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起死回生,传送法阵

火凤清鸣燃烧莫测深渊,荒龙咆哮寂灭无尽山河。

冰莲散开破碎无穷冰川,金剑出鞘灭杀神魔仙人。

先天洞府不断颤抖着,无数先天灵气涌入四灵根中,而灵根衍生的幻象也愈加恐怖。

小幻原本还在被幻象震撼着,忽然浑身剧烈抽搐起来,接着直接跪倒在地上。

一旁的陈烁眼疾手快赶紧扶住了她。

“你怎么了?”

“吸,吸的太厉害了。”

陈烁紧皱眉头,看着那四道还在不断扭曲变强的幻象,再看看旁边痛不欲生的小幻。

罢了,以后再加强吧。

虽然感觉灵根已经脱变到一个关键阶段,但是对小幻陈烁还是很有感情的。

毕竟他修炼也是为了随心所欲,再说系统这不还在吗?

没有再多想,陈烁直接冲了过去,想要将四灵把抓住塞回欺天戒,他现在可没有吸收的想法。

毕竟上次吸收青木天火的教训还在,现在吸收他未必扛的住,而且很明显,四灵根也都还没到极限。

然而当他碰到四灵根的瞬间。

四灵根直接化成四道光芒冲进他的丹田内。

四道灵光不断在丹田冲击,而陈烁的丹田也发出了耀眼的青绿色光芒。

两股光芒不断相撞,然而无尽的灵气撞击没多久就破碎了整个丹田,紧接着经脉也开始不断破碎。

而陈烁从开始的剧烈痛苦,到后面的直觉逐渐散去。

他明白自己这次可能真的要死了。

完了,把自己作死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陈烁再次清醒了过来。

没有疼痛,也没有虚弱,甚至他握了握拳头,就能清楚的感觉到全身都在散发着强大的力量。

他赶紧看向体内,体内的元婴依旧在,不过盘坐着的元婴周围则时不时闪过之前的四道幻象,除此之外还多了一道青焰灭世的幻象。

这是吸收成功了?

没等他想完,系统本体忽然在识海中发出了耀眼的红光。

陈烁皱了皱眉头,小红点是分任务,红一片的主任务,而这耀眼的红光就很恐怖了。

仔细看了一会系统,红光终于散去,系统面板上赫然写着:【已复活宿主一次,还剩次数未知,请宿主珍惜生命】

阿这,果然。

陈烁苦笑摇了摇头,当时他明明感觉到自己已经被灵气撕裂的七七八八了,怎么可能还会突然翻盘。

倘若说是系统插手,那便说的过去了。

不过系统能复活他这倒是一个意外之喜,但并没有告知能复活几次,估计不想自己太依靠这个了。

陈烁再次苦笑的摇摇头,打开系统个人选项,而上面则写着。

【姓名:陈烁】

【种族:人族】

【寿命:50000年】

【功法:道隐诀,九极圣典】

【资质:青木灵体,火凤灵体,荒龙灵体,冰莲灵体,金剑灵体】

【修为:元婴期巅峰】

这么多灵体?

【仙品灵根都会化成灵体?】

【是的】

和他猜的一样,正当他还准备继续探索时候,身后就传出郑山的惊叫声。

“师弟,你醒了啊!”

陈烁一愣,师兄也醒了?小幻没有阻止?

随便应付一句后他赶紧神识感应。

不出意料,郑山原本稀稀落落的灵根如今已经变成了一个红的发紫的小胖子。

陈烁惊喜的打开系统任务,果然。

【主任务一:成功隐藏实力并且帮助两位师兄获得天品灵根】(领取奖励后任务刷新)

领取!

【古龙分身】

【仙品传送阵】

陈烁感觉自己好似闻到了一股可以出去浪的气息。

但还未他多想,郑山林海两人已经围了上来。

郑山干巴巴的问道:“师弟,我们转了好多圈都砖出不去了,还有我感觉我灵气吸收的非常快。”

“对啊对啊,我们昏迷发生什么,师弟知道不?”向来说话较少的林海也迫不及待的发问了。

这时,陈烁才发现他们所在的环境就是之前消失了字迹的村牌那。

而这时,小幻传声到他耳边:“阿烁,那四条灵根对我影响太大了,等我恢复意识时这两位师兄已经醒来了,我只好先做一个幻境了。”

幻境吗?那正好。

明白经过后陈烁内心编造了一下理由,这才淡定的说道:“这是村里的一个迷阵,我带你们出去,我比你们慢一点恢复,我在昏迷前隐隐约约听到一个声音说,重现你祖上的光辉吧,我人族必胜!”

话音未落,林海就大叫起来。

“这是上古元年的传承!相传人族曾无敌一个纪元,被万族群起攻杀,最后当时的人族先辈就将传承埋入万族各界,相传到了一定时期就会相续解封,我们获得的应该就是其中一个传承!”

旁边的郑山知道能出去刚松了一口气,听到林海说的话后瞬间也激动起来:“那真是太好了,师弟你试试你的灵根,我们的灵根现在吸收灵气可快了啊!”

我获得了一个系统,陈烁心想。

不过他还是假装试试,然后点头说的:“我的也快了。”

不过他也没打算去改编了,毕竟这理由,很不错。

“我们获得了上古传承先别往外说,就我们三人知道,当务之急我们还是先出去吧。”

想了想又意有所指的道:“我还想着去找我父母呢,也不知道他不肯和我们走。”

藏在暗处的小幻顿时心领神会。

而陈烁开始随便指了一会路,他们成功到达了“村子”。

当他带着两人回到“家”里时,陈烁就当面和“父亲”来了一阵父慈子孝的对话。

最后“父母”也拒绝了他们的邀请,选择继续留在村子里。

而在他们分开休息时候,小幻再次出现,快速拉了拉陈烁的衣袖。

“阿烁阿烁,你是不是获得了那什么上古传承啊?”

“是的。”陈烁很平静的回答道。

“那你为什么要给那两位师兄啊!”

“上古传承远非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一个人终归是干不成事的。”

陈烁背着手看着天上的星空,一声沉重的叹息后,才看向小幻。

“不过,现在的我,是不是也可以知道一些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