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擂台练习

只听娜亚冷哼一声,“只有笨蛋的第一本武技才会去选纯攻击型!”

武焱感觉心中一痛,被打击到了。

娜亚在没遇到丹药之前的生活都是丛林中,丛林法则,都是以自己能长久活下来作前提的。按这思路去想,第一本选择攻击性武技确实不对。

可现在是在人类城镇中生存,不再是丛林了。但是丛林法则,在人族中真的不适用么?人族的自相残杀,只会更凶狠吧。毕竟优胜劣汰,弱肉强食的事天天都有人上演。

武焱想到,我也选择一本功能性的吧。

他笑了笑,用欣慰的眼光看向娜亚,“对不住了娜亚,还是你说得对。”

娜亚得意的挺起她那小胸膛,展现出两朵待盛开小小的花苞。

“那么,娜亚,你就在这儿参悟吧,我去挑选我自己的武技了。”

娜亚望向武焱,扑闪着她那大眼睛,“我来帮你挑选吧。”

武焱摇了摇头,“谢谢,在你这里我已经学到了许多,我知道该如何选择了。”

武焱顺着墙走,轻轻抚过一块块石碑,他一点点查看着,墙上石碑也十分配合似的展示着它们的名称和效果。

他注意到了一块集攻击和逃跑于一体元气武技,具体使用情况是,在与对手的每一次攻击中,该武技都会在身前汲取每次攻击逸散的元气,并积攒元气能量,在达到操作者能控制的最大顶峰时,一次爆发,将积攒的元气一口气输出给对手,在消灭对手时,强大的后坐力也会把操作者推开,至于推开多远,看积攒的能量决定,貌似最小积攒量都能推十米开外。

但武焱想到,万一地形复杂,被什么事物给拦截了,恐怕在伤敌的同时,自己也会被那武技后坐力震伤。

再找找吧。

许久之后,武焱依旧没法做出选择,他想到应该去身法类武技中找,但这里根本没有这项分类。找了一块又一块,始终不能让人满意。

忽然,武焱感到手上传来一只娇小温润的触感,思绪拉回现实,他的手正在被娜亚的玉手牵着。

咦,娜亚还没去参悟?

只见她把武焱特意拉到一块石碑旁,她直呼,“选这块!”

武焱仔细看了看,名称是虚步,效果是极快的移动一段距离,身影在元气作用下虚化,移动过程免疫一切攻击。

他想起了,在最初见到陈英与端木羽在院落对练时,好似见端木羽使用过类似武技,那时他完全躲开了陈英的近身攻击,别看他躲开得轻易,陈英的每次攻击都有万钧之力,只是微微擦中拳风都够呛的,这也代表那端木羽的实力,也变相证明了这武技。

这块武技武焱一开始就看见了,但这个与端木羽的武技类似,故没有选择它。

没错,这武技是真的好,从武技展现的效果和作用中它的确是上选,如果用它来对敌,可以打个出其不意。如果用来逃跑,对方也不可能阻止得了。而武焱想到的是可以用这武技去躲避敌人的致命攻击,再给予对方反击。

但这本有人已经选择了,武焱可不想使用和别人一样的武技。两者一模一样的武技对打,能让对方有多少提升?而且这个多多少少有点撞衫心理在里面,这个大抵算他自己的一点小心思了。

可娜亚拉着他手怎么都不肯松,“选这个准没错的!”

武焱想了想,他已经逛了大半的法修武技,甚至还在上一层的魂修武技看过,在众多琳琅满目的武技中,这一块的确是最好的选择。

武焱低下头对娜亚说道,“可这块那端木师兄已经学过,如果学一样的话,对彼此就没有多少借鉴意义。”

“你是笨蛋吗?”

武焱愣了愣,这是今天的第二回了。

“一样的武技也有不一样的用法!武技也得看谁用,笨蛋只有笨蛋的玩法,聪明人也有聪明人的玩法,怎么会没有...意义?”娜亚停顿了一下,她不懂借鉴是什么意思。

武焱这一瞬间被说服了,的确,拥有前世众多游戏经验的他,确确实实能将这武技玩出花来,可以将这武技用作突袭、追击、闪避、逃跑,再搭配控制和治疗等手段可以有更多样的使用方式。

再加上每个人特定的人生经验的不同,端木羽可能有更独特的使用方法,怎么会没有借鉴意义呢?

“好了,娜亚,不要再拽着我的手了,我选这块就是了!”娜亚闻言,渐渐松开他的手。

“好了,你去学习你自己的那块武技吧。”

“你不说,我也知道!”娜亚甩了武焱一身雪白的秀发后离去了。在找到那块元气分身之后,她将手附在石碑上感应学习。

武焱清楚这些石碑里的内容都是需要精神力感应,牵引到大脑学习的,只不过需要的量极少,就算不是魂修,也没关系。

虚步是三星,对体内的元气控制比较严格,但对于魂修来说,最不费力的就是体内各种元气精神力控制,只需要精神力扫视,任何细节都可以很清楚的观察到。

武焱只花费了一日就已经学会。

娜亚花费了半日。

果然是星级比较低的关系么?比较好掌握。

武焱视线转向了擂台,学会了自然要在实战中去检验。

那里娜亚正操控着她的元气制造分身。娜亚的元气在体外的样子就像是白石膏一般,只见她两手撑开,从手心中流出白色粘稠的液体,迅速塑型,化成了和娜亚一模一样的人,但这样子就像是前世西方的白体雕像。

大概是娜亚元气还不够的缘故吧,凝聚出一具后,她有几分喘气,这状态是不能再凝聚下一具了,毕竟最终目的是对敌,在还未开始就已经力竭,这得不偿失。

但等她晋升武师后,想必能多控制一两具吧。

擂台上开始有木偶动了起来,先是一个样子极为普通木偶,既没有那任何武器,也没用任何元气反应,只是看起来较为牢固而已。

这种类型的,一看就知道纯粹就是作为沙包,或者是衡量战力准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