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被坑了

武焱简单穿着一件锦衣,披件风袍,就出了房间,一出门就看见娜亚在等待。

娜亚穿一件白莲对绣锦衫,和一件绣锦罗裙,这些衣物暖和的同时,彰显了身段,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凸显了出来,小巧修长的如白玉的小手,配上她的白柔青丝,如天空般湛蓝的眼眸,一个完美可爱如白莲花的少女就站在眼前。

武焱只是觉得很可爱,便没有了其他感觉。他依旧以宠溺妹妹的眼神看着她。

但现在的娜亚显然不满足于此了,她转了一圈,裙摆轻轻飞起,她问道,“好看吗?”

武焱笑着道,“很可爱,娜亚大夏第一可爱,比最美好的雪中妖精还可爱。”

不知娜亚感觉到了什么,觉得他的回答有些不走心,什么雪中妖精,她根本不懂。

她转头一声冷哼。

武焱惊到了,这是娜亚第一次以这样的态度对待他。

隔壁房间,陈英开门出来了,“嘿!娜亚,今天我们一起吧,上午去西市买些绸缎布匹。”陈英话一出口,又觉得哪里不对,娜亚没学过女红,做不了衣服,想了一会儿,自己的技术也不怎么样,笑了笑,“我们还是买成品衣裳吧!”

武焱听到这话,微笑道,“陈英师姐,娜亚就拜托你照顾了!”

陈英大笑道,“哈哈哈,交给我吧,没问题的!”

娜亚视线转向了武焱,以稍带一点忧郁的微妙眼神看着他。

武焱注意到了视线,“有事吗?娜亚?”

她转头淡淡回了一句,“没事!”

.....

不久后,四人各自出发了。

武焱忧虑着,他想到这里是娜亚出了森林第一次他不在身边,不会出什么事吧,但一想到有陈英跟着就放松许多。

而另一边端木羽看着夹在他和陈英中间的那个少女,有千言万语憋在心里,吐不出。

这里陈英把所有的感情都用在照顾娜亚身上了。根本没理会边上的端木羽。

谁让娜亚的白色青丝那么好看,皮肤又那么雪白,就像纤尘不染的瓷娃娃一样。

陈四小姐此刻的眼神就像给玩偶玩换装游戏的小女孩一样。

另一边,武焱要去往南市,此刻路过内城区,这里边有点冷清,除了各府门口偶有几个洒扫家仆外,就没什么人了。

现在的武焱已经对各府没什么感觉了,过去的事都过去了。

走到外城区后,这片街道才开始渐渐热闹起来。街道上每门每户都挂着喜庆的红灯笼,这里每个人都洋溢着欢笑,并且都像是在筹备礼品,看人们手中拿着各色用红符纸绑缚着的礼盒就明白了。

而在往深一点,沿途就出现了各类热闹非凡的大小店家,还有各色小贩。

武焱能感受到药香,这真是让人垂涎欲滴的香气。

他不禁擦去了延绵下来的口水,最近他在陈家吸收的都是陈庸炼丹失败后的炉灰,虽说药效在火焰中烧掉了不少,但还是有比较多的部分和炉灰融在一起,使出丹药的独特吸收手段,很轻松就把药效从炉灰中提取了出来。

但这药效对武焱来说,就想是吃干粮一样无味,最多只能维持每日自身所需。

他感慨到,果然还是吃新鲜的药材更有滋味。

但现在的他只能忍耐。

一会儿后,他忽然看到前方有一些人围在一起。

武焱好奇,也跟着凑上去看。

只见一个胖汉,此刻躺在地上蜷缩着,身上一块红一块紫,被三个二十多的青年狠狠的又踢又踹。那胖汉的身旁已经有三人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武焱见这波被打的四人有点眼熟,他想了想,这不就是那个崔家的远方亲戚,那个胖汉,叫什么名来着?

武焱想着要不要帮这事?想了想,还是算了,这打架两者估计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何必要掺这浑水。

就在武焱迈步要走,只听那胖汉叫道,“哈哈哈,我大哥来了!你们小心点,我受的伤,我大哥肯定会让你们加倍奉还!”

那胖汉爬向了武焱,武焱此刻一脸惊愕,众人一齐让开,那殴打胖汉的三人迅速包围了他。

武焱咳了一声,想辩解,他说道,“你们搞错了,我不是那胖子的大哥!”

那胖汉跟着说道,“大哥,你别看人多,你之前不是说过吗?像这种歪瓜裂枣,你一拳就能撂倒。”

那三人听了那胖汉的话,脸色变得越来越阴沉。

武焱惊呼,被坑了。

其中一人没忍住,动起手来。

武焱全面放开自己精神力,

那青年轻斥一声,手臂上出现了铁链,铁链宛如蛟龙般在他手臂上盘旋移动,忽然他直冲武焱面门而来。

武焱手上迅速凝结出冰晶,全面覆盖了手掌,想一掌把铁链打飞,可铁链竟然诡异的转了一圈躲开了,躲开后竟然想盘旋缠住他的手。

“这...这是魂修武王!”

武焱注意到这诡异的一瞬后,他消去了冰晶,趁铁链还没完全束缚住,他迅速后退,抽回手掌。

而后武焱又察觉到地下有三道波动,他急忙向一旁跳开躲避,忽然间有三条铁链从那儿涌出直刺而来,如果不躲开的话,只怕那铁链会在他身上留三个窟窿。

攻击一道接一道,丝毫不给武焱喘息的机会,又是一条铁链像鞭子直击而来,武焱伏身躲避。

这时武焱注意到了,这青年驱使铁链似乎只能操作四根,而且攻击方式只能同时进行两种,他不能做到四根铁链,同时四种攻击。

但武焱分析出了也不想打,因为实在没必要,他向那青年解释道,“我连那胖子名字都不知道,我不是那胖子的大哥!那胖子是崔家的!”

那青年怒笑道,“收拾完了你,我们自然会去找崔家!”

武焱这才发现这个问题,这三青年知道那胖汉是崔家的,也敢动手。表示有几种可能,一为了什么利益故意找茬的,二是那胖汉太嚣张了踢到铁板,三是可能因为一点小误会,忍不住动手。

但武焱忽然觉得那三人说不定就是来找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