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视情况提价

宫爵猝不及防,被她掀开身上盖着的薄毯。

薄毯下,男人只穿了一条三角底裤,薄而透气的面料,叫唐然无比清晰的看到了对方的男性特征。

莫名的,早已见怪不怪的唐然脸颊飘热。

她深吸口气按捺住紊乱心跳,面不改色的伸手戳了戳,淡声问,“有什么感觉吗?”

被一个女人,当着第三者的面,戳自己的兄弟,宫爵想要杀人。

冷厉目光看向呆愣在一旁的管家,管家脊背一寒,立刻垂下头不敢再看,“抱歉,少爷,我马上出去。”

“带着她,一起滚!”宫爵抓住唐然纤细的手腕,一把将女人甩开。

还从没有一个人,敢这般羞辱他!

唐然被摔得一个趔趄,膝盖撞上一旁小几的桌角,钝痛叫她拧紧了眉,眼角飚出生理泪。

“少爷,这是老太爷专门为你请来的专家,您就……”管家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自动消失。

唐然冷哼一声,双手环胸一脸不屑的看着他,“我还以为宫大少爷天不怕地不怕呢,没想到居然害怕医生。”

“你说什么?”宫爵冷了脸。

唐然丝毫不惧,自顾自道,“有病就要治,更遑论你这种关乎一生性福的病。宫大少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该为日后某个嫁给你的女人着想着想。蓄意叫人守活寡,小心遭天打雷劈啊宫少。”

管家目瞪口呆,还从来没有那个人敢这么跟他们家少爷说话。

这个女人简直……胆大妄为到让人咂舌!

唐然仿佛浑然没有发现宫爵周身散发出的杀意般,揉着膝盖,“当然,如果宫少自己不觉得昧良心,就是不愿站起来的话,就当我没说。”

觉得膝盖没那么痛了,唐然干脆利落的转身,“宫管家,出诊费记得打我账户上。”

“站住。”

身后,冷得没有任何温度的嗓音响起。

唐然站定,回眸嫣然一笑,“怎么?宫少良心发现了?”

“开个价吧。”男人冷冷的吐出这几个字。

唐然笑容不改,“具体的治疗费要视宫少的病情严重程度而定,现在……”

“我说的是,你,多少钱卖?”戏谑的嗓音,恶劣得很明显。

唐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

“你不是要替我治不举吗?不如到我的床上来,好好感受一下,我到底举不举?”

从自己选了男科那天起,唐然就知道自己某一天会面对这样的情况,只是没想到,这一天居然会是自己重生的第一天。

唐然气笑了,嫣红唇瓣轻轻勾起,“既然如此,那不如你开个价吧。”白皙美艳的脸蛋神情无辜又坦然,“你怎么说都是病人,我总不好叫一个病人又出钱又出力,对吧!”

卧室里的气氛,骤然降至冰点。

宫爵动了真怒。

骇人的气势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偏偏那张英俊到让人想要尖叫的脸上,居然挂着笑,“唐医生想给多少呢?”

唐然却分毫不惧,与他对视,伸出两根纤纤玉指,“两百,可视情况提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