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 借你的命一用

而此时秦妃看着叶云没有搭理自己,还自顾自的向前走,顿时心生怒意。

虽然这个家伙现在跟自己没什么关系,但明面上也是秦家的赘婿,如果死在这里,丢人的还是秦家。

想到这里,秦妃咬了咬牙,起身跟了上去。

如果可以,到时候顺便救他一下也没什么,主要是秦妃很好奇,是什么东西能让这个小子这么执着。

同时,她也很好奇叶云的真正实力,在秦妃看来,这个叶云肯定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观察一下。

“诶?那不是秦家大小姐么?怎么偷偷摸摸的?”这边,白垚和白辉也赶了过来,看着秦妃跟着叶云,两个人有些不解。

“人家两口子的事情,关你屁事,别节外生枝。”白垚没好气的拍了一下白辉脑壳,随后跟了上去。

白辉看着老姐的动作顿时嘴角抽搐了半天,不是说不要节外生枝么?不是说这是人家两口子的事情么?你跟上去干啥?第三者插足还是捉奸?

当然,这些话白辉只能腹诽,如果说出去估计今天都不需要别人动手,白垚就得让自己在药房来个最少半年的VIP了。

“嗯?看样子,这里面来了个贵客啊……”而此时,在远处一处氤氲缭绕的峡谷裂缝之中,一把断剑之内,传出了一阵女子阴冷的声音。

霎时间周围的一些小动物变得噤若寒蝉,连个屁都不敢放,生怕招惹到里面这位。

“能杀掉妖鬼,实力不弱,只不过可惜了,终将成为我剑体的祭品,呵呵呵……”伴随着女子的冷笑,周围的温度骤然降低了几个点,远处的叶云自然感觉到了这一切。

而且女子不知道,她说的话一字不落的传进了叶云的耳朵里,见此,叶云面色平淡的掏出了山海经,阵阵剑气收敛起来,看起来就好似一把普通的长剑。

然而如果有强者在这里,肯定会惊恐万分,这是对于剑气的操控达到极致才可以表现出来的手段。

“这个家伙现在掏剑做什么?还有,这家伙从哪掏出来的?”跟在身后的秦妃看着叶云的动作满脸的诧异。

纵然是她身为武王都没有看出来叶云从哪拿出来的剑,只不过也没有在意,她更在意的是,叶云到底想做什么。

“贵客登门,身为主人也不知道迎客,失了礼数啊。”此时,叶云来到了距离峡谷不远处的位置,开口淡淡的说道。

一时间,周围的温度再度降低,紧接着一道滔天的剑气从峡谷之中爆发而出,整个虚空都在这一瞬间颤抖了起来。

“贵客登门,自然要相迎,不知小哥来此,所未何事?”剑气散去,虚空中一把带着沧桑气息的断剑出现在了叶云的视野里,剑身之内一道女子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没什么大事,跟你借一样东西。”叶云面无表情的说道,后者见此一愣,就连女子的残魂都以为叶云来这里是打算拿什么宝物的,结果现在居然是来借东西的?

“你要借什么?我这里可没有什么东西能借给你。”女子的声音再度响起,叶云闻言笑着摇了摇头。

“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我只是想借你的命一用。”看着叶云如沐春风的表情,加上根本就很奇怪的话语,纵容是处变不惊的残魂女子都懵逼在了当场。

在暗处观察着这里的秦妃和白家姐弟俩,也都被叶云的话雷的外焦里嫩的,,这不是找茬么?

“好家伙,我直接好家伙,不愧是叶哥!”白辉喃喃自语道,这句话换做是他打死都说不出来,而叶云这无形装逼的本事,白辉佩服的五体投地。

“这小子找死么?那个存在他居然敢这么挑衅……”此时,秦妃没有白辉那么无脑,对方的实力她可是亲自试探过的,极强,纵然自己是武王也撑不住几招,叶云这么说话,这怕是得死在这里啊!

“不知道可否借我?”叶云看着虚空中的断剑没有回应,忍不住问了一句,结果下一秒阵阵剑气从断剑之内迸射而出,向着叶云铺天盖地的袭来。

叶云好似早就猜到了这一点,挥手间轮回剑横在了身前,阵阵晦涩的剑气从轮回剑之内涌现,最后叶云一剑斩出。

霎时间形成了一道剑气风暴,当场将周围上千米的地皮全部掀了起来,断剑爆发出的剑气直接就被摧枯拉朽般的淹没在了风暴之内。

“哦?有两下子……”断剑之内的残魂看着这一切,眉宇间带着一丝惊诧,只不过也只是仅此而已罢了,随后一道半透明的虚影从断剑之内浮现而出,一把握住了断剑。

一瞬间阵阵气息扩散开来,代表着王座的气息席卷了整个山林,实力低下的人当场便晕了过去,纵然是白垚和秦妃两人也是苦苦挣扎才没有当场晕倒。

而叶云这边好似没有感觉到一般,一步步向着对方逼近,每一步落下,地面都会震荡三次,此时那个王座残魂看着这一幕,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个小子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能无视王座的威压!”女子嘀咕着,只不过还是率先动了手,身影几乎是在瞬间便来到了叶云的面前,手中的断剑向着叶云脖子斩了过来叶云见此抬起轮回剑挡了一下,砰砰两声爆响,叶云整个人倒退了两步,一只脚硬生生的踩进了泥土里,而对方则是倒退了数步才停了下来,不可置信的看着叶云,好似见了鬼一般。

“说来说去,咱俩很像,你是王座残魂,而我也差不多……”叶云淡淡的说着,身影直接出现在了女子的身后,手中的轮回剑缓缓收入剑鞘之内。

而女子身体震荡了一下,整个人缓缓跪在了地上,仔细观察会发现,女子心口处有着一道两指宽的剑痕。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女子捂着心口,魂体不停地颤抖着,叶云见此俯下身子摸了摸女子的头发,淡淡的说出了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