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买买买

“夏姨。”唐然仰眸,冷淡的打了个招呼,“不怎么样,我都快烦死了。”

夏楠立马关切的走过去,“怎么啦?”

“哦,也没什么。”她询问的看向唐天,后者朝她点点头,她才道,“就是刘昊说,他手上有个项目保证赚钱,让我投资。可我存的钱之前就被他借走了,根本没有闲钱再去投。不过那个项目真的很好,我刚还跟爸说呢,他要是感兴趣的话可以找刘昊了解一下。”

夏楠闻言表情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拉着唐然的手拍了拍,嗔怪道,“你这孩子,手头紧怎么也不跟家里说呢?就是你爸爸不肯给你,阿姨这里也能支援你一下呀。女孩子,性格别那么要强,要给男人心疼你的机会,这样他们才能有成就感和满足感。”

“夏姨也是拿这招对付爸爸的吗?”唐然闻言,一脸受教的感叹,“难怪我听那些阿姨们都夸夏姨驭夫有道呢。”

唐然的话音一落,夏楠就看见唐天的脸沉了下来,心里当即咯噔一下。

正要开口,就见唐然倏地小脸一黯,脑袋靠回唐天肩膀上,“妈妈大概就是性格太要强了的缘故吧,所以才……”恰到好处的收声,留下足够多的空间叫唐天自己去想象。“爸爸,我想妈妈了,你能抽空陪我去看看妈妈吗?”

一想到那个意气风发,随时都像太阳一般光彩夺目的亡妻,唐天眼中不由得流露出几许怀念和愧疚,点点头,声音感触,“好,你想去了,就跟爸爸说。”

“真的吗?”唐然一脸惊喜的看着唐天,“谢谢爸爸!”

唐天心底的愧疚愈发浓厚了!

他和亡妻的结合本不是出于自愿,再加上她性格要强,不够柔顺,总给他一种想要压他一头的感觉。

这让身为大男人的唐天心里很不爽,所以两个人之间矛盾重重,这也直接导致亡妻年纪轻轻便郁结在心,最终病逝了。

现在想起来,其实当初她说他的那些,也都是为了他好。

在唐然提起她那个短命鬼妈的时候,夏楠就感觉不好了,此时再看唐天的脸色,心里几乎要呕出血来。

她好不容易才把那个女人从唐天心里挤得差不多了,结果唐然一席话,又让唐天想了起来。

夏楠咬紧了后槽牙,看着唐然的目光阴郁滴水。

可惜她在这边怄得要死,那边唐沁却因为唐然之前说刘昊有好项目的话而双眼发光、蠢蠢欲动。

她等了半天,也没人再说起投资的事儿,反倒是在那说一个死人。

死人有什么好说的,活人比较重要啊喂。

她朝自己老妈使眼色,想让夏楠帮她问问。

可是眼色使了半天,她妈半点动静都没有,她只能又拉了拉她的衣袖。

夏楠狐疑的朝她看去,唐沁立刻去看唐然,并努了努嘴。

见状,夏楠愈发觉得不对劲了。

自己的女儿自己很清楚,她平时除了买买买,对其他事情根本一点都不关心。可是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不仅从她那儿要了几次钱不说,还总向她打听有没有什么来钱快的门道。

她很缺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