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三绝

看着老李一脸陶醉的样子叶皓觉得很好笑,这么十足的一个酒鬼,自己找他询问真的靠谱嘛。

老李似乎看穿了叶皓的心思,再次拈起一粒花生米放口中,不紧不慢道

“你可知此处最是惹不起的人是谁?”

叶皓听到老李的问话一下子严肃了起来,自己这人生地不熟的,两眼一抹黑,若不是打听清楚各路的规矩,很容易一不小心得罪地头蛇。

如今黎叔的踪迹不知去向,自己一时半时也没有回去办法,也不知道要在这里生活多久,这方面还是得多多留心。

看到叶皓神情开始认真,老李反而卖起了关子。叶皓一眼就懂了,抄起桌子上的酒壶给老李又满上了,老李看叶皓这么上路子,也不再犹豫。

“红儿镇有三绝,美娇娘的腰,徐凤年的刀还有那闫罗王的枪。”

老李说着又抿了一口酒,抓起一把花生米一边往嘴里丢一边道

“这美娇娘的腰啊是说那鸾凤斋苏苏,传闻这苏苏乃是青鸾与那咳血杜鹃的后代,生的那叫一个美啊。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啧啧啧,老李我要是能与那苏苏有一场鱼水之欢,那真是死也值了,做鬼也风流。”

叶皓一头黑线,这货一开口就给叶皓整蒙了,还以为这位青鸾与咳血杜鹃的后代是一位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女,结果整个一个春楼头牌。

老李看到叶皓满头黑线的样子也不恼,嘿嘿一笑,再次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随即磕了磕桌子,示意叶皓满上。叶皓面无表情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老李自讨了个没趣,只得悻悻然自顾自提起酒壶给自己满上。

“你要是以为这苏苏就是一个风尘女子,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传闻中闻名两大洲的刺客组织破晓的幕后指使人就是苏苏,而且据说苏苏本人早已是神道境的强者,只是这些年已经很久没有人能让她出手了,人们便逐渐忽略了她的实力,反而只记得她的美貌了。”

老李狠狠灌了一口酒,把手里剩下的花生米一把塞入嘴中,一边咀嚼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

“哎,老李我要是能摸一下苏妹子,这辈子也值了。”

叶皓本来还沉浸在老李的话中,叶皓虽然不知道破晓组织到底有多厉害,但是神道境界之高在惊羽雕的背上已经听到祝希言描述过了。

据说十阶强者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弹指间可搬山倒海,瞬息间可行至万里,口含天宪言出法随。

那时叶皓便对十阶强者充满了敬畏,每每想到十阶强者的威能,叶皓心中就升起一股狂热,自己以后到达了那个境界,也许就回去的机会了。回到地球,那是叶皓在找寻到黎叔后最想做的事情了。

老李看着叶皓神往的表情嗤之以鼻,一个小小的一阶,就开始幻想十阶了,真是好高骛远。

“老李我可要说说你,年轻人不要太好高骛远,基础要打好,不然别说十阶,光三阶的留人,五阶的困龙就够你喝一壶了。”

叶皓的思绪被老李打断,急忙追问到

“这三阶的留人我是知道一点的,那这五阶困龙又是什么意思?”

说话间不等老李示意,叶皓已经主动拿起来了酒壶,再次给老李满上。老李满意的点了点头,孺子可教也。这留人困龙本就是大陆上常识性的东西,老李也没打算隐瞒什么,至于为何叶皓连这些都不知道,老李也没有细想

“这六阶造化境,你可为什么叫造化境?”

叶皓连忙配合的摇摇头,老李赞许的看了一眼叶皓,这小子本事不高,还挺会来事,便继续道

“五阶游龙境寓意着龙游万里翱翔在天,一般人达到这个境界在没有师门的情况下还是很困难的。所以大陆有时候也会给五阶修士划分不同的层次,若是那资质一般四五十岁才堪堪达到五阶便称之为蛟龙。而大族子弟在三十不到便可做到这一步的称之为真龙,更有甚者不到二十就已经是五阶的,则会被尊称一句天龙。”

“至于这和困龙六阶又有什么关系呢,是因为那五阶若是想破镜跻身六阶那就必须褪去一身龙气。”

叶皓听的入迷,又有些疑惑,明明已经被人尊称一句龙了,为何这跻身六阶又要褪去龙气。

老李不急不慢的拈起花生,就着酒滋溜一声,花生米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叶皓看着不急不慢的老李颇为无奈,只得再次给老李倒了一杯。叶皓晃了晃控了的酒壶示意老李差不多得了,老李嘿嘿一笑,居然直接喊道

‘小二,再来一壶。’

叶皓恨得牙痒痒又不能生气,还指着老李说下面两个惹不起的呢,这货实在太鸡贼了。

‘六阶造化境,何为造化?夺天地之灵,改人杰之身,游离五行之中,才叫真正的修行。六阶以下算什么,不过是过家家罢了。’

老李啐了一口,不屑一顾的说道。叶皓不禁有些好奇老李的境界,难道已经迈过这一道困龙之阵了?

‘那老李你现在什么境界?’

‘喝酒喝酒,境界什么的有什么好聊的,人生在世就要今朝有酒今朝醉,决不做那枉世人。’

叶皓真的有些无语了,感情这家伙自己也是在玩过家家啊,这时小二将新的酒送来了,叶皓顺手

接过,再次给老李满上。

‘五阶哪有那么容易破的,多少天之骄子年少轻狂却终其一生卡在游龙境,游龙变龙游浅滩,最终活活困死在这。’

老李略有些苦涩的说,眼神之中充满了落寞。看来老李当初天资也不差,还真是世事难料,叶皓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只能又给老李满山了,老李笑骂道

‘老子还不至于,不逗你了,给你好好说道说道那另外两绝。这徐凤年啊,是七八年前才来的红儿镇,你别看他来没多久,这丰功伟绩说出来那可真的要吓死你。’

‘说那有一天,稀稀拉拉的下着小雨,镇上的人都躲在家里酒铺,路上一个人没有。突然,街角一个人拖着一刀从雨中走来,长刀长有五尺宽一尺。刀上云纹遍布,乌黑发亮。那徐凤年拖着长刀在地上向着镇中心走去,突然,凭空出现数十名黑衣刺客。打破了雨幕中的平静,可是还不等那十名刺客出手,只见刀光一闪而逝。徐凤年连停顿都没停顿,就走了,你猜怎么着。’

老李顿了一下,笑眯眯的看着叶皓,叶皓立马给老李满上。

‘应该都死了吧,只是他一刀就杀了十个人吗?’

‘嘿嘿,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徐凤年啊,那个时候就是八阶归真了,现在估计得是崖巅了。’

叶皓大吃一惊,这小小的一个红儿镇还真是卧虎藏龙,那最后那个一绝闫罗王又是什么境界,名字这么霸气,怎么也得九阶吧。

老李滋溜一下将杯中酒水饮尽,将盘中花生米尽数倒入手中,来回在手中倒腾将花生米的膜给抖落,老李手上忙活着嘴上也没闲

‘徐凤年厉害不止这个,他这个极度记仇,曾经有人顶撞了他一句,他就将那人所有沾亲带故的都杀了,抛尸在镇前面暴晒了一个星期,最后还是镇长闫罗王出面才将那些尸首处理掉,不然啊这镇子得被熏死。’

叶皓再次被震惊了,只因为顶撞了一句话,就将灭了别人满门,这徐凤年实在霸道。而闫罗王能劝动徐凤年也是不简单,不等叶皓开口询问这最后一个,老李已经开口了

‘至于最后这哥闫罗王吧,其实倒没有前两个那么故事好说道。闫罗王这个人是我们镇的镇长,一手枪法出神入化,号称六尺之内我无敌。其他嘛,好像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不过你若是与谁起了纠纷倒是可以去找他,一般的事务他都会秉公处理。只是这苏苏和徐凤年不在列,还有就是镇长比较护短,对于外来人员不喜欢,特别是那些专程来猎杀魔兽妖兽的。’

听到老李的话,叶皓略有些失望,可能是因为前两个的威名太过于显赫反而衬托的闫罗王特别亲切了,让叶皓有些怀疑是不是老李在骗自己,自己万一那天真遇到事了去找他别当成就被戳成筛子了,那可真是太冤了。

老李一下子看穿了叶皓心中所想,嗤之以鼻道

‘我有什么理由骗你,还不如多骗你几壶酒。’

听到这个叶皓就忍不住骂娘,好家伙尽惦记自己那点碎银子了,说道钱叶皓又有些犯难了,也不知道这个世界的钱好不好赚。总不会像原来那边内卷天天九九六吧,那岂不是也太惨了。

‘小子,你来这里做什么的。’

叶皓呼吸乱想的思绪一下子被老李粗犷的声音拉回,想了想

‘我与我的亲戚在来时的路上走散了,我害怕自己若是贸然出去寻找只会背道而驰,所以就想着暂时在这落脚,看能不能等到。’

老李听到叶皓的回答,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既然这样,正好我们小队要进山一段时间,你不如先在镇上公示栏留下寻人启示,然后与我们走一趟赚些生活费,否则你一直在这吃喝住花销可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