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互坑

白夜不敢想象万一墨海界壁被打破后,京城会变成什么样子,直觉自己后背发凉,看向文君道:“师兄叫我们来,想必已经有了对策。”

文君点头,赞许的看了一眼白夜,笑道:“叫你们来了,就是跟你们商量下,看看我想出来的办法有没有可行性。”

“我打算发布英雄榜,广招天下优秀英才进墨海,虽然老师设下禁制,闻道境以上修士无法进入,但我可以借助小师弟的百宝囊暂时掌控墨海,将那些超过四品的凶兽尽可能控制在墨海中央区域,只要解决掉那些四品,那有限的几只三品二品便好解决了,只需长期镇压,墨海自然会抽干它们一身气血。”

文君说完,看着白夜三人。

沉默思考一会后,山秀点头道:“这个法子应该可行,单凭书院弟子,想要杀光墨海里面的四品凶兽,确实不容易,但若是有外援,就相对轻松很多了,我觉得可以发布英雄榜!”

“嗯,这也算是一场盛事,这英雄榜一发,各门派都会挑选精英弟子让他们进墨海历练,毕竟这圣人秘境咱们书院可是独一门,更遑论其中潜藏的那些天地奇物和猎杀凶兽后凝聚的血丹,这对于所有修士来说都是一场天大的机缘。”

方岳也练练点头,随即又想了想,挑眉道:“不过,咱们得立下规矩,在墨海秘境中获取的奇物和血丹,需要向书院上缴三分之二。”

闻言,文君手一哆嗦,茶水撒了一桌子,无奈苦笑道:“师弟,你真是……”

“二师兄,咱能不这么贪吗?”

“你这也太黑了!让人去拼命,完事儿还要给你交巨额门票!”

山秀秀目圆瞪,吃惊的看着方岳,而白夜则是龇牙咧嘴的捂住了脸,没想到自己这位二师兄平日看着憨厚耿直,关键时刻却比文君还心黑,文君只是忽悠别人卖命,二师兄方岳却是连别人卖命的血汗钱都要榨取干净!

眼见自己被师兄和师妹师弟鄙视,方岳老脸微红,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道:“这..要是你们觉得太多,那就改成三分之一吧!不能再低了!”

没办法,圣人秘境是书院独一份,而且关闭百年,里面孕生的奇物绝对不少,如此大发英雄榜,到时候各派奇才涌入其中,那些奇物和凶兽血丹可就跟书院没半毛钱关系了!

面对方岳的提议,文君略一沉思,便点头应下了,点头道:“好,就定三分之一的收获上缴书院,另外,既然二师弟如此热心此事,那英雄榜的发布和收费的事情就交给你去和各派交涉。”

“啊?!”

方岳傻眼了,没想到大师兄文君一推二四六,将这个很容易挨揍的活交给他了。

白夜捂嘴偷笑,这两位师兄互坑起来真是丝毫不留手啊!

说完了这事,文君盯着白夜,笑眯眯道:“小师弟,还麻烦你把百宝囊借给师兄用一用,师兄要借助它暂时掌控墨海,以前没干过这事,所以你得早些把百宝囊借给师兄,让师兄熟悉熟悉。”

白夜迟疑了一下,解下百宝囊放在桌上,有些不舍道:“那我里面的东西怎么办?”

“师兄给你准备了另外一件储物法器,你先暂用,等墨海的事情解决了,这百宝囊就归还于你,等你日后修为上来了,这墨海就由你来掌控了。”

文君早有准备,摸出一块储物玉佩递给了白夜。

“好吧!”

无奈的点头,白夜心念一动,百宝囊中的东西边尽数出现在了旁边的地上,宝物众多,散发各色宝光,照的整个草庐五光十色,十分绚烂。

嘶!

文君三人眼见此景,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我得乖乖!小师弟,这杀生剑和劫灭拂尘你从哪弄来的!”

方岳惊呼出声,认出里面的一柄剑和一柄拂尘,这两件武器当年的主人都是凶名赫赫。

文君的关注点却不在这上面,傻愣愣的看着那宝物堆中的几只青金色的甲虫和那闪烁着雷光的一堆符箓,觉得头皮有点发麻。

“小师弟,你可真是一座移动的人形宝库啊!”

就算是掌管书院藏宝阁的山秀也忍不住赞叹一声,因为地上那堆东西,无论是从数量还是质量上来说,都是相当惊人的。

凭他们三人的眼光,自然看出那些东西都不简单,尤其是那些符箓和那几只青金色甲虫散发出的气息,就算是他们而今的修为,都会感觉到一阵阵的惊悸。

“都是老师给的。”

白夜云淡风轻的说了一句,而后慢条斯理的将那些东西收进了玉佩之中。

方岳一直眼巴巴的盯着那柄杀生剑,眼见着白夜拿起来准备收进玉佩,不由急得抓耳挠腮,却又不好意思开口向白夜索要。

不过白夜一直在留意着方岳的神色,当下嘴角翘起,将杀生剑递了过去,“师兄要是喜欢就拿去吧!”

杀生剑是夜罗刹老师留给他的,也是夜幕领袖的信物,只要你有能耐将杀生剑持掌在自己手中,不被别人夺走,就可以成为这个杀手团的领袖。

不过夜罗刹估摸着夜幕失去领导者,可能早就覆灭了,毕竟他消失的时候,夜幕已经四面楚歌,不少名门大派跟随大明神皇的脚步正在全力围剿夜幕。

当然,杀生剑除了是信物外,本身也是一件媲美黑玄石斧的神兵利器。

“这就送我啦?”

方岳捧着杀生剑,一脸不可置信的狂喜神色,激动的脸色通红,连连冲白夜道谢,“多谢小师弟!师弟放心,师兄只是把玩一阵子,一段时间后定会还你!”

“好说。”

白夜不置可否的说了一句,他自己也会剑法,书院仁剑术和夜罗刹的杀生剑术都学的很好,不过他还是更喜欢用拳头或者黑玄石斧。

山秀在一边有些佯作生气的噘嘴道:“小师弟偏心,给二师兄礼物,却没有师姐的份!”

白夜闻言一愣,而后想了想,从玉佩里拿出一沓符箓和一条手串,递了过去,“喏,师姐你精修阵法与符箓,这符箓在你手里威力定会再上一个档次,这条手串是我在山里杀噬金兽采集兽核,请老师炼制的,只是个小玩意儿,可以沟通地气,有助于布阵。”

其实那手串是白夜请龙祖炼制,送给圣女母亲的礼物,只不过后来走的时候,圣女母亲又把手串还给了他,让他留个纪念。

毕竟长姐如母,这手串给山秀也算是恰如其分。

“谢谢小师弟!这手串真漂亮!”

山秀开心的接过,将手串戴上,转动手腕打量着,那一十八颗噬金兽兽核经过炼制,每一个都有小拇指肚大小,晶莹剔透,内部有淡金色的丝线游动,手腕转动间光彩夺目,十分美丽。

眼见着二人都从白夜那里得了好处,文君终于还是坐不住了,难以维持自己假圣的高人姿态,干咳一声,强作镇定的淡声说道:“咳咳…那个什么…小师弟啊,为兄对你那符箓和蛊虫也十分感兴趣,可否借为兄研究研究!”

“还是没忍住吧!”

白夜坏笑着嘀咕一声,而后拿出一只甲虫和几张符箓放在了桌上。

“多谢小师弟!”

文君面色微红,一挥袍袖将符箓和蛊虫收了起来,心中却是有些疑惑,老师虽然也擅长符箓一道,但绝对无法炼制这种蕴含恐怖雷霆之力的符箓,而且这蛊虫老师更是不曾涉猎,为何小师弟会拥有这般恐怖的蛊虫,还数量众多。

但白夜不说,文君也不好直接开口问,只等他哪天愿意开口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