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奇葩老道

水绣坊、

青州城最有名的青楼。

花魁宋青儿更是艳压群芳,美颜不可方物。

据说这宋青儿孤傲自怜,曾有巨贾花十万两白银帮她赎身,都被她生生斥回。

李慕然这个前身对人妇情有独钟,而青楼的这些生瓜嫩枣,似乎提不起他的兴趣。

所以也就导致了他很少光顾水绣坊。

李慕然前脚刚踏进水绣坊,迎面便撞见了一位大红锦缎,手拿扇子的的胖妇人。

“呦呦呦……姑娘们,你们看今儿谁来了!”

那老bao的脸上涂的粉足足有半寸厚,肥胖的脸上一笑,都能看出条条沟壑。

“李大公子!你可真是没良心啊,我们水绣坊的姑娘们,想你想得每天都茶不思,饭不香的……”

“刷!”

李慕然用扇子挡着鼻子,来阻隔那香的让人作呕的胭脂味。

略微嫌弃地从腰间抓出一叠银票,手一扬,便朝着“围攻”过来的群莺们洒了过去。

“今天这里所有的花销全部由我李公子买单!”

有钱就是这么豪橫,有钱,哎,就是玩!

哗!

李慕然的这般话,如同平地炸雷,瞬间惊呆了水绣坊的众piao客。

“李大少爷真乃吾辈之楷模也!”

一个操着熊猫眼的士子似乎和李慕然认识,一番激动后,最先发声。

“李大少不亏为青州第一公子,今日一见,真乃三生有幸也!”

紧接着一个外乡客连忙舔道…

“谁敢和我争第一公子,谁!谁?”

倏忽间,一个锦衣胖子从睡梦中惊醒,操着嗓子嗷嗷地叫嚣道。

“啪!”

同桌的一位好友,照着那锦衣胖子脑袋上就是一巴掌将他打醒。

“李大少爷的父亲乃是青州首富,你这憨货如何能和李大少爷比,

今天大少爷心情好,吾等一众消费,全部由大少爷买单,你这憨货喝醉了就回家,莫要在这丢人现眼。”

那锦衣胖子被打醒,对着李慕然一顿狂舔后,雄鸡勃勃地又叫了两个姑娘……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越乱越好办事!”

在一群人恭维下,李慕然抬步来到了二楼一处绝佳的位置做了下来。

同时邪念波动启动,来探探这水绣坊是否有妖鬼存在。

“那无面女曾和我说过,这水绣坊乃是西北转轮教的一处秘密窝点,怎么感应半天一丝妖鬼的气息也没有寻到。

莫非这转轮教和妖鬼之间没有勾结,没道理啊!”

李慕然一口将杯中美酒饮完,若有所思道。

“嘭!”

不知何时,李慕然所在二楼的对面,一处房门被用力撞开,然后便见四五个小厮,连拖带抬地将一名邋遢道士抬了出来。

然后几人合力,将那道士直接从二楼扔了下去。

嘭嗡……

一楼的酒客们,好奇地看了看砸在地上的邋遢道人,然后一阵嫌弃,好似习以为常地又开始各玩各的。

“无量天尊!”

那满身酒污,邋遢不堪的道人,起身将地上的木棍捡起来,别在发髻上,嘟嘟囔囔地嚷道。

“道爷我何曾欠过你们水绣坊的一个铜板,你们这些龟奴真是无理至极,等大富老弟来了,就让你们这些狗眼看人低的狗东西知道本道爷的厉害。”

那道人一阵骂骂咧咧,打了个哈欠,就要离开。

忽然,他眼角余光,撇见了李慕然所在的位置。

“真的是无量他个天尊,何该道爷我今天走运!”

邋遢道人,李慕然自然认识,正是李大富经常提起过的那个斩妖司的奇葩。

整天流连青楼赌坊,只要是斩妖司出任务,他不是用肚子疼,就是这两天肾亏,来糊弄过去。

只是此邋遢道人辈分奇大,就连斩妖司的总捕杨震也拿他没办法。

“大侄子,想不到在这里还能碰见你,真是老道我三生有幸啊!

不介意让老道我喝杯酒吧!”

那邋遢老道,上来也不客气,一屁gu坐在李慕然旁边,抓起酒杯就往嘴里灌。

“啪!”

李慕然扇子一扬,将酒杯打落,也不说话,似笑非笑地盯着那邋遢道人。

那老道被李慕然这么一直盯着,搞的心里毛毛的,怪异地看着李慕然惊怵道。

“老道我可洁身自爱,从不搞那些强人嗦男的腌臜事。

不让喝就不让喝,老道我走还不行么?”

“噗!”

李慕然一个没反应过来,差点将喝进去的酒水喷了出去。

随后他又从腰间拿出一叠银票,在老道眼前挥了挥,然后说道。

“想不想给如意姑娘加个钟?”

据李慕然所知,这邋遢老道对水绣坊的如意姑娘,情有所钟,每次来水绣坊都指名道姓地找她。

这一叠银票足足三千两,莫说加一个钟,便是加上百钟都够了。

老道人两眼放光,盯着银票嘻嘻痴笑,猥琐至极。

“加,自然要加!大侄子真是实诚人也!”

刷!

李慕然又是一挥将银票收了起来。

“好生没得意思!”

老道见状,别过头去,似乎有点生气。

见时机成熟,李慕然再次将银票拿了出来。

“听说真人炼制的聚气丹颇为不凡,不知道能不能送小子几颗?”

聚气丹,并不是聚气境的高手才能服用。

恰恰相反,聚气丹正是给练力境的武者用来突破聚气境所准备的。

这老道来路神秘,辈分奇高,一手炼丹术,颇为不凡。

据李慕然所知,只有那些名门正宗才会有如此高绝的炼丹技巧。

李慕然现在处于练力境中期,正需要此丹。

“原来你小子打我聚气丹的注意!”

老道犹豫一番,可怜巴巴地从腰间葫芦里倒出两粒明黄丹丸出来,扔给李慕然。

“给,只有两粒了,老道我几个月才能炼出一炉,一炉丹丸,好丹十不足一,真是便宜你小子了!”

李慕然那会相信他的鬼话,趁他一个不注意,将葫芦抢过来,呼噜噜地又倒出五颗。

“你……哎……”

“你……”

老道肉疼不已,连忙将葫芦抢过来,揣在怀里,抓起银票就跑。

李慕然最不缺的就是银子,七枚聚气丹至少能够让他突破到练力境后期,这笔买卖怎么算都是赚的。

然而,这个奇葩老道简直让李慕然大跌眼球。

他竟然拿着银票在那几个将他扔下楼的小厮面前炫耀一番道。

“看,本道爷我有钱了!你们几个狗眼看人低的东西,怎么将我扔下来的就怎么把我扔上去……”

“嘭……”

从没见过有人提出如此要求,那几个小厮自然是车轻路熟。

只听一阵暴响之后,那邋遢老道站起身来,若无其事地整了整道服,在手上唾了口水,然后抹了抹脏乱的头发,神情猥琐地将头探了进去……

“如意道友,老道我又回来和你谈经论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