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绝顶心境

“白、云、川、懦夫,快出来!我要打败你!”

忽然,一段听起来十分蹩脚的话,在会场中响彻。

原来是泰拳王比鲁,这家伙竟然跑到擂台上,夺过了主办方的话筒。

在那用蹩脚的中文一字一句的叫嚣着。

“现在才俩点,没到约战时间,白云川都没来,你在这叫嚣个鬼?”

“T国的猴子,也就现在能叫叫了,等白云川来了,非把你揍出屎来。”

台下,群情激奋。

但也有为比鲁叫好的。

除了追随比鲁来到龙国的T国人,还有少数的一些龙国人。

白云川在网络上那么火,收获大批的粉丝,自然也有反面的黑粉。

理由也很简单。

就是觉得白云川太过暴力。

或者是太过于嚣张。

不过总体上,此时为比鲁叫好的龙国人还是不多的。

毕竟对方是T国的猴子。

而似乎是因为看到比鲁的叫嚣,取得的反应不错。

以色裂的阿里宗师,以及R国的本川太郎也按耐不住相继上台。

向着观众叫嚣,故意质问白云川为何还不来,是不是怕了。

“这三个狗贼玩上瘾了?”

“蹬鼻子上脸。”

“白云川,快点来吧,快点打死这三个猴子。”

台下的观众群情激奋。

被这三个外国宗师彻底惹恼了。

而就在这时。

会展中心的灯光忽然对准了北门口。

在那里,一道身穿灰色长衫的男子出现。

古朴的装扮,坚毅的脸庞,黑白分明的眸子,犹如寒星般。

白云川来了。

一时间,整个会场的目光齐聚北门口。

这突如其来的灯光属实让白云川有些意外。

自己是悄悄来的,并没有通知比赛方。

不过当看到身旁的彩英以及万宝山冲着自己笑的时候。

他便一切都明白了。

没有多说什么,白云川一步一步向着擂台走去。

他的步伐很慢。

脸上的神情亦如三日前,白云川对战封于修时一样。

平静的可怕。

这是一种心境。

一种泰山崩于面前亦不变色的心境。

人们常说。

武功高强之人,便为武道宗师。

其实不然,武功再高,若没有匹配的心境。

与人生死战,畏手畏脚,不敢血拼,或者是热血上头,无脑血拼。

都称不上宗师。

白云川心底真正的宗师,不仅要武功高强,还要有高深的心境。

能够在生死之战时,保持绝对冷静。

即便利刃已经插进了自己的胸膛,亦不慌乱,亦能发出绝地反击。

这也是为什么,白云川跟随宗师云胜上山的这三年里,什么拳法都不学,只修心的缘故。

踏上擂台。

白云川环视四周,从泰拳王比鲁、格斗宗师阿里、空手道宗师本川太朗的身上一一扫过。

从身后的彩英手里拿出一踏生死状,上面已经签完了自己的名字,并且还画了押。

“谁先来?”

白云川淡淡的开口,并不是多么的大声,但却充满了压迫力。

“我先!”

比鲁用着蹩脚的中文,大喝一声。

接过白云川的生死状。

将自己的名字写上,手印按上。

阿里与本川太朗也不示弱,相继接过白云川递来的生死状。

生死状签订完毕。

比鲁便迫不及待的上台。

似乎生怕功劳被抢走一般。

四周,媒体的镜头纷纷对准擂台。

白云川脸上忽然出现了一抹笑意。

双手抱拳,行了个作辑礼,而后摆开了八卦掌的架势。

比鲁目光紧盯着白云川的双掌。

他看过白云川与封于修的视频。

白云川的掌法,杀伤力非常大。

并且身法十分的鬼魅,不适宜近身缠斗。

于是,他怒吼一声,施展古泰拳的腿法,一脚踹向白云川。

比鲁的实力不用质疑,腿法非常的快。

许多观众都还未反应过来,他的攻击便已经欺身而至了。

然而,观众反应不过来,不代表白云川反应不过来。

此刻的白云川精气神合一,目光炯炯的盯着比鲁,他刚一动作,游龙身法便迅速施展。

相比较于三日前,如今的白云川速度达到了非常骇人的地步。

身形转动间,落下一片残影。

拳法出残影还能够理解,身法出残影,那可就恐怖了。

白云川直接躲开了比鲁这一脚,绕到了比鲁的身旁。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出了绝杀的青龙探掌。

轰!

一掌拍在了比鲁的耳门上,响起一声剧烈的爆响。

比鲁的脖子都被打歪了。

整个人犹如断线的风筝倒飞出去二十几米远。

重重的摔出了擂台。

猩红的鲜血自比鲁的耳朵里流出。

比鲁瘫在地上。

再也未能爬起来。

台下,所有的观众皆目瞪口呆。

“秒杀了。”

“一位古泰拳的顶级宗师,竟然被...一掌秒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