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凭演技污蔑她

“怎么回事?你不是都听清楚了?”

唐然唇角扯出点冷笑。

夏楠和唐天不知道唐沁急需一大笔钱去还高利贷,她可知道。

可惜啊,她找错求救对象了。

本来这次只想玩玩刘昊,没想唐沁会主动找上门。

那就一起收拾了!

“快点告诉我,不然有你好受的,你可别忘了,你现在住在谁家里!”

唐沁不屑地瞪着唐然。

唐然眼神倏地一冷,寒意泛泛。

在谁家里?!

她们这对小三母女,还真把自己当成这个家的主人了。

“最近刘昊手上有个不错的投资项目,现在正在筹资阶段。一旦投资成功,这个项目将会回馈十倍不止的利润。”

唐然点头,似乎不愿意跟唐沁硬钢,把唐沁想要了解的消息,全都告诉了唐沁。

只不过,她眼底的幽暗,唐沁一点都没有发现,反而十分兴奋。

听起来,这个项目很赚钱,只要能够加入进去,那就等着数钱。

唐沁非常满意的点头。

“怎么,沁沁也想试试?”

“别叫我沁沁,恶心!”

唐沁垂下头,掩下眼底的兴奋。

十倍啊!

如果她投资五十万,那利润回馈就是五百万不止,到时候她还怕还不上地下钱庄的高利贷?

而且刘昊最近投资的好几个项目都成功了,这个自然也会成功!

“把你的钱给我去投资,到时候还你。”

唐沁将手往唐然面前一伸。

理直气壮。

唐然潋滟水眸中,全是为难的神色。

她愧疚开口;“沁沁,我之前存点钱都给你了,哪里还有其他钱?”

她之前对唐沁,那是真心当亲妹妹看的。

而她步步算计,执意要将自己逼死......想起前世断气时被唐沁用刀剜肉的一幕,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再次涌上心头,蔓延到全身!

“留着你还有什么用!”唐然红唇扯出点讽刺的弧度,鄙夷而又不屑,从唐然这里拿不到钱,她只能从外面找人借。

唐然看着她打电话,眼底的光芒更加幽暗。

很好。

这么容易就上当了。

到底是刘昊和唐沁太蠢了,还是他们认为自己蠢,根本不会反抗?

商量好了借款的事情,唐沁和唐然一同回家。

一路上唐沁都在警告唐然,不要把贷款的事情告诉父母,否则让她好看。

唐然听着只想笑。

她当然不会告诉唐天和夏楠啊。

车子唐家大门口停下。

唐然下车,将钥匙甩给管家,让他去停车,却被唐沁制止。

“姐,去车库停个车而已,这你都不会?”

唐然冷眸扫了唐沁一眼,敏锐地捕捉到她眼中一闪而过的阴毒。

“好,听沁沁的,我自己去。”

她佯装宠溺地点点头,从管家手中拿回钥匙,停车去了。

前世,她可不止一次这样迁就着唐沁。

她以为唐沁只是从小被惯坏了,性格跋扈一些而已,她以为,唐沁是打心眼里爱她这个姐姐的......呵,真是笑话!

自始至终,唐沁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让她死!

她倒是想看看,这次她又想闹什么幺蛾子?

停了车,唐然信步回到客厅。

刚刚进门,一个茶杯就被打碎在她脚边,碎瓷片炸裂开来。

唐然一惊,很快冷静下来,看向往自己脚边摔杯子的唐天。

他额角青筋暴起,脸色涨红,正严肃地瞪着她。

唐沁趴在夏楠肩膀上,一抽一抽的,明显是在哭,却强装懂事地不让唐天看见,让他更加心疼。

啧,这演技。

也难怪前世自己会栽在她手上。

“爸,怎么了?”

唐然的眼眶,一下就红了。

她双眼含泪,将落未落,楚楚可怜地望着父亲。

似乎受了天大的委屈。

既然唐沁要演戏,那索性比比,谁的演技更好!

“怎么了?你妹妹亲眼看见你和男人去酒店开房走出来,你还有脸问我怎么了?”

唐天见大女儿委屈,一时间心都软了。

可这依旧抵不过他此刻心中的愤怒!

“就是,你看把沁沁吓成什么样了?她也是担心你,才回来和我们说,还要我们别怪你呢!”

夏楠的语气,痛心、失望。

仿若真的将唐然当成亲生女儿在管束一样。

“爸,我没做过那些事情,你怎么能凭借妹妹三言两语,就选择相信她?”

唐然敛下眼睑,冷眸里藏着讥诮的笑。

难怪叫她去停车。

原来是在争取时间来污蔑她啊?

想想前世,自己和父亲的关系,不就是被这对母女这样一次次离间的么?

“你妹妹亲眼看见你和别的男人搂搂抱抱,还能有假?”

唐天的语气有些迟疑了。

毕竟,大女儿在他面前向来强势,不会服软。今天委屈成这样,想必其中的确有他不知道的原因。

“爸爸,一定是我看错了,你不要怪姐姐了!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告诉你们,让你知道姐姐放荡的私生活的。”

“姐姐,真的对不起!”

唐沁一见唐天态度迟疑了,赶紧抽抽哒哒地坐直了身子,一个劲儿地煽风点火。

她嘴上说着对不起,却一口咬实了唐然的确和男人厮混的事实!

唐天的脸色再次冷沉下去。

他因为痛心而紧紧地揪着眉头。

“难怪要选男科啊,原来......”夏楠恍然大悟地嘀咕起来。

“你给我闭嘴!”唐天被她这句话刺激得暴怒,猛地拍桌而起。

夏楠识趣地闭嘴。

可她让唐天厌恶唐然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唐然冷冷瞪着这一唱一和的母女两。

心中翻滚的恨意,灼烧着她的五脏六腑!

不将她逼死不罢休是么?原来人心,真的可以丑陋至此!

她一咬牙,掀起裙摆,径直往刚刚唐天摔碎的茶杯上一跪。

扑腾一声。

碎瓷片扎破她光洁娇嫩的膝盖,粘稠的血淌出来,很快染红白色地板。

她疼得弯了腰,冷汗直冒。

可这和她前世承受过的痛苦相比,这点痛又算得了什么?

“你……!”

唐天吓了一跳,那鲜红的血液从他眼前划过,他猛地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