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多变的殷青青

叶风低声道:“你呆在这里不要动!”

说完,趁着杀手们不注意,向前翻滚到另外一个墓碑后面。

身后有动静,叶风回头一看,却是殷青青跟了过来。

他眉头深皱,正要开口,殷青青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下巴朝右前方扬了扬。

一个杀手距离就在他们面前的墓碑前搜索。

“我们比赛看谁杀得多!”

请音刚落,殷青青一个翻滚,两手展开,两道银光一闪,这名杀手发出凄惨的叫声,两只脚裸以下的部位被生生割下,倒在地上。

“她在这里!”

立马三名动作迅捷的杀手朝这边扑过来,刚来到同伴身前,不见了殷青青的身形,她早就转移到了这三名杀手的背后,顺势了结了他们的生命。

叶风完全不敢相信,刚才如同一只小羊般楚楚可怜的殷青青,现在完全变成了一条要人命的毒蛇,每一次出手,都深谙杀手的艺术,每一次出手都会要了对方的命。

至于她要和叶风比试谁杀得人多,他完全没有这个兴趣。

兴致缺缺地找到一块墓碑后面,抬腕看着时间,从七点十分开始,到七点十八结束,前来的十五名杀手,尽数被殷青青杀死。

来到叶风面前,叶风这才看清,殷青青使用的是两把短匕,匕首呈弧形,像女人的弯眉似的。

她将两把短匕展示给叶风看:“喜欢吗?这两把短匕是老顽固在我十八岁生日送给我的,名字叫做眼儿媚,当你看见情人的眼波时,它足够能要了你的命!”

叶风苦笑一声:“我早该想到的,做为一帮之主,你怎么可能是个娇滴滴的女孩子!”

殷青青从烟盒子里抽出一支烟,那眼波就像她的眼儿媚一样:“你这个人真没意思,人家就是想找到一种被保护的感觉。”

叶风不吃这套:“如果没别的事情,我先走了。”

冲着叶风的背影,殷青青妩媚地道:“臭弟弟,有空了来聚客茶楼,陪姐姐聊天。”

叶风黑着脸,管我叫臭弟弟?你这个疯婆子!

与杨忠会合后,他把叶风送到厂门口:“叶老弟,离殷青青远点儿,这个女人的手段厉害着呢。”

叶风点头:“杨老哥,我省得。”

目送杨忠离去,刚好杨玉从厂里走出来:“叶风,我告诉你,别以为我爷爷对你好,就能攀得上杨家的关系!”

这话说得,跟叶风像攀附高门权贵的农家女似的,杨玉的神态更像是一个故意刁难儿媳的恶婆婆。

叶风故意气杨玉:“好,我知道了,侄孙女!”

若是眼神能杀人的话,现在叶风不知道死了多少次。狠狠地蹬了叶风一眼,她这才坐进跑车里,扬长而去,咆哮的声浪就是她内心的怒吼与抓狂。

任谁平白多出一个叔公,都会像杨玉这样。

孙眉也来凑热闹,把一份文件扔给叶风:“过两天,去杨玉那把合同签了。”

叶风:“为什么是我?”

孙眉翻个怪眼,很享受叶风吃瘪的样子:“你们是亲属,好办事。”

拉开车门,任由叶风坐在后排。

“你的伤没事吧?”

叶风仰头:“没事。”

他在想别的事情,今天见到的是不是母亲林芳。

回到孙府,叶风进到父母的房间,林芳肩膊上搭着毛巾,正在给叶章洗脚。

叶风拿过毛巾:“我来吧。”

给叶章擦过脚后,叶风又开始推宫活血。

直到一切做完,把叶章送进卧室,母子两个这才相对而坐。

叶风开门见山:“妈,我问你件事情,今天你有没有去过西陵公墓?”

林芳不解地看着叶风:“我去那里做什么,今天一天我都呆在家里,不信你可以问你爸或者孙叔。”

她的语气轻松自然,叶风看不出她有撒谎的样子。

林芳问道:“你怎么会突然问这么奇怪的问题?”

叶风起身,他今天很累,就想早点休息:“没什么,就是随便问问。”

还好叶风没有回头,林芳喘了口气,手按在胸膛上,把椅子下的鞋往里踢了踢。那上面分明沾着西陵墓园红色的泥土。

第二天,叶风给孙眉打个电话:“我要去考科目二,你今天最好在人多的地方活动。”

电话那头,传来孙眉诧异的声音:“这么快,你就要考科目二了。”

叶风“嗯”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科目二考场的休息室内,已经坐满了人。

叶风不想看到的岳桃也在,他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

偏偏岳桃眼尖,走到叶风的面前,嘴角浮起讽刺的笑容:“叶哥,我们又见面了,今天你来考科目二?”

叶风见避不过,坦然点了下头:“嗯”。

岳桃俯下身,咯咯地笑着,低声道:“就你?也想考过科目二,我看很难,很难!”

叶风已经打过这个恬不知耻的女人一巴掌,再打的话,对方完全不知道自爱自省,何必呢,手疼不说,还会惹上一身骚气。

“说不定就过了呢。”

岳桃站起身,笑容中流露出疯狂:“除非,你的考官不想干了。”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岳桃有关系,她姿色出众,将一位考场的监考官伯森变成了裙下之臣。

对方走进来点名时,两人当着众人的面眉来眼去,但凡有点心眼的,都能看出其中的猫腻。

等到伯森走后,一群人围着岳桃,向她请教如何通过科目二。

岳桃很享受这种被人追捧的感觉:“只要平时辛苦练车,多用点心,就能轻松通过科目二的。”

众人心里暗道,我信你个鬼,你怕是在床上练得开车。

“各位考生请注意,现在按顺序进入考场。”

考场内有一道栅栏,凡是被点到名字的考生才能上车。

伯森在点名册上,将叶风的名字圈起来,上面分明写着三个字:未通过。

轮到岳桃了,五个项目,在倒车入库环节,几十双眼睛都看到她压线了,但系统愣是没有播报。接下来的几个环节,岳桃都有不合规的操作,结果人家愣是通过了。

“下一个,叶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