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与陈三小姐的谈话

武焱不忍打扰,他悄悄坐在了待客用的桌椅上,等待着。

而陈三小姐陈琴雪仿佛看书入了迷,有人进来了却浑然不知,整件屋子里只有她的静静翻书声。

许久之后,伴随书本合上的声响。那人儿轻吸一口气,之后才注意到前方待客用桌椅上,静静坐着看似一个十六岁的少年。

她呆滞了两秒后,又恢复到了那温婉可人的样子。她微微一笑,“武焱,怎么突然想到来我这儿了?”

“在陈府许久不见陈三小姐了,很是想念,就来看看。”

陈琴雪嬉笑道,“只是看看?还是想着祸害些药材?”

整个陈府只有两人知道武焱和娜亚的本体,一个是陈庸,一个是眼前的陈琴雪。

陈琴雪显然也知道,武焱作为丹药暴露出来的本性,他极度渴望着能吸收药材。

武焱抿了一口眼前的茶水,就静静放下了,这不合他的口味。

陈琴雪呼唤了侍女,一位俏生生的丫鬟进来了,这人武焱有点印象,是那日劫匪事件中,跟在陈三小姐身边的人。

不过,她显然不认得武焱,当然,武焱那时还没化形,只是颗丹药。

陈琴雪向她轻声耳语了什么,让她将茶倒了去,换上了新茶。

武焱心下疑惑着当初劫掠的事,他直问道,“陈三小姐进玥安的那一日,不是遇到劫匪了吗?”

“嗯,是的。怎么了吗?”

“劫匪是怎么一回事?他们像是有意针对陈三小姐,还有运输的药材不是毁去了么,这又是哪儿来的?”

陈琴雪微笑着说道,“劫匪大概是清山坪同行世家吧,现在卖的药材也是从同行世家那儿买的。我陈家本家就在清山坪,清山坪同样也有三家卖药材世家。”

“同行世家是不是高价卖给你了?”

陈琴雪抿了抿刚换上的茶水,说道,“没有,是市场价,还打了折扣。”

武焱惊呼没有道理,他问道,“彼此间既然是竞争对手,那他们怎么会没利用高价宰你?”

陈琴雪耐心解释道,“因为彼此既是对手,也是朋友,同行间也有合作,就像今日我有求于他们一样,他们以后也会有求于我,没底线地坑害对方,对谁都不好。”

“但他们都派出私兵追杀于你了。”

“这不同,还没摆台面,这只是世家之间的小动作而已,更何况我也不知道我们清山坪陈家是不是也干过这种事,但我保证他们也试过这手段。”

武焱一脸惊愕。敢情世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陈琴雪走到武焱身边,双手轻轻捏了捏他的脸,嬉笑道,“你想什么都写在脸上了哦,这对你以后可不是什么好事。”

武焱顿时感觉不太好意思,他拉开了她的手。

陈琴雪见他身前的茶水丝毫未动,表情淡雅,她笑道,“尝尝吧,这是我特意为你换的新茶。”

武焱闻言轻轻抿了一小口,一股馥郁芬芳的清甜气息直冲鼻腔。他感受到了不知名的芬芳药香。

武焱眼睛一亮,他视线转向了杯中茶水,“这...这是?”

陈琴雪缓缓给自己满上了茶水,“这是宁神树叶泡出来的茶,怎么样?这滋味好闻吗?”

武焱直接喝了一口,“是药材吗?”

“是的,这药材主要被炼丹大夫用来中和其他药材毒性,而且还是最新发现的,你应该不知道。不过,以前都是做茶叶使用。但变成了药材后,涨了不少,现在很少有人能那么奢侈的喝茶了。”

武焱看着手中这深棕色茶水,视线望着陈琴雪,喊道,“不好意思,让你破费了。”

陈琴雪笑着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介意,她说道,“没事的,这对我来说,并没有多少。”

武焱问道,“世家间,这样的小动作很频繁么?我在过来的路上就遇到了这样的事,三个世家武王把另一个世家子弟打伤了。”

陈琴雪听了他的话,想了想,明白了。

“也对,离墓葬开启还差三个月,也到这时候了。”她收回了思绪,看着武焱,见他全身上下没发生什么外伤,想着或许是他运气好,没被人认出。

她直说道,“你现在应该小心点了,小到武师六段,大到武王九段,都是他们的目标。”

武焱点了点头。

而后陈琴雪的视线瞥向了别处,她小声嘟囔着说道,“陈庸大哥难道不记得这事了,这还敢放你们出来。”

她突然醒悟,“是了,这几年天天炼丹,兴许忘了。”

“那个...这以前也经常发生?”武焱问道。

陈琴雪缓缓靠在了红木椅上,迷人的细小腰肢跟瘫软了似的,慵懒的她展示了她凹凸有致的身体曲线,她淡淡回复,“自嘉禾帝被封为大夏朝新皇开始,每年都有。”

但她感觉不对,望着武焱,脸稍有微红,而后又端正了坐势,变得亭亭玉立,她咳了一声,继续说着,“皇帝当初年幼登基,对什么事都是一知半解,威严不足,压不住大臣,事事仰仗那三王爷。这导致那三王爷权势过重了,权利大了,人就有了其他心思,他贪念起了大夏高祖墓葬,他想通过变法给墓葬设立名额,让自己人进去独吞财宝。”

“但这动了其他世家的利益,那些世家大臣们纷纷抵制并且上书说,祖宗之法不可变,三王爷这才没有得逞。”

“既然光明正大的手段不行,他就动了小手段。他雇佣打手四处殴打世家子弟,目的就是让他们无法参与,或者是留下遗症,无法对三王爷的人形成威胁。”

“世家看穿了这一招,也是纷纷上书,但抓不到证据,一番抵赖后,世家们根本奈何不了三王爷。”

“但三王爷能做出来的事,世家难道做不出?于是越演越烈,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情况。”

武焱算是开了眼界,他直呼,“厉害。”

陈琴雪视线看着武焱,叹气道,“我那大哥,应该是不记得这事了,你快回去,免得被发现。”

武焱忽然想起了,他直呼道,“陈英、娜亚、端木羽这时可还在西市。”

“你放心吧,我已叫人去通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