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血弑箭

苟渠听到关正清话并没有离去,而是继续从箭袋中抽出羽箭,搭弓瞄准一气呵成。

‘翎羽-御’

羽箭在空中画出一道弧线,这箭射的很奇怪,并不是直接射向赤虎的,然而是从赤虎的脸颊擦过。赤虎脸上顿时出现一道血槽,羽箭擦过之后并没有继续向前飞去,然而是在空中掉了个头折返再次飞向赤虎。

‘猎影’

赤虎借着兽技出现在老李身后,羽箭失去目标后在空中悬停,而出现在老李身后的赤虎一爪将老李拍到在地,老李口吐鲜血,半身身子都被拍入了泥土之中。

苟渠眼中杀意暴涨,悬在空中的羽箭速度暴涨,瞬息间就来到赤虎面前,赤虎伸出爪子想要将羽箭抓住,羽箭的速度瞬间再次暴涨,赤虎抓了个空,羽箭从赤虎虎爪之中穿梭而过袭向赤虎仅剩的一只眼。

赤虎在感觉不对劲的时候,瞬间将巨大的虎头一扭,羽箭瞬间在赤虎眼前一闪,突然戛然而止,赤虎居然将羽箭咬在嘴中。苟渠脸色一边,只听咔嚓一声,赤虎口中的羽箭应声而断。

随着羽箭的折断,苟渠喷出一口鲜血,神色瞬间变得萎靡。关正清抓住机会再次欺身而上,手臂青筋暴起,巨剑在空中卷起一道旋风,围绕在巨剑身上。

‘旋风斩’

吼,赤虎突然黑光暴起,本是半站起身的赤虎突然全身肌肉隆起,虎爪握起一拳撞向关正清抡起的巨剑。彭,关正清像一个炮弹一样被赤虎一拳击飞,关正清连续撞断数棵树才止住倒飞出去的身体,此时的关正清已经血肉模糊,空中鲜血像泉水一样不停的向外冒。

‘真是一群垃圾,就你们还想来猎杀我,你们配吗?’

李大冲来的速度越来越慢,突然有些泄气,太强了,这根本不是五阶魔兽该有的实力。老李也是露出苦涩神情,心中略微有些悲凉,看来今天是真的要交代在这了吗?

一想到那始终没能摸上的苏苏大腿,心中惋惜不已,老李在生命中最后的时刻还是放不下自己心中念念不忘的苏苏。

赤虎看着眼前这些人脸上绝望的表情,一股舒畅的感觉冲上心头,就在赤虎洋洋得意想要收拾残局之时,苟渠突然强提一口气,眼神之中充满了凶狠,从箭袋之中摸出了一只血红色的羽箭,羽箭全身泛着血红色,若如水晶一般。

‘赤虎,放我们走,不然我们两败俱伤,就算杀不掉你,你也不会好受,在这莽荒山脉,我想你不会希望自己的伤势过重吧。’

苟渠将血色羽箭搭在箭弓之上,弓弦被苟渠拉成满月,赤虎回头看到苟渠的血色羽箭之时,脸色一脸。

‘血弑箭,你居然还有这种东西,这么好的东西落在你手里,真是暴殄天物。你以为你又血弑箭我就会怕你吗?’

‘我知道光血弑箭不会让你退步,那么如果是这样呢?’

苟渠深吸一口气,突然身体之中燃起一股火焰,火焰乳白色从苟渠的体内向外蔓延,只是瞬间就将苟渠的全身点燃。当乳白色火焰出现之时所有的人脸色都是一变,叶皓看着身边苟渠的变化,不明所以,不知道苟渠身上发生了什么。

‘你居然以魂弑箭,你真要两败俱伤吗?’

魂弑箭是以燃烧灵魂为代价激发强大力量,传说可以弑神。

赤虎脸色阴沉的看着苟渠,老李眼中充满焦急,着急的对苟渠喊道

‘给老子停下,你疯了嘛,燃烧灵魂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了,你真的不怕魂飞魄散吗?’

叶皓听到老李的话后,脸色也是一变,魂飞魄散,虽然叶皓不知道在这个世界是不是真的存在转世轮回,但是听到魂飞魄散还是让叶皓的心情沉重了许多。

难道真的没有机会了嘛,赤虎眼中阴晴不定,苟渠手中的弓越拉越满,身上乳白色火焰越演越烈。苟渠看着始终没有说话的赤虎,心中悲凉,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我放过你们可以,但是我有个要求,那个小子必须留下,你们可以走。’

赤虎脸色狰狞的指着叶皓,就是这个年轻人,两次看破看破自己的底细,如果不是这个群人实力太低了,今天倒在地上的就是自己了。

赤虎心中对这个年轻人忌惮和怨恨都很大,上一个让自己有这么深的怨念的人,已经化作一具尸体了。苟渠看着赤虎,丝毫没有犹豫,立刻答应了

‘可以,他留下随便你怎么样,但是我要带走那具尸体。’

赤虎以为苟渠会犹豫一会,才会给出答案,没想到这么直接,连丝毫犹豫都没有,就答应了下来。老李和李大听到苟渠的话一脸错愕,不知道苟渠怎么会做出这种决定,气急败坏的说道

‘老狗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嘛,你忘了我们发过的誓了吗?’

‘我知道我在说什么,我也知道我在做什么。是,我们发过誓同生共死,可是我没有和他发过誓,我不想死,我也不想我们都死在这,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李二阴沉着脸,一言不发看着叶皓。叶皓听到苟渠的话没有什么意外,心中也没有掀起丝毫波澜,对于苟渠的决定和话叶皓都没有什么异议,只是对于被抛弃换取别人活下来的机会,多少还是有些难受。

叶皓淡淡扫了一眼苟渠,苟渠看着叶皓的目光,两个人的视线相交,苟渠眼神中坦坦荡荡,没有带着丝毫的愧疚。

‘我想活下来,王巨厦已经死了,关正清和李二也受了重伤,我不能看着他们一个个死在这里。’

‘嗯,我能理解,他们是你多年的伙伴,而我只是过客,所以你选择放弃我,也不会有太多的负罪感是吗?’

赤虎看着几人对质,明明是队友之间的背叛,两个人却可以那么心平气和的交谈。赤虎觉得很有趣,人类的情感都是这么复杂的吗,看来自己还是太嫩了。

‘你们商量好了吗?我可没有那么多的耐心等你们在这里聊天,虽然我不太想和你两败俱伤,但是你们这样耍我的话是真的以为我一点办法都没吗?’

赤虎不介意此时再火上浇油,如果能逼着几个人内讧,自己就可以付出最小的代价将所有人一网打尽。

叶皓深吸一口气,将心中的难过压下,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后一直都漂浮不定,而这半月一直和众人相处,感觉到了久违的亲切。王巨厦对叶皓的照顾,关正清作为队长始终对所有人的一视同仁,老李的热情,李大李二兄弟俩也总是默默的用自己的方式照顾着自己,就算是苟渠这个毒舌,在叶皓遇到危险的时候,也曾不顾一切将叶皓救下。

这些事情仿佛历历在目,让叶皓一阵恍惚,没想到会走到这一步。苟渠此时眼中也略微有一些动摇,只是一瞬间便又变得坚定,老李和李大看着对视的二人,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

‘走吧,麻烦帮我给王前辈敬一杯,如果我这次能活下来......’

‘如果你能活下来,我苟渠任凭处理。’

苟渠接过叶皓的话,随之将视线转向赤虎,赤虎咧嘴一笑

‘我以兽神的名义起誓,可以放你们离开二十里的范围,不是我不讲道义,你们应该知道的,除了这个距离就不是我的领地了,我可不能保证你们会不会遇到别的魔兽。’

苟渠点了点头,表示理解,老李此时还想再劝说一下,只是不等老李开口就已经被叶皓打断了

‘老李,别让我白死,回去替我去春芳斋多模几次苏苏的腿’

到了这个时候了叶皓还有心思开玩笑,老李看着故作轻松的叶皓欲言又止,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一句话,只是低着头向关正清哪里赶去,将关正清身上的压着的树木搬离,探了探关正清的鼻息,呼吸很正常,只是略有些微弱,老李不再犹豫将关正清背起,一言不发转身离去。

李大看着离去的老李,叹了口气,对着叶皓抱了抱拳,背起李二转身就走。苟渠看着两人都已经离去数里远后,身上白色火焰逐渐熄灭,手中血色羽箭始终指向赤虎,一步步向后倒去,退入草丛之中后,转身快速离去。

此时场中就只剩下叶皓和赤虎一人一兽了,赤虎看着眼前面无表情的年轻人,冰冷的笑道

‘现在你已经没得可躲了,一直躲在别人身后,现在却被自己的队友抛弃,是什么感觉。’

叶皓并没有理会赤虎的嘲讽,叶皓很清楚,赤虎现在频繁的提起这个,就是想从心理击溃叶皓。叶皓不为所动,心中默默的计算着老李他们的速度。

赤虎眼看自己的攻心似乎没有用,有些恼怒,眼中凶光必露,突然尾巴甩出射出一道劲风袭向叶皓,赤虎这道劲风力道和准头十分讲究,并没有打算一击将叶皓击杀。

劲风霎时间来到叶皓身前,叶皓心中一凛,寒毛竖立,身体本能的向侧面翻滚,堪堪躲开了这一道劲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