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龙之怒

大地震颤,天坑深陷,深不见底。

下一刻。

“什么?”

“这不可能!”

圣裁无比震惊的声音从深坑中传出。

“没什么不可能的!”

龙陌冷漠的声音响起。

紧接着,一道几乎凝为实质的五爪金龙虚影突然从地面钻出,狠狠撞进了深坑。

昂!!!

“不!!!”

伴随着震天龙吟,深坑之下,圣裁被金龙需要一口吞下,直接碾碎。

原来,龙陌深知,虽然自己的实力其实隐隐更强,但圣裁实力不弱,且SSS级生命力极为顽强,难以打杀。

即便他一开始全力发挥,让心存轻视的圣裁被打个措手不及,也根本无法在短时间内结束战斗。

所以,他便故意只发挥出其他人所以为的那部分实力,在圣裁面前落于下风,双方激战看似猛烈,但出尽全力的,不过只是圣裁一人罢了。

龙陌更多的时候,还是以巧力避力为主。

而且,圣裁那一招大光明审判之力更是消耗惊人。

所以,龙陌便故意被打入深坑,引得圣裁直接放大招准备将他一举击杀。

但其实在砸进地底的瞬间他便立刻施展龙形态钻到一侧潜伏,等圣裁大招落空,力量耗尽之时,骤然出手,果然一举成功。

“咝!”

“没想到,死的居然是圣裁!”

“龙神此人,实力比我们所猜测的更强,谁以为他只是个才突破没几年的新晋SSS级,那就大错特错了,他的实力,只怕比起很多老牌SSS级都不弱,恐怕能与那几位争锋!”

“圣裁死了,神堂怕是要震怒!”

各方势力强者看清战局结果后都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震惊无比,这个结果,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

要知道,那可是圣裁!

是威名赫赫,纵横全球,少有敌手的超级强者圣裁!

结果,圣裁居然死在了龙神之手。

他们,都感觉一阵头皮发麻。

这趟浑水,太深了。

这场风暴,太可怕了。

与此同时。

研究所外。

原本环境不错的森林荒野已是一片狼藉。

满地都是鲜血和残尸。

整个执行局,六十多人,无一幸免,全部丧命。

跟随者一起训练的,只有非执行局的白强,在强敌来袭之际,被阳顶天护住,直接扔进研究所,保得了一条性命。

除了执行局的战士外,地上的尸体,还有来自其他各个势力的高手,总共五百多人,全部被执行局拼杀在外,同归于尽。

阳顶天此刻的状态也极为不好。

他喘着粗气,身上伤痕累累,浑身都是鲜血,有敌人的,也有自己的,生机不断流逝。

但阳顶天就如一座屹立不倒的铜墙铁壁,横在研究所入口外。

“想过去!那就从我的身体上踏过!”

阳顶天愤怒咆哮,浑身迸血,青筋暴突,强行凝聚出一股新的力量。

“冥顽不灵!”

“你是想拖延时间,等待龙神出现?哈哈!告诉你,你等不到了,圣裁大人实力纵横天下,是神灵般的人物,一条水沟里的龙,也妄想与神灵争锋!”

“那边的恐怖气息波动你应该也能察觉到吧!那就是我们圣裁大人的力量!”

四名裁决官面上都满是冷笑,淡然自若的朝着研究所迈步。

此刻他们已经不急了。

一个阳顶天,虽然SS级巅峰的实力不错,但他们四名裁决官都是SS级巅峰。

而且,阳顶天在他们的围攻之下已经重伤锤死,只是块砧板上的鱼肉,还能翻天?

更何况,他们还有圣裁大人!

“如果你想活命,就乖乖将研究所打开,把圣女叫出来跟我们走,我们可以看在你贡献圣女的功劳上,宽恕你的违逆神灵之罪!”

“违逆神灵?”

听到这话,阳顶天不屑地朝地上吐了口唾沫。

“我呸!”

“你们神堂真把自己当神了?以为谁都得听你们的,不听就是违逆?想要抢夺基因之母就说人家是你们圣女,你们真的脸呢?”

“老子今天还就不听了,就算你们是神,老子今天也要逆天弑神一回!”

阳顶天猛的咬牙,趁着说话的功夫气劲勉强恢复了些许,将这些气劲全部提聚起来,身体骤然疾扑。

“杀!”

阳顶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扑向其中实力较弱的一名裁决官杀去,拳掌同出,出手就是绝杀之招,欲要趁机先解决掉一名敌手减轻压力。

“找死!”

那名裁决官面色陡然一冷,挥手便是一击狠狠劈在阳顶天身上。

“哇!”

阳顶天仰天喷出大口鲜血,面色苍白如纸,体内气劲却再次爆发,身体猛的一沉,双脚生生扎进土地,强行稳住身形,一手死死抓住对方的兵器,另一只手直取咽喉。

竟是要以伤换伤,以命搏命!

咔嚓!

阳顶天生生将敌人咽喉击得粉碎,当场气绝身亡。

“约翰!”

另外两名裁决官见状脸色陡然一变,勃然大怒。

“该死!”

两人联手杀来,两道凌厉剑锋,悍然劈落。

“想要我死!我纵是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

阳顶天面目狰狞,眼中杀意弥漫。

噗嗤!

噗嗤!

利刃刺穿血肉的声音出现,阳顶天竟是躲也不躲,以自己身躯生受这两剑,也要挥拳向敌人砸去。

两名裁决官不禁面色又是一变,只觉心中寒意冲顶,面对阳顶天那舍命一击,急忙要抽剑后退。

“撒开!”

利刃被阳顶天的肌肉强行卡主,他们一时间竟然无法拔出,这更让他们心中寒意直冒,当下也顾不得其他,连忙松手向后躲避。

攻击落空,阳顶天的气息顿时彻底萎靡下来,倒在地上,奄奄一息了。

“该死!”

剩下的两名裁决官心中恼怒,看着地上的阳顶天极其愤怒,他们竟然差点儿被一个将死之人给危及性命。

“哼哼!临死还想拉垫背的?真是该死!”

“罪行滔天,就算一死也不足以抵消,该把他的尸身拿去洗罪池!”

“洗罪池?该丢进洗罪池的,是你们!”

一道森冷无比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强烈的杀机让他们不禁打了个寒颤,立刻朝声音来处看去。

“是谁在说话!不知道我们是神堂的人吗?”

“神堂又如何?”

龙陌落地,目光落在地上的阳顶天身上猛的一颤。

紧接着,他瞬间看向两人,双眸中杀机凝为实质。

“敢动我兄弟,无论是谁,都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