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第一课

特招小队十二人结盟之后就解散了,等待着明天的训练。

第二天一早小九就和毕王春李擎虎来吃早饭了。现在二人的关系已经不像开始那么尴尬了,毕竟已经有了共同的目标。

在餐厅小九也见到了叶术来和女生小队们,但彼此也没有显得过分亲昵。这是他们商量的战术,在公共场合不要走的太近,以免被其他小队察觉。

吃完早饭后,手环上给出了特招小队第一堂课的老师。这个手环在传递信息方面还挺方便的。

小九看了一眼手环,他们第一堂课的老师与杨影小队的老师一样,看手环上的头像,是一个全身包裹在黑面纱里的男人,那身行头简直跟杨影一模一样,弄得小九以为这个人是杨影的爹。

叶术来与姜肆怡小队的老师是天原剑那个背着大剑的男子。

小九和杨影交换了一下眼神,两队便一起去了教室。

走廊上。

因为昨天比较匆忙,趁着现在的时间两个队伍也做了一些简单的介绍。

杨影的能力是藏在影子中,甚至可以做到随影而动。而同行队伍的两个女生一个叫刘华芳,心相是可以操控一块实体的立方体,可以随意调节他的颜色和透明度。最大为一立方米。另一个叫尚萤,可以在自身半径为二十米的圆圈内布置两个光源,两个光源可以互相传递影像。

之后小九也为她们介绍了自己和李擎虎的心相。经过三人的研究,对外口径一致为:小九的心相是个防御类型。

如果把小九的队伍比做一个攻守兼备的完整体,那杨影的队伍更倾向于斥候方面,可以起到良好的勘察作用。

杨影看了看手环里教官的打扮,摸了摸自己的面罩,也感觉很无奈。长这么大估计她这身行头也是第一次跟人撞衫。

六人说着说着,就来到了教室。室内很宽敞的离谱,甚至一眼望不到边际。地板和墙壁的材料都很好,有一种厚重的感觉,似乎里面藏了很多机关。

只见他们的老师宗申明,正盘腿坐在教室的正中央,等着他们的到来。

“我是宗申明,是你们未来的教官,主要责任是教你们隐藏方面的技巧与能力。”说完就示意小九他们坐在他面前。

“我相信除了杨影以外的人都会很疑惑,隐藏这项技能明明与我们无关,而我们为什么要学习它?”

宗申明现在提出的,也是小九他们内心所疑惑的。

“你们特招生小队的最终目的就是去母战渠,去缭星战场。在哪里,环境诡异,人员混杂。要想活命,自身的战斗力必不可少,而其次的就是如何隐藏自己,也要时刻注意周围隐藏的危机。”

宗申明的一番话不仅告知了缭星战场环境的恶劣,也是阐明了隐藏这一项技能的重要性。心相的相性无法让除了杨影外的人更深入的学习隐藏,但是不妨碍他们对隐藏的学习。

宗申明没多再多说其他的,而是开始了他的教学。

只见教室内机关突然迸发,各式各样的石柱,树林以及高低起伏的地势。现在与其说它是教室,不如说这是一个野外丛林更为贴切。

“这间教室是模拟缭星战场的一处丛林,丛林内障碍物极多,地势起伏很大,适合你们这群初学者。”

小九摸了摸石头,坚硬程度和质感好似真的一样。看来为了搭建这座教室,战渠花费了不少资源。

“接下来给你们布置第一个任务,两队在不使用心相的情况下,在这教室内玩捉迷藏。”

“捉迷藏?”

小九也跟其他哥哥们玩过这个游戏,每次都是二哥能轻松获胜。不过玩着玩着,人就凑不够了……

“当然不是普通的捉迷藏,我要求你们每个队伍私下里选择一个队长,队长分值为五分,队员分值为三分,每个队伍准备躲藏时间为三分钟,而另一只队伍将有二十分钟的时间去寻找另一只队伍,哪只队伍的分数多,哪只队伍获胜。获胜的队伍是有奖励的。”

这跟小九想的不一样,本以为战渠的训练会更加刻苦,更加困难,谁想到只是互相玩游戏?而且玩的好还有奖励?看了看其他人的表情,似乎也都是这么想的。

“觉得简单吗?”宗申明似乎看出了众人的疑惑“半个月,如果半个月之后你们还觉得这们课简单,我可以无条件答应你们一个要求。”

孩子们的表情瞬间就变了。尤其是李擎虎,感觉他的眼睛里面已经刻慢了金钱。

老师开出了这么大的诱惑,小九不禁对奖励是什么感到了好奇,随即便问道“老师,那我们的奖励是什么?”

“战渠点。”

这个东西小九在手环上看过,不过它的后面是一个横杠,也没有什么注释,小九也不知道它有什么所用。

“一个礼拜之后,你们就会知道战渠点的作用是什么了。”

一个礼拜后,那时正好是上完七个老师的十四节课的时候。

“闲话少说,现在开始正式上课,小九小队先藏…”

与此同时,另一边。

叶术来已经躺在了地下,天原剑的剑鞘上正挂着一个人,只剩下孙禹龙杵着铁棍,支撑在天原剑的前面。

而在此之前,姜肆怡小队的成员也被全灭了一次。此时姜肆怡正在被自己队伍里的一个女孩治疗,在她的治疗下,姜肆怡的红肿逐渐消失。看来这就是她的心相。

“技巧很生疏”天原剑的声音回荡在六位少年的耳边。将挂在他剑鞘上的少年拿了下来,扔给了孙禹龙,收起了大剑背在了身后,预示着这场战斗告一段落。

“不过念在你们没有经过训练的份上,你们的奖励还是有的。”

虽然不知道奖励是什么,但也算是给几个孩子们一点心里安慰。

毕竟是刚一进教室就被老师拉来打架,一剑一鞘瞬间就击倒了六个人。他们甚至开始怀疑这个老师是不是有欺负弱小的变态心理。

“认识一下,我叫天原剑,是你们技巧训练的老师。”

表面上一排六个少年整整齐齐的坐在那里,实际上已经对这个老师有了一些阴影。甚至以温柔著称的姜肆怡都没法保持她那标志性的微笑了。

“刚刚那一剑是对你们技巧的一个评估,你们别在意。”天原剑淡淡的说到。

现在他们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赶紧上完课走人。

估计他们今晚睡觉一闭眼就是那一把开刃的大剑向他们劈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