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敢威胁我

特战队员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在犹豫要不要出手。

看见此情形,云青岩明白,这些人是担心,弄伤叶凡。

毕竟,一挑一百二十人,这简直是天方夜谭,根本不可能办到。

“你们放心出手,组长可没你们想的那么简单。”云青岩说道。

既然副组长都说话了,有些人开始蠢蠢欲动,磨拳擦脚,要出手了。

“组长,我叫云岫,之前是猎豹特战队的。”

“我叫薛飞,是猛龙特种部队的。”

这两个人走了出来,互相看了一眼对方,心领神会。

眨眼间,挥拳而来,目标直指叶凡。

叶凡双拳迎面而上,正面碰撞,咔嚓一声,这是手指头断裂的声音。

叶凡可不会惯着他们,这些人都是和平年代当的兵,没有经历过血雨的洗礼,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战争。

这一次,叶凡要让他们亲身感受一下,最接近死亡的疼痛,是如何撕心裂肺。

“啊!”

二人捂着拳头痛苦大叫。

“这就不行了吗?这点痛都受不了,战争爆发,断手断脚,丢掉性命,你们能做到吗?”叶凡震吼一声,回响在训练场。

那两个人忍着巨大的痛疼,不在发出声音。

“你们愣着干什么,说了,一起上。”

这一次,一百一十八名特战队员,没有犹豫,大吼着冲了过来。

叶凡站在原地,来者不拒,一拳,一脚,咔嚓声,骨头断裂声,回响在训练场上,惨不忍睹。

即便是身经百战的云青岩,看到这个画面,也是瞠目结舌,惊呆当场。

“声音大,就厉害了吗?”

“没有配合吗?”

叶凡每出一拳,便大吼一声。

不到五分钟,训练场上一片残相,所有特战队员倒在地上,捂着拳头,捂着脚。

“这是一百二十枚小培元丹,一人一颗。”

叶凡说完,便离开了,让云青岩监督他们训练。

云青岩看着这些小培元丹,羡慕不已。

“别看了,赶紧吃了。”云青岩吼道。

这段时间,叶凡炼制了不少小培元丹,有云青岩帮忙寻找材料,方便许多。

特战队员们服完小培元丹,所有断裂的骨伤,通通愈合,这可把他们吓坏了。

“神药啊,太厉害了。”

“我感觉现在精力充沛,能打死一头猛虎。”

“副组长,这是什么药啊,太厉害了。”

回到办公室,桌面上放着,这三四天来,全世界天灾发生的情况。

“频率又加快了,危险级别也提升的非常快。”

通过这些数据,叶凡发现,情况比他意料的,还不理想。

随后,叶凡发出一条命令。

“命令,沿海防御计划,必须在四月初前完成。”

现在各地防线,已经初步形成,就差沿海防御了。

翌日

叶凡乘坐30运输机,降落在青华县一处平地上,这一趟回来,叶凡是来接父母到昆仑基地的。

按照目前趋势来看,叶凡判断,危机爆发会再次提前,到时候,怕是很难抽出身来。

而且父母住在昆仑基地,叶凡也放心。

当叶凡回到家的时候,站在家门口,看到院落一片狼藉,院墙通通倒在地上,四分五裂。

房屋墙上,泼了不少红油漆,脏乱无比。

叶凡刚准备按响门铃,林雪儿正好开门,手里提着清洁水桶。

“凡儿,你回来了,怎么也不提前告诉我们一声,好收拾一下。”

叶凡没有回答,而是询问起,他走后,家里发生了什么事。

“你走后,西门思那伙人就找上门来,硬要让我们交出石狮子,可是石狮子明明就没了,他们也看到了。”

“我们不交,他们就每天过来骚扰我们,你爸,还被打伤了,在屋里躺着呢?”

闻听此言,叶凡怒火中烧,走进里屋,看到叶苍天正躺在床上休息,右手缠着绷带。

“父亲,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叶凡拿出小培元丹,给叶苍天服下。

很快,叶苍天的右手骨折便好了。

这时,外面传来嘈杂的声音。

“兄弟们,给我上。”

一个刀疤脸男,大喊一声,身后十多个小混混,提着油漆,走了出来。

叶凡听到声音后,让叶苍天和林雪儿在屋里待着,他去应付这群人。

叶凡走了出来,二话不说,直接动手。

首当其冲的,便是领头的那个刀疤脸男。

叶凡一拳过去,直接打得刀疤脸男鼻青脸肿,鼻血直流。

这一切仅在数秒之内完成,所有小混混反应过来,领头的刀疤脸男已经断手断脚,瘫在地上,吓得他们提着油漆,惊呆当场。

“小子,你完了,我们老大不会放过你的。”

到了现在这个时候,还敢威胁叶凡,这不是傻,是什么。

不过叶凡没有继续出手,而是让他们叫西门思过来。

“哦?我给你机会,叫你老大西门思过来。”

叶凡搬来一张椅子,悠闲自得,坐在椅子上,把玩着手中飞刀。

十分钟后,西门思气势汹汹地从一辆车上下来。

“你们这群废物,一个垃圾也解决不了,知不知道,我正在兴头上,他玛得。”

“那个垃圾,在哪里?”

大老远,叶凡就听到了西门思叫嚣的声音。

“你就是那个垃圾?敢打扰我好事,给我上,宰了他。”

然而,那群混混听到西门思的话,非但没有上前,反而不自觉的往后退。

“聒噪。”

“咻!”

银龙宝刀直插西门思左腿,疼的西门思当场倒下,捂着左腿。

“啊!”

“小子,我要杀了你,杀了你全家。”

西门思捂着脚,疯狂威胁叶凡。

“哼,还敢威胁我。”

咻的一声,右腿又是一刀穿过,痛彻心扉。

“啊,你们站着干什么,给我上啊。”

“给我闭嘴。”

“我问你,你为什么非要我们家的石狮子。”

西门思听到后,哈哈大笑。

“小子,我不知道,你是谁,你敢动我,我师傅不会放过你的。”

“师傅?”叶凡心里暗自嘀咕,大概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咻的一声,又是一刀过去,右手骨间穿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