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心事

叶皓很快就吃完了羊肉汤,得到事物的补充,叶皓的心情也随之变好,褪去破破烂烂的衣物,换上迪西亚古拿来的他们部落的衣服,叶皓感到一阵神清气爽。

叶皓走出帐篷,想要找迪西亚古告辞,只是四处寻觅没有看到,自己也不方便在别人的营地里随意乱走,只能回到帐篷里等待迪西亚古。

叶皓在帐篷里有些无聊,观察起帐篷内的装饰,帐篷之上挂着一把造型古朴的长弓,还有有一些兽骨头颅,一张铺满羊毛毯的床看起来就让人感觉温暖,桌子看起来就比较简陋。

房间中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从墙上的长弓和兽骨头颅来看,应该是个男子的房间,叶皓来到长弓面前,开始仔细观察。

走近后叶皓才发现长弓的弓身之上有着一条裂缝,弓弦也已经起毛了,看起来应该是一把不能用的长弓,叶皓微微想了一下,心里大概就有些眉目了。

这边长弓应该是原主人早期常年征战所用的,只是后来不知道经历了什么,导致长弓损坏有些严重,所以现在被房屋的主人挂在这里当作装饰品了。

就在叶皓遐想连连的时候,迪西亚古从外面撩起帘子走了进来,看到叶皓站在长弓面前发呆,微微一笑。

‘这是我小时候用的长弓,后来年纪太大了,被我拉坏了,便收藏起来了。’

叶皓听到身后的声音,赶忙回头,就要向迪西亚古行礼,迪西亚古摆了摆手,又指了指椅子,示意叶皓坐下说。

‘叶兄弟是怎么翻越阿贝尔山脉的,这个山脉上可是拥有着妖兽的。’

迪西亚古和叶皓坐下后,迪西亚古率先提问。对于叶皓的出现迪西亚古还是有些疑惑,刚刚就是趁着叶皓在帐篷中吃饭的时候,已经派人重新去叶皓出现的那边搜索了一番。

回来的人禀报,除了叶皓以外,那边并无其他任何的异常,探查的人揣测叶皓应该是从山洞里出来的,但是对于山洞在这边的拉普蒂斯部落的所有人都曾经进去过,除了越走越窄的山洞,似乎并没有什么神奇的地方。

特别是走到底后出现的小洞口,也曾经有人尝试钻入洞口中去往那边,出去后的裂缝之小让尝试的人怀疑人生,最后确认这个山洞后链接的裂缝并不会成为其他部落的偷袭路线便没有在安排人在哪里。

虽然并没有留下人在哪里,但是拉普蒂斯的人都有一个天赋,就是可以和动物建立联系,而迪西亚古联系的动物就是一只苍鹰,所以叶皓的出现第一时间就被迪西亚古的苍鹰发现了。

拉普蒂斯族人的天赋是与生俱来的,他们与动物或妖兽建立的联系是基于灵魂之上的,所以不存在背叛一说,也就是因为这个拉普蒂斯的族人在战斗上占有先天优势。

对于迪西亚古的问题叶皓也有些纠结,自己到底该不该说龙渊之中的事情,叶皓的顾虑倒不是害怕迪西亚古去争夺那些灵石,而是担心拉普蒂斯的族人会不会打扰到西卡,以及那个始终不明白的黑色光团。

但是想了想还是决定挑选一部分可以说的说,便开口道

‘我是从龙渊之中穿越山脉过来的,因为当初被金背狱赤虎追杀,被逼无奈跳崖,所幸在即将落地的时候抓住了一颗小树才没有摔死。’

叶皓边说边唏嘘,感叹着自己的好运,迪西亚古也是点头,对于叶皓所说的龙渊之中的裂缝有些好奇,自己部落也曾派过人去探查,只是没有走到底。

‘你穿越缝隙用了多久,在龙渊之中到底有什么?’

叶皓有些惊讶,没想到迪西亚古的族人居然也曾经尝试过穿越缝隙,略微思量后

‘我穿越缝隙大概用了十个多时辰,随着越来越深入缝隙会越小,我一度以为缝隙的尽头是完全闭合的。’

迪西亚古有些惊讶,叶皓居然能坚持走十个多时辰,并且还是在越走越窄的情况下,不由得对叶皓竖了一个大拇指,叶皓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

迪西亚古他们是不知道,在龙渊的尽头只有卡卡一条巨龙,只有走那条缝隙,否则自己就要在龙渊之中活活饿死了。

‘不知道叶兄下一步有何打算,是打算离去还是另有打算。’

叶皓此时也有些犹豫,刚刚也有听到迪西亚古提到阿贝尔山脉之上是有妖兽的,按照王巨厦的说法,妖兽最低也是五阶,此时的自己只有二阶,还是刚刚突破不久,想要直接穿越过阿贝尔山脉应该是很困难了。

只是自己也不知道该去哪里,自己在这里也没有个可以彻底信任的人,又是一个漫无目的穿越者,叶皓此时吃饱喝足,听到迪西亚古的问题突然有些茫然了。

迪西亚古则是一直在暗暗观察叶皓的表情,虽然看起来迪西亚古似乎接受了叶皓的出现,也没有对叶皓为难,但是对于叶皓其实一点也没有放松警惕。

无论是派人去探查叶皓出现的地方,还是打着关心叶皓的去向,实则则是在观察叶皓的细微表情来判断是否是要对拉普蒂斯部落不利的间谍。

迪西亚古眼中瞳孔变得十分锐利,这也是拉普蒂斯的天赋所带来的特异能力,每一个拉普蒂斯的族人在与动物建立联系后都会获得动物身上一种特性。

此时迪西亚古发动了自己从苍鹰那边获得的特异能力将叶皓脸上的表情和眼神中的迷茫看的一清二楚,此时迪西亚古心中已经有了定数,对于叶皓的来历基本可以相信了。

对于自己的能力迪西亚古还是很自信的,有人可以隐藏自己的表情,但是眼睛也是会说话的,很难骗过鹰的眼睛,迪西亚古心里也送了一口气。

虽然将叶皓带回来是出于对自己部落实力的自信,也是对与只有二阶的叶皓有恃无恐。叶皓显然现在是不知道迪西亚克的心思,此时的叶皓还沉浸在自己应该何去何从。

迪西亚古看叶皓沉浸在负面的情绪之中无法自拔,便出言邀请到

‘你若是不知道去那,不如留下来和我们一起在大草原上奔驰,我们的草原可是很大很漂亮的。’

叶皓被迪西亚古的话拉回现实,想要拒绝,又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便默然的点了点头,迪西亚古看叶皓此时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便告知了叶皓一些注意事项便离开了。

叶皓将迪西亚古送到门口后又回到帐篷中,躺在满是羊毛毯的床上,看着帐篷白色的顶部眼神有些呆滞,心中思绪早已飞远。

脑中不断盘旋着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意义,自己的何去何从,突然之间想到了答应蓝芷的百年之约,只是自己现在已经穿越到七千年前了,也不知道自己突破到十阶能不能活七千年。

想来应该是不能了,叶皓立马否定了自己的念头,毕竟在流霞岛的时候就听到姚山说过,当时的灵郡大陆连个六阶的都已经好几百没见过了,更何况十阶的。

心中有些惆怅,还有被迫答应西卡的打开龙域,西卡也不说龙域在哪,只说境界到了自然会找到,那好歹说说到什么境界啊,总不能说是十一十二阶吧,那自己可没有把握。

按照从祝希言那边了解到的,境界一共十二个大阶段,其中前十阶各有三个小阶段,分别是初期、中期、圆满。但是到了十一阶则是每一大阶段又分为六个小阶段,分别是初期、中期、后期、圆满、巅峰以及半步。

境界的划分细致令叶皓咂舌,不过这些都不是自己现在要想的事情,自己更应该要想的是自己现在应该做些什么,叶皓深知无论身处何方,有着什么样的身份,都要先树立自己的目标和前进的方向才是最重要的。

叶皓本身就不是那种轻易放弃生活的人,无论是面对突如其来的穿越还是生死一线的与赤虎的搏斗,叶皓都将尽自己最大的可能将一切做到最好。

如今也是,只是遭受苟渠的抛弃,刚认识的西卡就要托付自己一个关乎族人的任务,叶皓还是不免有些了压力。想到这里叶皓突然想起,西卡当初拜托自己不但要打开龙域还要自己带领龙族参加什么通天玄战。

想到通天玄战,叶皓有些皱眉,西开陨落的太突然了,自己都没来得及询问通天玄战到底是什么。叶皓一阵头疼,自己虽然只来到这个世界一个多月,居然已经染上了这么事。

人生也频繁经历大起大落,从流霞岛的时空裂缝到曲天九梨沙漠差点死于脱水,还好遇见了祝希言兄妹。再到与王巨厦学习气辅、捕猎,到最后的被抛弃,与赤虎殊死一搏。

叶皓始终不会忘记与赤虎之间的深仇大恨,无论是杀害了王巨厦前辈,还是将自己逼得只得跳崖,提到跳崖叶皓不禁有些疑惑,自己当初可是看了的,龙渊之中离着悬崖之上至少千丈,自己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在昏迷不醒的情况下还没有摔死,叶皓瞬间又释怀了,大概还是西卡出手救下了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