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半步合道

此刻因为王策的突然破境,曹仕卿的心情糟糕透顶,忽然想起那人,似乎可以拿来废物利用一下,缓解自己的压力。

想到此处,曹仕卿不自禁的冷笑出声,声音尖细,犹如夜枭的叫声一般,令人闻之毛骨悚然,在栏杆前站了片刻后转身离去。

王府,王策的悟道仍旧在继续,刀气弥散的范围已经覆盖了整个大厅,白夜退到了院中,默默感应着王策的气息变化,还有那股冲天而起的刀意。

修士破境时基本都是选在人迹罕至之地,一来免得被惊扰悟道,二来避免被仇家趁机报复,所以合道过程是很少见的,而对于修行之人,若能目睹一个修士合道的过程,仔细感悟,对于日后自己迈出这一步会有极大的帮助。

王策是因为白夜一语惊醒梦中人,顿悟之下才能厚积薄发提前开始合道,否则按他原本的计划,起码还要一二十年才能尝试合道。

毕竟很多人闻道圆满一辈子,自己的道却无法得到天道承认,无法将自己的道融于己身,便永远无法破境入合道。

但今日顿悟,王策一鼓作气,冲击合道境,此刻那刀意冲天,带着一股无物不破的刚烈意味,正在向天道证明他的道。

普通人可能感觉不到什么,但有修为在身的人都能察觉到这股凛冽的刀意,整个京城,包括周边百里范围内,只要有修为都能感应到。

京郊白云观,天井中,原本正在和观主对弈的老乞丐刘王孙霍然起身,看向京城方向,呢喃道:“这小子究竟有何奇遇,竟然这么快就入合道了,看这势头,起码能得到天道承认!”

观主是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穿一身月白道袍,胸前金丝绣着一幅阴阳太极图,趁着刘王孙注意力不在棋盘上,顺手将刘王孙的白子其中一颗换了位置,而后面不改色的说道:“我能感觉到天道降临,这小子运气不错,之前回京时还是个闻道境圆满,但心境似乎还有缺陷,没想到这才几天,这小子就能得到天道印证了,看来有人帮他补上了心境上的那丝缺憾。”

“来了!”

刘王孙低吼一声,纵身跃上屋顶,就那样站在屋顶,闭目仔细感应着,不久后他也将要冲击合道,此刻能提前感受天道降临,对他来说是一场莫大的机缘!

“老叫花子!可别踩烂我家屋顶的瓦片,那琉璃瓦可价比黄金!”

观主嚎了一嗓子,看着自己枉费心机偷换棋子的棋局,一摆袍袖将棋盘上的棋子扫进棋盒之中,而后转身走到一边的花架前,拿起水瓢舀水浇着自己养的那几盆兰草。

白云观虽然是道门祖庭,但早已没落,如今这白云观估计都没几个人记着了,这观中也早已没了香火,也没有徒弟,就只有这老观主独自一人守着这略显破败的道观,可能再过些年,老观主去世后,这白云观将会彻底被世人遗忘。

世事无常,强如圣人也会在被岁月尘埃掩埋。

曾经香火鼎盛门徒广布的白云观,自从道祖失踪,又经历一场剧变后,这道门祖庭便彻底走向了衰落。

到而今,也只剩下一个孤独的老人,独自守着这座道观。

王府之中,天道降临,无声无息,只有身处暴风之中的王策才知道,这有多么恐怖,仿佛整个世界都压了下来,他咬牙坚持,冲霄而起的刀意却不可抑制的一点点被压缩,直到回归于他的身体之中,仿佛他自身变成了刀鞘,掩藏那无物不破的刀意。

磅礴的刀意面对这方世界的压力,最终化成了一粒种子,被种进了王策的灵台之中,与神魂一同接受他肉身的温养,只待来日,生根发芽,便可彻底合道圆满。

当所有的一切归于平静,王策坐在一片狼藉满是尘埃的大厅之中,眉心一点印记闪烁,那是天道印证的痕迹,只是现在还不够完整,但依旧散发着令人心悸的气息。

“这就结束了吗?”

白夜静静看着,没有上前打扰。

片刻后,王策长舒一口气,然后睁开了眼睛,长身而起,看也不看被自己毁掉的大厅,走了出去。

所过之处,满是尘埃的地面却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

“这就是和光同尘?自身融于这一方天地间。”

王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感觉自己的五感超乎寻常的敏锐,可以清晰捕捉到天地之间的那一缕缕气在万物之间流动时带起的生命律动。

“原来如此,当日那老厨子根本就没有动用假圣之力。”

默默的叹了一声,王策收回自己漂浮的心绪,压制自身的气息,将自己从这片天地间分离出来,这种和光同尘融于天地的状态不能长时间持续,否则可能会迷失神魂,彻底化道,就此消散。

“恭喜。”

白夜笑着开口,直到此刻,他才真实感受到王策是活生生的站在之前,而先前,王策融身天地间,无论是他看到的,还是神识感知,仿佛王策变成了镜花水月一般,可见,却不可触碰。

面对白夜的恭喜,王策笑着摇头,“大道悠远,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现在才只是走出一两步而已。”

合道时,天道意志降临,让他在一瞬间看到了很遥远的未来,只是刹那的窥视,而且此刻天道退去,这些记忆正在消散,只能莫名的感慨一句。

“装过头了啊!”

白夜翻翻白眼,在这个圣人不出,就连假圣也凤毛麟角的时代,一位合道境修士,已经算是顶级战力了。

咳咳!

王策干咳一声,再难维持自己的高人形象,无奈的翻翻白眼,摆手道:“行了,如今我已半步合道,再耐心打磨一些时日,便可真正合道,明日我就南下了,你在京城自己小心,记着我跟你说的话。”

“好。”

白夜点头,没有多说其他的,原本还打算给他一只万虫妖帝炼制的蛊虫用以防身,但既然王策已经合道,那便不需要了,一个合道修士没那么容易被人杀死。

又与王策闲聊一阵后,白夜便准备离开王府回草庐书院,今日王策合道,给他的触动很大,自己才刚开始修行,虽然已经凝结气旋,但只算是初窥门径,还需奋起直追,毕竟自己要追查的那个幕后黑手,实力绝对在圣人一级,甚至可能已经超脱圣人!

临出门,白夜想了想,还是拿出了两张紫殇道人炼制的符箓留给了王策,紫殇道人精通雷霆之道,他的力量甚至带有一丝丝天罚的意味,就算是合道修士得天道庇佑,也会造成伤害,在王策手里,使用得当,足以助他击杀同境界的修士。

王策一眼就看出那符箓之中蕴藏的力量不简单,当即开心的笑纳,心中暗道,这小子还真是个人形宝库啊,除了百宝囊和黑玄石斧,随手就能拿出这样的顶级符箓送人,看来他的背景似乎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