶风二人更是厌恶。

孙眉实在受不了,走到圈中,把化妆品拿在手中,对店员道:“这化妆品我要了,另外再给你多加一万块钱,事情就这样了了,你看行吗?”

店员自然同意,画美人化妆品的提成本来就高,再加上多给一万,顺理成章地落入自己的腰包。

正要说话时,吃瓜群众们不同意了。

“你看,这小子的姘头还真是不少,一个个长得如花似玉!”

“没办法,谁叫人家年轻有资本,富婆都抢着包养!”

“啧啧……”

孙眉的脸黑得跟锅底,后悔她就不应该插进来一脚。现在倒好,没解决问题不说,自己也像掉进了染缸里,弄得一身乌黑。

我还包养叶风?还跟一个小姑娘共同喜欢她?这都什么跟什么!

岳桃更加得意,叶风你昨晚不打了我一巴掌吗?现在看你怎么办,弄不好,你会被官差带走,不住上几天牢房,被盘问一番。从哪里出来,可就说不清道不明了。

正在这时,又一个人走了进来,正是岳桃的追求者杨辉。

杨辉走到岳桃面前,关心地问:“桃桃,这是怎么回事?”

岳桃见杨辉到来,更是委屈得将脸都哭花了,指着叶风三人,把事情说了一遍。

杨辉一见到美人落泪,更是气愤不平。别看他穿着普通,一股气场却异常强大,对店员道:“叫你们店长来见我!”

店员愣了一下,却见到杨辉戴在手上的戒指,分明是杨家的信物。别说店长了,就是整个商场的老板,见到杨家人,都要点头哈腰。

很快,店长走了过来,对杨辉极尽奉承:“杨少爷,你有何吩咐?”

杨辉指着苏锐:“我这位同学偷了你们店的东西,还想依仗朋友,来欺负我的朋友,你说应该怎么办?”

店长拍着胸脯保证:“杨少爷,你放心,我肯定亲自带人将他们押到县衙,不住上个十天半个月,都对不起你的朋友!”

杨辉一摆手:“立马去做!”

这霸气,想不到平时杨辉不显山不露水的,原来背景如此深厚。早知道是个大金龟,岳桃早就勾搭上了。

岳桃凭空多了杨辉这个靠山,激动异常,不管了,以后一定要对这个冤大头好一些,说不定将来能嫁入豪门,从此事事顺心。

店长冷着脸,命令店员道:“把他们三个看好了,我再电话上报一次官差!”

孙眉简直了,她从小就没有进过县衙,这次好了,因为叶风的拖累,这次恐怕要进去了。

这都什么事,早就让你不要管这闲事,你就是不听。

苏锐着急了:“这事情真得不关叶大哥的事情,要去我自己去!”

店长冷哼一声:“晚了。”

叶风看向岳桃,他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绝,岳桃却把路走窄了。他不想毁掉岳桃的前程,奈何对方咄咄逼人。

哪怕岳桃是个碧池,他也为对方留了后路,结果……

看向杨辉,叶风惋惜道:“你人不错,可眼光真得不咋的。”

杨辉梗着脖子:“我眼光不咋的?多谢你提醒,在我眼中,岳桃就是一个完美的女人!”

岳桃下意识地向杨辉靠了过来,对方搂住她。

叶风指着正对柜台方向的摄像头:“我想,监控里看得更清楚,对吧?”

岳桃面色惨白,她忘了,店里还有监控。这无疑是致命的。

一旦监控查到,她就坐实了偷东西的事实。

杨辉摇摇岳桃:“桃桃,你没事吧,怎么身上这么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