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人渣王坤

外面的这场骚乱,很快吸引了人才市场里面的人,大家一窝蜂似地跑了出去。

叶风被范佳璐拉着,跟着人流挤到现场,死去的人是一个花季少女,身体向外瘆出殷红的鲜血,还未干涸。

吃瓜群众们很难理念,正是青春韶华的少女,怎么会从人才市场的顶楼坠下,吵嚷的声音如同一锅煮沸的粥。

很快,官差来了,带队的是捕头厉红颜。

官差拉起警戒线,封锁现场。

人们在警戒线外远远地看着,一个官差将尸体翻转过来,景像更是令人触目惊心,少女的脸部凹陷进脑壳里,更像是一个烂掉的西瓜。

从楼上摔下时,她就已经没有了呼吸。

尸体很快被装进殓尸袋,官差们取证完毕,准备离开。

这时,厉红颜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拿出手机,整个人脸上布满了杀气,甚至于离得近的,能听到她轻微咬碎牙齿的声音。

从来到现场的那一刻,她就注意到了叶风的存在。收起手机后,腾腾腾地朝叶风走过来。

厉红颜对范佳璐道:“那个,美女,能把叶风借给我一下午吗?”

范佳璐轻微地“啊”了一声:“好,没问题。”

叶风脑子一抽,敢情你们把我当物件似的,借来借去,问过我的意见了吗?

不远处,辛兰一直注意着范佳璐,患得患失地猜测着两人的关系,这下可好,又来了个厉红颜。

再加上工作时不时听保安们传出叶风与安晶的关系,她们每个都比我长得漂亮,唉……

掐了一下胳膊,辛兰强迫自己不去胡思乱想:“傻女孩,叶哥什么时候说喜欢过你。像他那么优秀的男人……”

厉红颜带叶风来到她的车上,把手机视频打开,递给叶风。

“王坤,你纵狗咬死我爸妈,我跟你拼了!”

镜头晃动中,画面一度很凌乱。

接下来,是女孩受辱的画面,几个人围了过来,对她拳打脚踢,镜头再度变得模糊,明暗闪烁,发出砰砰的声音,好像有人在踩镜头。

这个女孩经历了什么,不言而喻。

到最后,她就想在人多的地方,通过自杀这种方式,引起人们的注意,希望有人能为她伸张正义。

叶风的怒火在无言之中酝酿着,澎湃地击打着他的胸膛。

厉红颜很不好受,声音涩涩的:“叶风,这个女孩名叫赵婉,她才十八岁。本应该是生命最好的年纪!”

“不用再说,你是要帮助你吗?”

厉红颜点头,补充道:“王坤这个人渣,还是向峰的手下!”

叶风的目光阴沉到了极点,认真地点了点头。

这边,厉红颜已经在脱衣服。

叶风赶紧制止道:“厉捕快,我是个正经男人。”

厉红颜一头黑线,狠狠地啐了一口:“我没有实质性的证据,脱下这身捕快衣服,就为了狠狠地教训王坤那个人渣!”

“早说嘛,害得我还以为厉捕快对我有意思呢!”

“你——”

厉红颜气得直想挠墙。她知道叶风不是轻浮的人,只是籍此调节一气氛。

与叶风一起坐上出租车,厉红颜报了地址。

王坤所在的地方,是灵州的郊外,周围用两人高的铁栅围起,进出只有一个铁门。

铁门内,一个穿着黑背心的三十岁男人,凶神恶煞,坐在椅子上抠脚,里面不时传出来吵杂的狗叫声。他是个看门的。

听到这狗叫声,厉红颜踌躇不前,面色下隐藏着深深的恐惧。叶风明白过来,敢情这娘们怕狗。

“汪——”

突如其来的一声狗叫在厉红颜的耳边炸响,厉红颜身子一个机灵,直往叶风的怀里钻。

等到发现是叶风做怪时,一脚踹向叶风的胫骨,还好他及时躲开,促狭地道:“想不到天不怕地不怕的女捕快,竟然如此害怕狗!”

厉红颜脸上掠过一丝尴尬,正色道:“你懂个什么?王坤豢养的狗都是吃生肉长大的,这里是他的一个斗狗场,像高原獒和血伯爵都有。”

两人躲在一边说着话,就看到一辆面包车从里面驶出,经过他们的藏身处,里面带着淡淡的腥味。

面包车在不远处停下,司机和另个人打开车门,把一个浑身血淋淋的人抛下。这人全身都有被恶犬咬伤的痕迹。

抛下伤者后,他们开车驶进铁门里。

“唉,你是林燕吧,坤哥等你很长时间了!”

正愁着如何进去,不想铁门里看门的男人发现了两人,他冲厉红颜招手。

叶风捅了捅愣神的厉红颜:“将计就计!”

厉红颜这才反应过来,和叶风并肩朝铁门走去。

铁门打开,男人放他们进来,两只眼睛就跟粘了蜜似地紧盯着厉红颜不放,还不时摸着下巴,一直到厉红颜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往前方走,在狗场中工作的王坤手下看厉红颜的眼神都如看门的男人一样,跟狗一样凶狠,好像要将她吃了似的。

狗笼子当中,恶犬们狂暴不安,来来回回地躁动跳跃,见到生人,更是吠声中带着噬血的欲望。

这里,就是女孩被暴打的地方!

两人对望一眼,都看出了彼此心中的愤怒。

叶风手臂放在厉红颜腰上,帮她稳定身形,老实说,厉红颜现在本能的想法,就是离狗场越远越好。

坚持着走到一扇木门前,厉红颜用尽力气敲门,开门的是个穿着花衬衫的中年男人,粉色裤子,络腮胡子盖住了本就狭窄的脸,一对眼睛漆黑中带着奸诈。

他,就是狗场的主人,王坤!

王坤一把拉过厉红颜,络腮胡子凑过来,就要吻上去。

叶风这才知道,为什么整个场里的男人见到厉红颜,都用那种眼神看着她,原来林燕的身份是一只流莺。

“讨厌,进屋再说!”

关键时刻,厉红颜中指点在王坤的嘴唇上,把他臭哄哄的嘴推开。

叶风强忍住笑,他想厉红颜此时的内心一定是崩溃的。

一个堂堂的捕快,竟被认为是流莺,这……

谁想王坤的手指暗里在叶风的胳膊上划过,叶风立马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大兄弟怕是……男女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