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凝婴成功,孩子爱哭

陈烁拿出一枚凝婴丹,在青玄诀里面曾记载着,没有凝婴丹的话辅助突破只能凝炼出假婴,假婴甚至更加容易突破化神,但是战斗力非常低下,而且寿命并不会增加,只有到达返虚境,战斗力和寿命才会恢复。

然而,按照青玄山各代祖师的说法,倘若没有天大的机遇和绝世的才情,假婴强者根本不可能积累出足矣突破返虚境的道基。

为了这一枚凝婴丹,甚至可以让一位金丹期巅峰的强者效忠十年。

不过这些陈烁并不担心,像这样的丹药在他有整整十枚!

开挂的人生就是这么爽!

陈烁虽然没有凝炼过元婴,但对于凝婴的过程,早已在心中模拟了无数次。现在天时地利人和,就很适合突破。

陈烁先竭力将金丹里存放的海量灵气输送到全身的经脉上存放着,因为有过两次结丹的经验,所以这一步他无比的熟悉。

紧接着陈烁静气凝神,摒弃掉所有的杂念,就开始用灵识开始寻找紫府内的神魄。只有将神魄拉入金丹中才可以凝炼元婴了。而一旦开始凝婴,要么成功成为元婴期强者,要么失败丹碎魂散。

没过多久,陈烁便成功发现了他的神魄所在,毫不犹豫地将神魄拉出紫府,顺着经脉直直流向丹田内的金丹。

当金丹神魄开始相互融合时候,陈烁蓦然发现,他失去了对两者的控制!

顿时,他感觉世界都开始模糊了起来。如果他没有猜错,这就是心魔作乱。

灵识是人的意识,而神魄是记载人的酸甜苦辣,而人经常会回忆起过去的美好,而过去的不好并不会遗忘,依旧会铭刻在神魄上,一些无知觉的苦楚也同样会铭刻在上面。

当神魄和金丹结合时候,那些主观的不喜将不被压制并且开始进攻灵识,这也就是所谓的心魔。而只有灵识抗了过去,再与神魄结合,便可成神识!

金丹期是人仙之隔,而只有踏入元婴,方能成仙,元婴之下为修真;元婴之上,为修仙!

尽管意识到是心魔在作乱,但是陈烁依旧是陷入无止境的梦境中无法自拔。

其中有他刚一醒来发现修真只是一场梦,而他已经沉睡成为植物人七年了。

也有他凝婴成功,被系统夺舍,灵魂被囚禁起来不断被拷打。

还有他突破过程却被人偷袭废除了武功,从此沦为家奴。

不断有负念侵扰着陈烁的灵识,不知过去了多久,陈烁终于能再次回归现实。

而此时陈烁甚至不知道这是否就是真实的,忽然吸收了神魄的金丹开始拉扯陈烁的神识,而他则感觉到一股无边的痛楚。

这是真的了!真的好痛啊!

陈烁赶紧吃进凝婴丹,便放弃了灵识上的挣扎,当陈烁灵识神魄金丹合为一体后,并逐渐开始形成一个小陈烁,这时凝婴丹也来到了小陈烁旁边,并且释放出了无比强大的灵气。

令人感到神奇的是,这一股灵气居然帮助金丹凝化成元婴,而强大的元气也让小陈烁变得实质化。

……

没过多久后,小陈烁彻底成行,而在小陈烁中紫府里盘坐着的神识,也顺着经脉重新回到了陈烁的紫府中。

这时被封闭在外的灵气也让陈烁放了进来,而陈烁发现放进来的灵气,远不及凝婴丹所含灵气的百分之一,而且也没有凝婴丹锤炼元婴的效果。

难怪会让无数人疯狂,陈烁这才真正感觉到凝婴丹的强大,凝婴就必须将金丹力量全部排出,不然根本无法与灵识结合。就算融合完成,打开经脉放入的灵气和吸收来的灵气也远不及凝婴丹的灵气,况且凝婴丹甚至能锤炼元婴,这可真是让人意外。

陈烁也不再想那么多了,现在的他,只想好好打一架。

没有对手?不可能。

只见陈烁用力极技巧再将灵气传入手中,一拳下去,直接崩坏了一座百米高的大山!

这也太强了吧,陈烁感到十分兴奋,又用神识一感悟,顿时百里之内就如他的领域一般,每一根草的摇摆都能感知取出,而甚至千里外的青玄山,陈烁也隐隐约约能感觉到。

不凝元婴不为仙,这也太恐怖了把!

陈烁再次敲打起大山来宣泄他的兴奋。

一个时辰过去后,陈烁体内的灵气也消耗了七七八八,这时,他打开系统一看:

【姓名:陈烁】

【种族:人族】

【寿命:50000年】

【功法:道隐决,九极圣典】

【资质:异灵梗,青木灵体】

【修为:元婴期一层】

【天火:青木天火】

现在的介绍就好看多了。

陈烁忽然发现他现在有足足五万年寿命,依稀记得第一次金丹他只有五百年寿命,而第二次便成了五千年寿命,陈烁有个大胆的猜测:【青木天火是不是可以增加寿命?】

【十倍寿命】

果然,看到系统的回答陈烁知道他猜对了,不过他还有一个疑问:【那我是不是和唐僧一样吃起来就增寿?】

【是的】

【那我吃一口自己的呢?】

【宿主不妨多吃几口】

没意思,这无趣的系统。

伸了伸懒腰,陈烁也不再打算继续在野外逗留了,他要回去奖励自己一场美梦!

不过飞到一半时,忽然想起自己好像还完成了个任务,赶紧打开一看,果然:【分任务:达到元婴期(已完成)】

领取奖励!

【天品金灵根】

【天阵宝典】

五行灵根总算凑齐!天阵宝典?天真宝典?估计一看就是和阵法有关的,现在陈烁并没有修行阵法的打算。

没啥感觉,继续飞行,回家睡觉。

第二天,一阵阵敲门声把陈烁惊醒了起来。陈烁如沐春风的看着眼前的执事,决定今晚敲完大爷就去敲他。

“恭喜陈师弟,你的内门弟子令已经申请下来了,不知道你准备去哪个堂口,我好给你安排。”

“还是炼药堂吧,我挺喜欢这的。”思索了以下,陈烁还是决定留在炼药堂,毕竟这里需要暴露的不多,而且两位好运师兄也在。

“好的,稍等一会。”

过了一会后,执事便带来了内门弟子服和内门弟子给他。

穿着灰白色的内门弟子服走在路上,陈烁感觉回头率都变高了。

走了一会没就到了灵丹山下,一眼望去,好吧,很普通的山脉。

让山上的弟子山上去通报,而陈烁便靠在山上肆意的拿着神识在清扫。

嗯,抓住一直金丹期的山主,看起来很弱

哟!大爷居然也是金丹期的,看着比山主还要强一点,不过今晚他就要挨敲了。

炼丹堂堂主木老?居然也是金丹期。

陈烁皱了皱眉头,他发现有一股神念从后面几座山传了过来。

好家伙,说好的闻名村子的宗门,你给我藏了这一大堆金丹元婴。

系统任务难度加大了啊,陈烁决定今晚拍完大爷和执事,就去后山看一看,这青玄山到底隐藏了多少。

这时,通告的弟子走了回来告诉陈烁木老让他前往南厅。

陈烁便停下了思考,来到南亭,看着威严的木老,他赶紧故作慌张说道:“弟子陈烁,前来报道。”

然而木老却是皱了皱眉头:“孩子,你真的是七岁吗?”

“弟子打小习武,看着年龄大了些,实际确实只有七岁。”

木老眉头皱的更深了,见鬼,你家七岁孩子长的成熟也就算了,还能有这份谈吐。木老蛮横的一把抓住陈烁的右腿,抬了起来,真见鬼了,骨龄还真是七岁。这回木老呆滞了。

陈烁被悬吊在半空中,强忍着一脚踹死这个糟老头子的冲动,不过他也知道自己犯了大错,他不应该这么沉稳。

不过现在还来得及补救,陈烁双眼一迷,挤出几滴泪水,紧接着尽情的放声痛哭,还一边惨叫的:“书上都是骗人的,都是骗人的!”

这下周围的人瞬间傻眼了,不过听到陈烁惨叫的话语,就纷纷脑补出了一个热爱学习的孩子被他们误会。

不得了不得了,赶快把孩子放下。

刚刚一脸严肃的木老也开始不知所措的安慰起来。

哭了好一会儿,陈烁感觉自己挤不出眼泪了,这才停了下来,双眼无神的发呆着,而周围的大人们这才纷纷松了一口气。

而这时木老又带了一堆精致的灵果过来,陈烁当然是选择坐着开心吃起了灵果。

看着陈烁坐在那摇晃着双腿吃灵果的开心样,木老总感觉自己好像被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