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三仙杀敌

刚才就知道她们只是人偶。

但知道和亲眼所见,还是有差别的。

看着他们脖子上细密的缝合线,我只觉得一股凉意,从脚底升至头顶,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随之而来的,便是愤怒!

旗袍女受制,裂开嘴笑,弧度尖尖上扬,嘴里人类的牙齿竟然变成了尖锐的犬齿,在烛光下泛着凌厉的光。

她们的眼睛变得血红,直勾勾的盯着我:“死……死……”

声音像是生锈的铁片摩擦,呈现的不同声调。

死……

死……

她们不断挣扎着,撕扯着柳放的蛇尾,试图从里面挣脱出来。柳放的蛇尾上全是密集的鳞片,她们的力度压根伤害不到柳放。

我深吸口气,默默念了断清心咒,才让自己冷静下来。

而后我翻出一张符纸,捏在指尖:“敕敕洋洋,日出东方,吾赐灵符,普扫不祥……太上老君吾吉吉如律令,赦!”

话音一落,我以仙气为引,点燃符纸打在旗袍女身上。

柳放动作迅速的将二女放开,而后蛇尾一卷,拖着我和林沐、廖舟后退几步。

符纸上零星的火苗,像是遇到了什么助燃物一般,两个旗袍女瞬间被火苗附身,痛苦的在里面哀嚎。

声音尖锐又凄惨,我于心不忍,却也不得不做。

有鬼魂被封在人偶体内,如果不将人偶的煞气除掉,里面的鬼魂就算是送去地府,也是厉鬼,只能去无间炼狱慢慢磨灭煞气,才能得以重生。

我慢慢等着人偶身上的煞气除掉,除煞的时间其实并不长,也就是不到一分钟而已。可我亲眼看着她们的痛苦,好像是时间被慢放了一样。

好在时间再长,也总有结束的时候。火苗终究还是熄灭了,原本张牙舞爪的人偶,瞬间瘫软在地上。

没有阴煞的支撑,人偶只剩下一张空皮,软趴趴的贴在地面上。

我走到她们身边,手掌上蒙了层仙气,直接从里面将两个鬼魂抓了出来。

鬼魂和旗袍女长得并不一样,但模样也很清秀,被我抓出来的时候还有些懵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看到我身后的柳放后,吓得失声尖叫。两个女鬼瑟瑟发抖的抱在一起,颤巍巍的看着我:“你……你身后有……有蟒蛇!”

“别怕,它不会伤害你们。”我尽可能把声音放的柔和一些,安慰道。

其中一个女鬼不相信的反驳:“骗人,这么大的蟒蛇,会吃人的!”

我没有回头,但也能够感受到柳放郁闷的气息。

旁边胡美丽和彪仙,正在和和服女打架,我也没有太多心情安抚她们。直接说道:“你们已经死了,我现在送你们去地府报道。”

“什么?”两个女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我抬手两张灵符贴在她们额头上:“灵符开路,听我号令,阴府……开!”

灵符燃起一阵幽光,很快将两个女鬼包裹其中,随着符纸消失,两个女鬼也成功送去了地府。

这还是之前我麻烦胡美丽送老太太一趟后,被胡美丽押着学的法子。不需要这么多步骤,但需要白义画的灵符。

送走两个女鬼,房间里在没有旁的什么障碍,我站起身活动了下筋骨。转身看向被二仙合攻,还没有败下阵来的和服女。

我冷着脸对她说道:“你坏事做尽,今天我就要杀了你,你可有遗言吗。”

“杀我?”和服女笑着撇了我一眼:“小爷,我是人,你杀我,可是要担杀孽的。”

“你们出马之人,若是承担了杀孽,那可是要遭天谴的。”

这我倒是不知道,可……那又如何。

我冷笑一声:“让你这种术士继续活着,那才是真的要遭天谴!”

说着,我祭出请仙旗,随手一抛,请仙旗便漂浮在我的头顶之上,散发着淡淡的金光。

光芒下,胡美丽和彪仙士气大涨。

柳放一甩蛇尾,也加入其中。

彪仙主攻击,胡美丽扰乱和服女的身形,柳放蛇尾拦路。

三位仙家虽是第一次合作,却配合的天衣无缝。然而在这种配合之下,和服女脸色并没有半分焦急。

动作悠闲,甚至还有一丝玩味。

我心里大惊,难道她一点也不害怕?我这边可是已经请出了三个最能打的仙家了!

就在这时,彪仙一个猛扑,利爪刮向和服女身上。和服女赤着脚,后退半步,腰肢后仰,轻描淡写的躲过一击。

柳放乘胜一甩蛇尾,直直砸向和服女的腰肢。我暗暗紧了紧拳头,这一下如果让柳放得手,纵然杀不了和服女,却也可以阻拦她接下来的行动。

然而……

就在柳放蛇尾即将摔在和服女身上时,她身体以一种诡异的角度扭过去,双手按在柳放尾巴上,一个后翻,双腿将再次迎上来的彪仙和胡美丽踢开。

两位仙家踉跄后退几步才堪堪站稳,而柳放方才被和服女抓住的地方,鳞片都被烧焦了,斑斑点点的血迹流了出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烤肉的腥味。

我心里着急,面上却不敢露出分毫。

林沐担忧的走到我身边:“小爷,我想去会会这臭娘们。”

我嘴角一抽:“咋的你是嫌命长了,想坐地府直通车?”

三位仙家都奈何不了和服女,林沐一个普通人,还想去跟这样的术士打?怕还没碰到人家边儿,就被人算计了。

我坚定的拒绝:“不行,你老实呆着,别添乱!”

我因为担心三位仙家,语气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烦死了!”胡美丽突然不动了,站在原地阴沉的盯着和服女:“既然你这么能躲,那我就封了你的路!”

她偏头扫了眼彪仙和柳放:“我起阵封住她的路,你们上去杀了她!”

彪仙和柳放难得一见的没有反驳。

胡美丽双手掐诀,衣袍翻飞,随着她的动作周身蓬勃的仙气,将整个房间笼罩。

刹那间,房间里竟像是生出了另一层天地般,房顶变成了星尘,地板成了土地,遍布枯骨。

那些埋在土里的枯骨突然有了动静,缓缓地,挣扎着要破土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