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动员大会

他是第六个特招?

“舞刀弄剑咱不太行”,“战渠收人不是看实力,有鲜明的特性也会被收”,“你可以叫我情报术士”

仔细回想着刚刚得到的信息,小九觉得这个叶术来应该是个靠着特性被收的。

情报术士吗?看来他的心相应该跟信息有关。小九正不断的整理出刚刚的得到的信息,进行汇总分析时,他的思路就被台上沈栾风的声音打断了。

小九有一种声音是直接送到他耳旁,而不是用麦克风传播的感觉一样。

这应该跟她的心相息息相关。

“同学们好,首先欢迎你们来到222号战渠,我是你们的未来的教练沈栾风。”

“我相信各位同学在当地都是精英,是有着一技之长的翘楚,但是在这里,你们是龙也得盘着,是虎也得卧着。”

沈栾风顿了顿,继续说到“以前也出现过战渠开除过不听话学员的事情,甚至包括特招生!”

这个战渠还挺严格的嘛,小九顿时对这里的规矩多高看了一眼。

“我们这个战渠,全称为222子战渠,你们需要在这里经历时长为一年的训练,之后去冲击全星仅有的22所母战渠,去代表我们蓝星,与其他星球的人去作战,去为蓝星争夺更多的资源!”

这番话给让小九了解到战渠的职能和关系,但转念一想,这样去缭星战场的机会不就更低了吗?想要见到二哥岂不是难上加难?

“各位来到战渠的人不要因为成绩优异而太过自满,也不要因为排名靠后而妄自菲薄,心相拥有无限的成长空间

,希望大家努力训练。”

“我知道你们都有着各自的目的才报考战渠,丰厚的奖励,对强者的渴望,外界的向往……”

操场上沈栾风的动员大会还在进行,而战渠内,正在开着一场教练们的动员大会。

为首的正是墨镜男,他右手边的座位空着,应该就是在操场上的沈栾风。

房间内坐着四个人,算上沈栾风和一个没来的教官,222号战渠内一共有七位教官。

“未开心相,先展其性?”说话的男子全身都包裹在黑色的布衣里,只露出一双眼睛,让人无法看清他的容貌。

“好一个特性啊,就是不知道能否再度绽放光彩。”发声年纪偏大,有些驼的背上背着一面旗,虽然已半头白丝,但双目炯炯有神丝毫不显老气。

“这称为烫手的山芋不足为过了,林黑,你怎么看”男子背后背着一把大剑,蓝发蓝眸,容貌相当英俊,属于那种放出去能迷倒一大片女生的款式。

墨镜男看了看他,看来他就是林黑“我想赌一赌,这事栾风也同意了。”

那个背着旗的老者插了一嘴,“林黑,不是我们不想赌,而是风险太高了。”

“嘿,老头。我看你就是年纪大了胆子小了,这有什么不敢的?上一个蓝星的特性心相王龙昱,还有那项排峰,不都是在星缭战场上混的风生水起吗?”

此时一个带着拳套的黄毛丝毫不惧,直接跟那老者杠上了

“我呸,你个小瘪犊子就会盯着这几个成功的看,这些年没觉醒成功的特性心相还少吗?当初在他们身上消耗了多少资源,都想再捞一个王龙昱,再捞一个项排峰,结果呢?狗毛没有!”

“唉你个老不死的……”眼看着就要打起来了,林黑一拍桌子大喊一声“安静!”场面顿时就冷静了下来。

“特性心相之所以被称为特性,就是因为在心相图腾没有显形的时候,就已经有心相能力可以使用。”

墨镜男摸了摸兜,发现自己兜里的烟被沈栾风提前收走了,无奈的只能继续讲。

“而在其显形阶段,越是强大,未来的心相也就越强。”

“林黑,你说的这些我们都懂,但是谁又敢保证这个特性心相可以觉醒呢?”老者对着林黑说到。

是的,特性心相有一个弊端,如果在其显形阶段无法觉醒,即使再强大的心相,也不会有更多的拓展空间,最终泯然众人。

“确实,众所周知,一个毫无成长空间的心相,即使初始能力再强大,也无法大有作为。”背着大剑的男子也一针见血的指出了弊端。

“而且特性心相存在的案例这几年发现不少,少说也有五十个了,但是成功的也仅仅就那俩人罢了”黑衣男子缓缓的开口。

“你们怕啥呢?”黄毛一拳砸在了桌子上,五厘米厚的钢板直接被戳穿“哪个牛逼的大佬是怕出来的?”

“你就会盯着那几个大能看。”老者也不服了,跳出来怼起了黄毛“你说的那个王龙昱再强,还不是身逝与星缭战场?那项排峰如今下落不明生死未知,有这资源咱多配养几个好苗子送上去他不香吗?这事甭提,我反对大力培养!”

老者说完也不顾其他的,气呼呼的坐下来,双眼禁闭双手置与脑后,大有一副我说完了你们随意的态度。

黑衣人看了看老者,举起手说到“我也反对。”说完也闭起了双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嘿呀?你们几个……”黄毛刚要炸毛,大剑男子就出面劝导

“海拳你冷静一下,他们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这种高风险的事情我们不敢去赌。222号战渠的实力一直垫底,资源有限,如果再拿不出像样的人才,战渠的地位都岌岌可危了。我也投反对”

“天原剑,你也……”海拳似乎也不想争吵了,举起了手“我同意培养。”

林黑似乎已经习惯了他们的争吵,并没有出面阻拦,只是淡定点统计票的结果“三比三平票,还得把刻圆圆叫过来。”

“不用请我,我已经到了。”大门推开,一位身穿白大褂的红发女子走了进来。

女子带着防毒面具,让人看不清她的容颜,似乎是实验还没结束就赶了过来。

“我实验没做完,长话短说”

“近几年前我们对特性心相不了解,而错失了一批人才。”

“有可能十年后出现了更多的特殊心相,因为我们当初的不敢而放弃培养。”

“但百年后,我们一定会为当初的放弃而后悔!”

“任何新的事物都是尝试,任何的成果都需要追逐,天原剑,仁末,黄旗君,不好意思啦,我投支持。”

说完她关门就走了,十分干脆。

四比三,结果已定。

天原剑无奈的笑了笑“还真是有他的风格。”

“哈哈哈咋样啊老黄头,输了吧!嘿,回头请我喝酒。”

“你个死小子懂不懂尊老爱幼啊!啊?”

林黑笑着看向吵吵闹闹的这几个人,转头望向了操场,看着无聊的听着动员大会的小九。

你可是张晨阳给我送来的,就期望你给我带来惊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