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法杖的奥秘

这个庇护所从里面看,原来就是个天然的山洞。当然这个山洞之外的伪装在随时移动变化着,孙海是看不出来的。这个山洞其实就处在蓝星公爵宫殿的那处悬崖间。至于20年来,入侵的异族为何没能发现,只因法老手中的神杖。当敌人来临时,山洞口会迅速的闭合,并且使整个山洞瞬间转换位置。

“是不是,我这里的环境你觉得很奇怪,还有我的长相你也觉得很惊讶。”

格路帝法老直接说出孙海的心中。这不奇怪,孙海知道眼前这位和蔼可亲的老人有这样的能力。

“我知道,你还有很多疑问。”

格路帝法老那双充满智慧的眼睛闪着金色的异光。虽同为金麒麟,格路帝法老的金色光芒显得特别的炫目。

“那我就从我们的法老一族讲起吧!”格路帝望着山洞外面的世界思绪像似跟着飘向遥远的远方。

“亿万年前,我们的族人就已来到蓝星,并且与蓝星原住民和睦相处。我们的祖先自来到蓝星之时就携带这个神杖。”说着格路帝看了眼他手中的神杖。

“这个神杖屡次救蓝星人于危难之中,所以蓝星为了报恩,尊我们为法老,并把他们的生命系统传授给了我们。我现在也和你一样是金麒麟。而这个手杖传到我手中,我也不知道已经是多少代了,它的许多功法也已大不如前。所以这次暗物质危机,我也仅靠它能自保。”话语间格路帝显得有点颓丧。

法老?听上去就如地球上巫师这类的吧!孙海臆想会儿,随即突然好奇地问道:“法老,你知道以前这神杖的威力有多大吗?”

听到孙海的问话,格路帝突然好像换了个人似的。此时,他两眼闪着异彩,眼中的内容丰富多彩,有憧憬,有激动,有膜拜……更多的还是赞颂。

“它可以使万物瞬间流逝,它可以使古树开花,它可以使暗物质成为渣渣,它的神力我们无法想象。哦!在雪山之巅令你们转危为安的就是我手中的这柄神杖。”格路帝缓缓而道,好像在述说着一个神奇的故事。

原来,这柄法杖的威力这么神奇,单是雪山上那铺天而来的蓝色光柱就让人震栗。难道这都不能对付那暗物质吗?此刻孙海有点无法理解。雪山上那帮畜孽不是在您的一杖之下成了渣渣了吗!

“我现在只能一天施展一杖!”格路帝法老说出了原因。

好无奈!

“那以前的法杖表现又是如何呢?”

“原始法杖,随时都能出击,1000年前,一天还能施展10杖,到我这里就……就变成一杖了。”

格路帝法老言语间充满了深深的遗憾和不该。

这差距实在太大了,你说只能一天一杖,这么多暗物质他可怎么对付啊!所以,只能自保。暗物质蜂拥而至,轰它一杖,然后走人。只能打一枪,换个地方。只能游击战,不能实施大规模的歼灭战。

哈哈!这格路帝法老还真是痛苦的,硬是有个大法宝,每天上膛的子弹却只有一颗,看着面前的敌人,只能干瞪眼。但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落差呢?只要找出原因,让子弹多点,那些邪恶的东西,不就不在话下了吗!

“法杖威力大减,是因为功法失传吧?”孙海惊奇一问。

“功法?不,自古到今,神杖就一个功法。就是我那天在雪山之巅施展的。法杖威力大减是法杖自身的原因。”说着格路帝爱怜地抚摸了下手掌的法杖。

法杖不是好好的吗?没有残缺,金光闪闪的点,古朴而威猛。有什么问题吗?不会是自己尿不出,怪尿壶吧!

格路帝迎着孙海狐疑的眼神,嘴角轻轻抽动一下,脸色随之巨变,看上去有点冷意。可他终究是有涵养的法老,怎么会轻易动怒。那份不快一笑而逝,“这柄法杖传到我手中已经亿万年了,它的能量已所剩无几,也许某一天,它连一杖也无法施展了。”

一杖都不能施展,那不成了烧火棍了!这么好的宝贝,那能轻易的让它停摆。能量没了再加啊。嘿嘿!这个道理难道法老会不懂吗?

“自法杖的威力大减后,我的前辈们都在寻找法杖的能源地。总以为这个圣地在蓝星之上,可这么多年了,蓝星上始终没发现那个充满法杖能源的圣地。”

说完,格路帝痛苦地望着洞外的天际。

“那你们就到别的星际找呗!”孙海萌萌地说道。

“小伙子,哪有这么简单啊!格路帝的先辈曾也尝试过,可这法杖虽能自行感知圣地,但是随着法杖能量的锐减,如今它只能在几百米之内才能感测到圣地。茫茫天际,就算你知道圣地出自哪个星球,让你带着法杖去寻找那也是大海捞针啊!”

哦!原来是这样啊!这个可就麻烦了。

“不过,还有一个办法可以一试。”格路帝深深地看了孙海一眼,好似心中已有了主意。

“快说啊,有什么办法,无论怎么样我们都得试试啊!”

你说的可够轻巧的,这个办法虽说是个办法,但是,如今想做到也是难如登天的。假如,蓝星没有沦陷前,倒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情。可现在希望已是一片渺茫。

“之前蓝星上总共有200个金麒麟,如果其中有人同时四个金麒麟,而且还需两对才行。这样再手持法杖,到那一刻,法杖探测圣地的范围将成几何式增长。”

法老不会是看上我的金麒麟吧!孙海猜想着。可他不知道金麒麟一旦失去,蓝星生命系统就此停摆。而要想再拥有此等能力,没有外来能量的助理还需20年。所以金麒麟不同于其他的麒麟,它是很娇贵滴!

“小伙子,这样,我把我的金麒麟给你,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

不可不可!孙海闻言连连摇头。如果先前你没告诉我失去金麒麟会这么严重,也许孙海一激动就答应,可如今法老身处险境,在稀罕的宝贝孙海也是不会接受的。

见孙海死命不从,格路帝扬天长叹一声:艾洛德管家,你看错人了,你的金麒麟白费了!

这么说起自己的哪位从未谋面的恩师了。

“这也是我和艾洛德管家两人的决定,如果你不答应艾洛德管家将死不瞑目。”

格路帝目光炯炯盯着孙海大喝道。

这,这,看来不答应也得答应了。看来只能见机行事了。

“好吧!那您就说说你的要求吧!要我做什么!”

“非常简单,就是找到圣地,持杖拯救蓝星。”

说着,他把手掌的法杖就给了孙海。

“你现在已是新一任的蓝星法老。”格路帝法老放声大笑道。

可他的笑声中分明充满了悲戚。

就这样世上最年轻的蓝星法老产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