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献祭

叶皓跟在迪西亚古这一队后方,为迪西亚古压阵,大部队的行动也快不到那里去,虽然已经尽可能的让妇孺与老人骑马,年轻人则是跟着跑,但是离着山洞还是有几十里路的。

天空的坠落的剑气越来越多,众人刚离开营地不久,就看到上百道剑气密集的落在了营地一处,营地无声无息的倒塌数不清的帐篷。

迪西亚克忧心忡忡的看着天空,剑气越来越密集,距离那个山洞,按照现在的速度至少还得三个时辰才能走到,这三个时辰将会走的如履薄冰。

就在迪西亚克计算着赶路需要的时间时,突然天空数道剑气出现在天边,从剑气飞行的轨迹来看,会直接落在迪西亚克所带领的队伍。

迪西亚克脸色大变,急忙大喊,让队伍中的人散开,然而迪西亚克的话音还没落下,剑气已经从队伍之中射入地底了。

当迪西亚克的话音落下的时候,也随之有几个人连人带马被一分为二。众人乱成一团,队伍也变得有些混乱。

‘父亲’

‘爷爷’

迪西亚克看着哭成一团的亲人,心中微叹,现在并不是伤心的时候,迪西亚克只能强硬的要求跟上,迪西亚克现在不可能为了几个人耽误大部队的进程,在迪西亚克得到领导下队伍迅速重新变得整齐,开始继续向前前进。

而失去亲人的亲友则是从队伍中间去到了队伍尾部,一位母亲拉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哭哭啼啼的跟着大部队,一边走一边抹眼泪,刚刚的剑气将妇人的丈夫误杀了。

迪西亚古他们的队伍因为没有受到剑气的影响,行走的速度略微比迪西亚克他们快些,叶皓看到后面的骚乱,听到断断续续的哭喊之声,叶皓心中有些默然。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弱肉强食嘛,神仙打架凡人遭殃,难道有实力的人就可以不顾弱者为所欲为嘛?

叶皓突然一下子对这个世界厌恶极了,视生命如草芥,毫不在意凡人的死活。

云层之上,飞天的剑气越发凌冽,嶽的脸色十分凝重,两人的法则不断相互抵消,飞天的剑气过于锐利,嶽始终不敢硬接,只能一味的闪避。

叶孤飞与衍焱和白娑的战斗则是始终云淡风轻,叶孤飞的大部分剑招都被白娑的时空法则化解,衍焱则是一直在使用各种魔法找机会攻击叶孤飞。

魔法在空中不断出现又被叶孤飞斩落,再被白娑使用时空倒流复原,如此反复,叶孤飞被搞得有些上火了。

‘你丫的,没完没了是吧,飞花摘叶。’

叶孤飞身边突然出现数道剑气,剑气如春风拂过,化作片片绿叶围绕在叶孤飞身边,白娑脸色凝重,闪身来到衍焱身边,手中突然出现一个晶莹剔透的魔方。

魔方缓缓飘在白娑头顶将二人罩住,形成一个全方位的蔚蓝色光壁,此时叶孤飞身边的绿叶越来越多,转瞬间就已经有数万道了,逐渐将三人包裹其。

‘你掩护我一下,我用禁咒。’

白娑点了点头,魔法发出蔚蓝色光芒越发强烈,叶孤飞的绿叶不停切割在魔方发出光壁,发出刺耳的声音,此时的绿叶还没有办法将光壁击碎。

叶孤飞也没有袖手旁观,直接来到了光壁之前,手中突然出现由能量幻化出的长剑,一剑斩下。

白娑看到叶孤飞欺身上前而来的时候,立刻迎了上去,此时衍焱的禁咒正在准备的重要时刻,容不得半点打搅。显然叶孤飞也是知道的,而白娑则是为了掩护衍焱的准备,强行接住了这一剑。

白娑手掌之上出现时空崩塌,与叶孤飞的惊天一剑相撞,长剑劈在崩塌的空间之上,瞬间形成更大的崩塌,出现短暂的黑色漩涡,二人看到这一幕皆是眼皮一跳,随后各自分开。

黑色漩涡不停吞噬崩塌的空间,白娑脸色凝重,法则不断挥出打向漩涡,本来崩塌越来越大的漩涡,逐渐趋于稳定,再慢慢消失了。

叶孤飞的绿叶此时已经遮天蔽日了,数量已经到达了数百万,衍焱看着漫天的绿叶眼皮微跳,权杖在虚空之中不停绘画着不知名的魔法阵始终没有停下。

此时衍焱的注意力已经高度集中了,不便再分出注意力,刚刚只是看了一眼绿叶就差点让魔法阵功亏一篑,可见这个魔法阵的繁琐。

飞天看着眼前只会闪躲的嶽,火气瞬间暴涨,剑光越发凌厉,速度也时越来越快,嶽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瞬间被飞天在身上留下数道伤口,被飞天划伤的伤口,出现一抹灰色不断腐蚀嶽的肉体。

嶽皱了皱眉头,也不再选择一味躲避,开始与飞天硬碰硬。体内神晶瞬间爆发出巨大能量,从嶽的双手开始附上一层铠甲,逐渐蔓延到全身,将飞天带来的伤口覆盖。

当铠甲全部覆盖在嶽身上之后只留下一双眼睛在外面,嶽双手相撞一下,发出巨大的沉闷之声,荡起空间一阵涟漪,飞天身上也发出莹莹光芒,随之变得锋利无比。

‘破剑决-决堤’

‘嶽岩爆裂拳’

嘭的一声巨响,二者相撞将空间震碎,逐渐开始崩塌,再次出现黑色漩涡,但是二人没有就此住手,反而两人交手越发凛冽,一瞬间便相撞了数百下,空间不断崩塌扩散。

一些云层在接触到漩涡之时,瞬间消散被漩涡吞噬,而二者此时就在漩涡中心战斗,飞天的剑刃砍在嶽的铠甲之上发出金属之声,将嶽击退数百里。

嶽转瞬间又回到飞天面前,一拳递出,拳势擎天,嶽的身后出现连绵不绝的山峰虚影,随着拳头砸在飞天之上,飞天被嶽这一拳砸的瞬间向下沉了三寸。

但是飞天始终没有后退半步,硬顶着嶽的拳头向上缓慢移动,嶽的拳头逐渐被顶了回去,嶽心中十分骇然。自己全力一击居然没法对一把长剑造成任何实质伤害,甚至还被顶了回来。

嶽心中顿觉不妙,只是但他反应过来晚了的时候,飞天突然从嶽的胸口之中一穿而过。

‘弑仙’

嶽看着胸前的洞口一阵惊恐,急忙将铠甲再次覆盖住伤口,飞天在使出这一剑后也有些萎靡,刚刚千钧一发之间若不是远处战场的白娑顶着受伤为嶽小小的改变了一下空间,此时的嶽应该是一具尸体了。

而白娑此时也不好受,一面要保护衍焱发动禁咒,一面要应对叶孤飞的进攻,此时的他那再有刚开始的那种淡然出尘了,有的只是狼狈不堪,嘴角的鲜血一点点的滑落在白色的衣服之上。

反观叶孤飞始终没有受到任何伤害,百万绿色树叶一刻没有停歇的攻击着魔法发出的光壁,光壁之上裂纹满布,随时都有可能破碎。

‘没想到叶城主的实力如此之强,是我们三人看走眼了。’

叶孤飞冷笑一声,白娑心声不停催促衍焱,自己实在是要扛不住了,叶孤飞的实力超出三人的预期,三人以为各出一个分身一起围攻叶孤飞,就算不能击杀,就算只是给叶孤飞造成点伤势也不是不可。

只是这一交手三人才发现自己想的有些乐观,如今看来叶孤飞以一敌三丝毫不费力,白娑此时怀疑叶孤飞始终没有尽力,至于为什么没有尽力,白娑心中大概也有数。

‘无趣,不玩了,你们若是三个本体再次我还会忌惮一二,现在派三个分身前来,是多看不起我这个灵郡大陆第一人啊,真是晦气。’

说着叶孤飞已经已经指挥绿叶全部撞向白娑和衍焱二人了额,白娑脸色大变,体内神力一瞬间全部爆发,集中在魔方之上,魔方瞬间光芒暴涨。

绿叶撞在光壁之上,不停的碎裂,而光壁此时也已经摇摇欲坠了,白娑此时口中鲜血直喷,衍焱心中也是焦急万分,此时的魔法阵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再给自己几个呼吸间便可以完成了。

白娑似乎也知道衍焱的魔法阵即将完成,不顾一切的强行将神力全部灌输到魔方之中,然而叶孤飞也并不是袖手旁观的,化作一道光影与绿叶一起撞向光壁。

叶孤飞瞬间穿透光壁,白娑的身体在叶孤飞穿过光壁的瞬间就被叶孤飞斩成粉碎,衍焱眼中骇然,看着近在咫尺的叶孤飞,随后又露出一抹奸计得逞的笑容,随后衍焱的身体爆裂而开,爆开的血雾瞬间被魔法阵吸收。

‘九狱灭世天雷’

当衍焱露出那一抹诡异的笑容的时候,叶孤飞心中一沉,顿时有些不好的预感,不等叶孤飞离开,空间之中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魔法阵将叶孤飞困住。

随后魔法阵之中雷电交错,叶孤飞眼神阴沉,衍焱这娘们真狠,不但发动了九狱灭世天雷,甚至将自己的分身都献祭给了魔法阵。

叶孤飞此时已经避无可避,只能与之硬抗,便将所剩不多的绿叶全部召回身边将自己围住,试图让绿叶先行抵挡住第一波雷电攻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