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公交小偷

短信这样写道:叶哥,明天是星期,你有空吗?我想你陪我一起找工作。

叶风回复道:好的,没问题。

他浑然不知道,另一边,范佳璐见叶风迟迟没有回短信,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直到手机铃声响起,收到叶风的短信,她这才安心睡去。

早上六点,叶风坚持锻炼两个小时,化劲巅峰想要晋升到化形境,需要感知天地自然,把灵力纳入丹田。他丹田被化,终生无望,不过还是坚持锻炼。

到了八点,他这才到达与范佳璐约定的地点。

“叶风——”

范佳璐叫着叶风的名字,迎了上去,因为要找工作,范佳璐穿了一身正装,修身的紫色小西服,配上小短裙,再加上精心绑制的马尾辫,使得她起来有了几分成熟妩媚的韵味。

注意到叶风有些失神,范佳璐问道:“好看吗?”

叶风大方道:“不管佳璐你穿什么衣服都好看,主要是人长得漂亮!”

范佳璐低头绞着春葱般的手指,他夸我了呢。

叶风拉了她一把:“公交到了,我们上去!”

19路公交车通往灵州富源人才市场,车厢里面人很多,但还是有站立的位置。

叶风右手扶着把手,身体护着范佳璐,免得她被别人不小心碰到。

这种被保护的感觉,就像停留在一个风平浪静的港湾。范佳璐闻到叶风身上淡淡的味道,不禁有些神不守舍!

定远路公交站牌,一个黑瘦的矮个子中年人走进车厢,他走路莽撞,时不时地碰到站着的人们。

人们都用厌弃的眼神看着他,叶风眼睛一眯,他注意到这人的右手中指与食指是平齐的。这是一个职业小偷。

凡是职业小偷,都是从小训练,他们会用中指和食指每天戳墙,这才使得两根手指一般齐。

看似中年人莽撞,撞到别人,孰不知,在碰撞的过程中,他将这些乘客身上所携带的东西摸得一清二楚,不是贵重的东西,他是不偷的。

中年人最终在一个村妇打扮的女人身边停下,两人离得很近,趁着人们不注意,他两指夹着一个锋利的刀片,朝女人包上划了过去。

范佳璐情急指着这个中年人:“他在偷东西——”

话语刚落,村妇包里被报纸包着的东西已经到了中年人身上。

中年人嘿嘿笑着:“妹子,饭可以乱吃,但话千万别乱说,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偷东西了!”

一个四岁的小女孩奶声奶气地道:“我看……”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他妈妈捂住了嘴,凶狠地瞪着她。

范佳璐倔强道:“我就是亲眼看到了!”

村妇已经反应过来,看到背包被划了一条长口子,顿时脸色煞白,哀声哭嚎,坐倒在地:“天杀的啊,你快把钱还给我,那钱是我的救命钱,我公公还在医院里躺着,正等着做手术呢。”

她两只手拉住中年人的胳膊,不停地摇晃乞求。

中年人将衣服敞开:“这位大姐,你家公公重病,不关我事,我又不是医生。至于你说我偷了你的钱,这真是冤枉我了。这样,你从我身上搜,只要能搜出来一毛钱,那都是你的!”

范佳璐脸罩寒霜,走到中年人的面前,挨个摸他的口袋。

中年人张开双手,任由她搜。

叶风微微地摇了摇头,小偷一旦被人发现,都会把钱转移到同伴身上,范佳璐无论如何也搜不到的。

果然,范佳璐搜了一遍,什么也没有找到。

中年人很是得意,做出要脱衣服的动作:“妹子,要不要我把衣服全脱了,你再搜一遍!”

“无耻!”范佳璐恨恨地骂了一声。

中年人吆嗬一声:“你搜我身时,可是将我身上摸了个遍,吃了我的豆腐,还骂我无耻?”

范佳璐更是气得说不出话。

公交司机停车,拍拍手:“各位,这位大姐丢了钱,车上有小偷,大家配合一下,我要将车开到衙门里!”

“这是什么意思?我赶着接孩子呢,若是耽误了,我孩子又要闹了!”

“上班要迟到了,再有十五分钟,进了衙门,这个月的全勤奖就没了!”

“拜托,有本事把小偷抓住!”

刚才这中年人偷东西时,看见得绝不止范佳璐一个人,他们害怕得罪中年人,都选择沉默。现在司机要将车开进衙门,反而成了众矢之的。

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这就是人们的自私性。

范佳璐大喊着:“大家体谅一下,这个大姐丢得钱,可是救命的钱啊——”

然而,很快,她的声音就淹没在人们的谩骂与冷嘲热讽中。

叶风嘴角的那一丝笑容,更像是对他们的讥讽,他拍了拍中年男人附近的一个年轻人。

这年轻人坐在座位上,两手抱着书,正在专心阅读。

叶风朝他伸手:“把钱拿出来!”

年轻人扶了扶眼镜,不解地问:“什么钱?”

叶风冷笑,指着中年人:“少在这里装糊涂,我看到他把钱塞进了你的书包!”

年轻人抱紧了书包:“我跟他不认识,你无权搜查我的包!”

那中年人眼角的余光时不时朝这个年轻人身上瞥,叶风观察入微,这必是中年人的同伙。大凡团伙做案,小偷的同伴都会在不同的站台上车,装做不认识。

“你看这年轻娃斯斯文文、白白净净的,怎么会是小偷呢!”

“别瞎几把指认,真当你是官差吗?”

“快点开车啊,停在这里是什么意思!”

众人又转尔将火力集中到叶风身上,没见他们指认中年人时那么积极。

叶风自信地笑了:“小兄弟,你看书麻烦把书正着拿!”

年轻人神情一慌,这才注意到,书拿反了,强自争辩道:“我刚才在想问题,没有把注意力放在书上!”

叶风随手写了一个“高”字,问道:“这个字我不认识,你能告诉我读什么吗?”

年轻人语带吞吐,半天答不上来,高字可谓小学生都能认得出,这年轻人反而读不上来,那就很令人们怀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