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狐仙献祭

胡美丽愣神间,人面狐鬼一拳打穿了三尾狐狸的腹部。三尾狐狸受到重创,发出一声悲惨的狐鸣。

三尾狐狸受伤,胡美丽嘴角也溢出一丝鲜血。她原本惨白的脸,因为这抹血色,显得又妖又媚,艳丽极了。

可我压根没心思理会她这会好不好看,心疼的直抽抽。

美丽姐平时对我很凶,看着也大大咧咧的,动辄就扇我后脑勺,下手还不带留情的。然而我心里很清楚,她是真的为我好,像个大姐一样,一步步教导我成长。

“美丽姐!”我忙跑过去扶住她。

胡美丽一把甩开我,把我扯到她身后,冷着脸骂道:“别给我添乱!”

我:“……”

人面狐鬼已经挣脱了三尾狐狸那轻飘飘的束缚,站起来歪着头看胡美丽:“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杀我?我们不是同族吗?”

“为什么你也要像那些人一样,这么对我!死吧……”

人面狐鬼似乎受到了刺激,张牙舞爪的嚷嚷着,那张和胡美丽不相上下的绝色容颜突然开始变化。

先前消失的黑红色血气在她体内翻涌,她整张脸被黑红色血气笼罩,裂开嘴露出里面尖锐的犬齿,双眼兽化成狐狸的眼睛,眼眸猩红。

四肢也渐渐化成了兽形,偌大的兽爪俨然变成了黑红色,泛着危险的光。

“狐鬼妖!”胡美丽瞳孔微缩,惊得声音都变得强调,她侧身一把揪住我的衣领,直接将我扔向林沐那边:“快走!”

“柳放!彪仙带小鑫走!我拖住她!”胡美丽说着,身影一闪再次迎了上去:“这人面狐鬼吸收了太多邪神的邪煞之气,已经晋升成狐鬼妖了!带小鑫走!”

说着,她双手飞快结印,缓步走到狐鬼妖面前。受伤的三尾狐狸也挣扎着爬了起来,与她并肩站着。

刚才三尾狐狸被狐鬼妖一拳打穿了腹部,虚弱的连站都站不稳。不知道胡美丽做了什么,在她走过去的瞬间,三尾狐狸就又重新站了起来,恢复了刚出来的神采。

它和胡美丽并肩站着,明显看得出胡美丽脸色比之前更加苍白了许多,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甚至觉得她冷白的皮肤,已经有些透明了。

“你拖住我?”狐鬼妖歪着脑袋,笑的咯咯作响,似乎听到了什么有趣的笑话一样:“你拿什么拖住我?”

她手指一抬,一道黑红色血气直接将三尾狐狸裹了起来,手掌一收,三尾狐狸便像是个破布娃娃一样,被她轻巧的拽到了面前掐住了脖子。

“咦?”狐鬼妖突然一愣,好奇的打量着三尾狐狸:“你竟然用自己的尾巴,修炼出了独立的狐魂?不对……它原本就是条灵狐啊。你用自己的尾巴,补全了它确实的地魂?”

“那又如何!”胡美丽冷着脸,右手兽化出爪子,狠狠抓在左手手腕上。鲜红的涌出,却没有一丝落在地上,她抹了把手上的血,双手结印,嘴唇飞快默诵着什么。

刚才还淡定自若的狐鬼妖,在胡美丽的动作之下,突然察觉到了危险一般,警惕的后退几步。

“血祭?”柳放一愣,刚还想试图帮忙的蛇尾僵住,短暂的停顿后,他果断选择了听从安排,蛇尾一甩直接来到我面前:“走!”

我躲开了蛇尾的缠绕:“血祭是什么!”

纵然柳放说的小声,可我还是听到了。我在小说中看到过很多血祭的字眼,但凡血祭,威力巨大,但同样的代价也很大。

我知道那些都是虚构的,可血祭这个词汇的危险程度已经深入我心,不由得我不紧张。

“别问了,快走!”胡美丽突然笑了,看着我打趣道:“以后你要跟着柳放他们好好修炼,一心向善。还有……趁早找到你的坐堂仙。免得每次都让姑奶奶我当打手,很累的好不好……”

言语间,和平时没什么区别,甚至还带着一丝撒娇的味道。

可越是如此,我心里越忐忑。尤其是胡美丽看我的那种眼神,像是……我默默攥了攥拳头,虽然很不想承认,可那种眼神的确是像极了在做道别!

我深吸口气不再看她,盯着柳放问道:“蛇哥!回答我!血迹究竟是什么!”

柳放红色的蛇瞳复杂的看着我:“别问了,快走,回去后我会跟你讲这些东西的。”

说着,他再次甩动蛇尾,速度比之前更快了些,也更强势了点。

“我不走!不说清楚,我是不会走的!”大约是心里的恐慌,竟让我激发出了平时不曾有的速度,飞快躲过了柳放甩过来的蛇尾。

彪仙大大咧咧的站在一边:“哎呀到底走不走?他想知道,你就告诉他呗,反正早晚也是要知道的。”

柳放没有说话,彪仙翻了个白眼:“你不说我说,血祭就是拿自身祭祀,换取力量杀敌。”

说着,他也有些感慨:“还别说,我最初瞧不上你小子,没想到你小子还真有点东西。能让自己的仙家为你这样卖命,血祭一出,别说区区一个狐鬼妖了,就算是邪神在这儿,也得死。”

彪仙后面说什么,我全部都没听到,我满脑子都是那句’拿自身祭祀‘。

我看过些典籍,血祭的祭祀者,是有几率直接位列仙班的。

但这个很少,对祭祀者的要求很高,对祭祀者血祭的目的也有要求。若自身道行很高,是为了黎民百姓,天下苍生不得已为之。

会有百分之一的几率,直接飞升,位列仙班。

可……为了天下苍生才只有百分之一的几率,而她现在……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是为了天下苍生!

那就只剩下千分之一不到的几率,我……不能赌!

“我不走!”我咬了咬牙。

柳放急了:“别任性!胡美丽这样就是想保全你,你不走,她的付出就白费了!”

“我不要这样的付出!”我扯着嗓子吼道:“要走大家一起走,否则要美丽姐牺牲自己保全我,回去后我也活不安生!”

说完,我看了眼我身后的林沐和廖舟,眼神坚定了起来:“蛇哥,你把他们送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