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墓地偶遇

碎瓷片尖锐的表面厮磨着唐然的血肉。

唐然鼻子酸的厉害。

“爸爸不相信我。”

如果前世不是这对蛇蝎母女离间,她和爸爸不会落得那样老死不相往来的下场!

“这......”唐天一时间倒是不知道相信谁了!

“爸爸,我是去了酒店没错,可我去酒店,是为了证明妹妹的清白。”

“却没想到,反倒是成了妹妹口中的放荡女人.......我真的好失望。”

说着,两行滚烫的泪水就这样砸下来。

她强忍着刺骨的痛,手指哆哆嗦嗦地,从口袋中拿出来一个U盘。

她抬头看向唐沁,唇角冷冽的笑意一闪而过。

唐沁盯着那个U盘,深色骤然一沉,心中莫名地开始强烈不安?

那里面装了些什么,为什么唐然说和她的清白有关?

“你先起来。”

唐天想要将唐然拉起来,可是唐然却倔强的看着他,语气决然:“爸爸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绝对不会欺骗爸爸的。”

唐然哽咽,在唐天的搀扶下吃力站起,坐在沙发上。

“是爸爸对不起你。”

唐天被唐然几句话说得难受不已。

对啊,他是然然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她从小就没了母亲。

自己怎么能怀疑她呢?

他赶紧让管家去找家庭医生来,为唐然包扎伤口。

唐然像小时候一样,依偎在唐天怀中,不肯松手。

唐天的心都化了!

夏楠和唐沁看着这一幕,恨得眼中冒火,巴不得现在就冲上去,将唐然这个贱/人从唐天怀中拉出来!

唐然缩在父亲的怀中,睨了眼嫉妒到失去表情管理的母女。

不过,她们不会以为这就结束了吧?

“爸爸,这个U盘里面的内容,我还没看,我们一起看好吗?”

她软软地拉了一下唐天的衣角。

“这个U盘里面是什么?”唐天接过她手中的U盘,走到电视机旁边,连接了接口。

“前几天有个记者找到我,说妹妹和别的男人厮混,被他们拍到了照片,我不信,就去她们说的那家酒店调查了。”

“这就是当天妹妹出入酒店的监控,我相信妹妹不会做出那种事情,下次记者再来威胁,我们也有了反驳的证据。”

唐然面带笑意地看向唐沁。

唐沁现在全然忘了做戏,小脸煞白!

她错愕地看着唐天手中U盘,心跳和擂鼓一般。

怎么会,唐然手里怎么会有自己出入酒店的监控视频?

那她这么多年来在父母面前塑造的乖乖女形象,不就毁于一旦了么!

“爸,那些不是真的,我们没必要浪费时间来看这种视频,我.......”

唐沁白着脸冲上去阻止,唐天却已经先他一步点开了视频!

只见酒店的长廊上,唐沁正在和一个陌生男人拥吻,而旁边两个男人,正看着拥吻的两人嬉笑。

长达五分钟的湿吻过后,唐沁和三个男人走进了房间!

而且唐沁和三个男人有说有笑,并没有反对他们暧昧的肢体触碰!

唐天气的胸膛剧烈起伏着,握紧拳头,狠狠地砸了两下桌子。

他继续按了加速键,期间有送衣服和外卖过来的配送员,整整一天后,唐沁才和三个男人从房间出来。

唐天的脸已经黑得不能再黑,面上掀起雷霆之怒!

“爸,爸爸,我.......”唐沁死也想不到,这一幕会被自己的父母看见!

她被吓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跪下!”唐天怒吼。

唐沁双腿一软,直挺挺地跪在了地板上。

她瞪向唐然。

这个贱女人,这一切都是她故意的!

“做出这种事情的人是你,你怎么能推到你姐姐头上!”

“亏她在记者面前还千般维护你!你怎么能?!”

唐天冲进书房,拿起皮鞭又冲了出来,对着唐沁抽了下去。

每一下都用了狠劲。

“不要,不要打我的女儿!”夏楠冲上去,一把将唐沁护在怀中。

唐天正在气头上,连着母女俩一起抽!

唐然坐在沙发上,殷红的唇角,噙着快意的冷笑。

前世,她可没少被那根皮鞭抽打。

每次都被打得皮开肉绽!

唐沁有母亲护着,她可没有.......“也不知道妹妹这性子是随了谁,妈妈和爸爸都是守身自爱的人,难道是随了没有血缘关系的夏阿姨?”

唐然小声地揣摩着。

前世这个时候,她还不知道唐沁是夏楠和父亲生的孩子,一心以为她和自己是一个娘胎里出来的。

她这是在暗示唐天,唐沁随了母亲,放荡成性,爱勾男人!

唐天下手更加用力了。

唐沁被打得半死,夏楠哭得眼睛都肿了。

而唐然一直在旁边冷眼看戏,还睡了一场好觉。

唐沁被打得遍体鳞伤,还在客厅跪了一个晚上,听说凌晨两点就晕倒了,被夏楠火急火燎送往医院。

唐天没去。

唐然倒是不意外。

自己这个父亲,极执拗、极冷血。

起床之后,唐然穿了件黑色的风衣,简单地束起长发,前往母亲的墓地。

她买了一束母亲最喜欢的百合,放在她的墓碑前。

如果母亲真的在天有灵,那她能重生,也是母亲在庇佑她吧?

一股浓烈的酒味,突然夹杂在风中扑过来。

唐然黛眉紧蹙,下意识去寻找这股酒味的来源,刚转身,一道高大的黑影径直压下来!

哪里来的酒鬼?!

唐然反感地去推扑在身上的男人,男人喝醉了没什么力气,竟也被她推开了。

她没好气地扫了他一眼,整个人直接怔住。

宫,宫爵?!

他怎么在这个墓地里喝得烂醉?

宫家人身份尊贵,更有自己的私人墓地,难道他还有亲人被埋在这里?

还是他有在墓地喝酒的癖好?

唐然被自己的念头吓得打了个冷颤,转身就走。

这个男人,能不招惹就不要招惹。

可她才刚刚迈开腿,一只温热的大掌就攒住了她的脚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