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七千年前

叶皓抬起头看到那女子时居然呆住了,世间竟有如此美丽之人,白衣胜雪随风荡开宛若九天仙女下凡,一只葱翠如玉的手掩在嘴边笑容明媚,另一只手则是轻抚腹部,俨然一副肚子笑疼了样子,甚是可爱。

那样子像是跨越了一切,从叶皓的眼中刻印在脑海中,叶皓突然感觉自己的心跳有点沉重,那一声一声的像是一锤一锤擂在心头之上。霎时间叶皓居然脸红了,叶皓虽然早已接触社会很多年了,可始终没有谈过恋爱,而此时只是一眼就让叶皓心动不已。

叶皓就这么趴着痴痴地望着眼前女子就这么呆住了,那女子被叶皓这样盯着脸上泛起微红,有些不好意思的喊道

‘哥,他醒了,你要不要过来问他话。’

听到那女子出声,叶皓也终于反应过来了,自己实在太失礼了,急忙站起来向女子鞠躬到了个谦,只是那女子却是一脸疑惑的看着叶皓,不知道叶皓在说些什么。

叶皓也没有在意,只当是他们这个世界的人没有鞠躬道歉的习惯。叶皓收回恋恋不舍的目光,开始打量起四周,这一看给叶皓吓了一大跳,自己脚下所站的居然是一个巨大无比的鸟,光鸟背的面积就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

难怪刚醒那会有种躺在绒毛里还有会温热感,这一反应过来,叶皓忍不住向远处望了望,果然如心中猜想那般,这鸟是正在空中的飞翔,刚刚应该是巨鸟调整才会倾斜。好巧不巧让自己摔了一个狗吃屎,哎没想到第一眼就给喜欢的女子留下了这么囧的一面,道阻且长喽。

这时盘坐于前方的男子也走了过来,叶皓报以微笑,那男子上下打量了叶皓一番后开口道

“你是谁,从哪里来的,怎么会出现在曲天九梨沙漠?”

只是男子一开口叶皓就蒙了,刚刚那女子开口说话时自己还有点心不在焉,所以只当是没听清,而现在清清楚楚的听见男子说话了才发现,原来他说的和自己脑海中记忆的语言竟是不一样的,难怪自己刚刚对那女子道歉她一脸疑惑,原来是因为根本听不懂的原因。

叶皓犯难了,略微思考后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

‘我从时空裂缝中穿越来的,不知道怎么就落在了沙漠里,你们可以带我出去吗?’

叶皓的手在空中画出裂缝的形状,然后右手食指中指做走路状在左手手背上比划,随后指了指大鸟再指了指自己,最后双手扇动。

叶皓好一阵比划也不知道对方听没听懂,那男子看着眼前的人一阵胡乱的比划紧皱眉头,只得回头看了看妹妹,那女子摇了摇头表示无奈。

叶皓着两人满脸的无奈,就知道自己这么卖力的比划算是白搭了,不禁也有些无奈,语言不同真是难啊。

那男子想了想,突然在叶皓脑中出现一个声音,声音出现的十分突兀把叶皓吓了一跳,四处张望。

‘别惊慌,是我在和你精神交流,接下来你只需要将你想说的在心里想象自己说话就可以了。’

叶皓听完后,送了口气,还以为自己撞鬼了呢,不过这异世界还真是奇妙啊,语言不通精神交流就好了,带回地球岂不是不用再辛辛苦苦去学别的国家的语言了,这么一想还真是太方便了。

‘你是谁,来自哪里,怎么会出现在曲天九梨沙漠?’

‘你好,我叫叶皓,我从流霞岛来的,我们哪里发生了矿洞塌方,塌方处出现了时空裂缝,而我的亲人被吸了进来,所以我也跟着进来想要将我的亲人带回去,只是没想到跨过时空裂缝就落在了沙漠里,走了一天一夜也没有走出去,然后就昏迷了。’

听到叶皓的回答,那男子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看着叶皓的眼神也变了,一幅看到了怪物的表情。

‘时空裂缝?那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吗?’

什么时候?听到那男子的问题叶皓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按照原身体主人的记忆,现在应该是元年7433年,记忆没有出错的话,元年公历是整个灵郡大陆通用的,为什么会问出这个问题,叶皓虽然不知道男子什么意思,还是如实回答了

‘现在不是元年7433年吗?’

说完叶皓脑中开始盘算,难道自己穿过时空裂缝的时候其实已经过去了很久吗?那岂不是穿越过后再穿越吗?

那男子在听到叶皓的回答后一脸惊悚,转头去到女子身边快速的交流了起来,时不时两人一起打量叶皓,叶皓被两个人看的有些发毛,又不知道怎么主动开启精神交流。

两人讨论了几分钟后,那男子再次回到叶皓面前,伸出手示意叶皓坐下聊,叶皓便也客气的回礼一番,随后二人一起盘膝坐下

‘我叫祝希言,东黎国人士,后面那位是我的妹妹祝晚吟。现在是极年2971年,东胜神州东黎国石头城辖区。’

叶皓一愣,极年?是什么年份?等等,叶皓翻检着为数不多的记忆终于在犄角旮旯找到了极年的出处,极年又称公元前,以元年1年前最后一天为分界线。如今说极年都是以公元前代称,并不会直称极年。计算极年的年限因为年限遥远记载无法准确计算一共多少年,便采取顺序的说法,还是以元年为分界线,元年前的一年为公元前1年。

按照有限的史料记载,极年最后记载的年份是极年3000年整,那么换算成公元历就是公元前29年,叶皓现在的脸色十分精彩,颇有模仿刚刚祝希言的意思,祝希言看着叶皓的表情就知道叶皓此时已经反应过来了。

‘我......我居然再次穿越了,而且还是一次性穿越了7000多年。’

叶皓难以接受,喃喃自语,突然叶皓想到了什么,赶紧询问道

‘那你们有没有看到其他的人出现在沙漠里,是一群矿工......’

叶皓一时激动竟忘了自己说的话他们听不懂,赶紧闭上嘴巴在心里说道

‘我的叔叔,他被裂缝吸了进来,至今下落不明,你们有看见吗?’

祝希言看了叶皓一眼,欲言又止,又看了妹妹祝晚吟,祝晚吟摇了摇头,祝希言只好开口道

‘我们二人负责在此驻守,已有半月有余,除了你之外,再也没有看见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