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人形推土机

山雨欲来风满楼、

转轮教众在黑脸男子的带领下,借着夜色的掩护,浩浩荡荡地朝着城南快速移动。

“死!”

黑脸汉子一声冷喝,将前面正在巡逻的衙役一刀毙命。

“大家速度快点!”

这黑脸歹毒汉子,正是转轮教的另一名副堂主,名叫岳大山。

只是他和被李慕然斩杀的狼妖邢无定,并未见过面,两人一直是通过特殊方法来联系。

一个盘踞在青州城扬威镖局,伺机而动。

一个则冒充流民,潜伏起来,关键时候搞乱青州城。

队伍庞大,而且要不了多久,斩妖司的巡察使就会发现他们。

岳大山心里思索,眼光一寒,准备来个鱼死网破。

浩浩荡荡一群人,穿过正街,直接绕进了一条能够快速抵达城南富人区的狭巷中。

倏忽间,冷风袭来。

岳大山借着月光,在哪狭巷的尽头,看见了一道身着黑衫,背附巨剑的年轻人。

那俊逸青年男子,似笑非笑地看着岳大山一群人,开口道。

“宋堂主让我前来协助诸位!”

黑衫背剑青年正是李慕然,此刻他戏谑地看着这一群如同网瘾少年的转轮教众人。

“宋堂主并没有说派人协助啊?

难道是临时起意的?”

岳大山毕竟见多识广,阴鸷的脸上攒出一丝微笑,开口道

“一轮明月照大江!”

正是转轮教的接头暗号。

“这!”

突如其来的暗号,搞了原本想要装杯的李慕然一个措手不及。

“早知道就问问那该死的狼妖了!”

李慕然思索片刻,想到了一条自认为极其押韵的对子,便脱口而出。

“一轮明月照大江,早点送你见圣王!”

“找死!兄弟们杀了他!”

巷子对面的岳大山一脸狰狞,哪有什么狗屁暗号,只是他临时起意试探那人的。

“杀啊!”

乌压压地转轮教众,举着各式各样的武器,一窝蜂地朝着李慕然冲杀而来。

“臭鱼烂虾而已!”

面对源源不断地教众,李慕然蔑视一笑,落燕术运转,瞬间便闪到众人跟前。

“呃!”

冲在最前面的教众,看着如同鬼魅般忽然出现的李慕然,一声惊疑,举起大锤便砸了下去。

“啊……”

惨叫声响起,伴随着骨头碎裂的“咯咔”声。

眼前教众的右脚,直接被李慕然踩进地面,骨骼尽碎。

“嘭!”

紧接着,一个铁臂横扫过去,将那教众直接轰进墙壁里,生死不知。

凶威赫赫,残暴如此!

看着如同杀神般的李慕然,一众教众在迟疑片刻之后,便一股脑地朝着李慕然冲了过去。

“歪门邪道真是害人不浅啊!”

看着悍不畏死的教众,李慕然自然不会有怜悯之心。

这群人跟随转轮教攻城掠府,祸害大周数十州,手上不知道沾了多少无辜百姓的鲜血。

杀他们,李慕然不会有任何心里负担。

“死!”

轻功落燕术启动,铁臂功运转,李慕然如同化身人形推土机,在人群中肆意妄为。

“嘭!”

一拳将袭来的教众打进地面,然后,双拳化爪捣出,瞬间抓住两名教众的脖子,一用力,直接将两人的脖子扭断,砸向人群。

“嘭嘭……”

“咔咔……”

狂暴的内力肆意宣泄,伴随着此起彼伏的惨叫声,阴暗的小巷,变成了屠宰场。

“拿命来!”

倏忽间,藏在最后的岳大山动了。

他的身影鬼魅般在巷子中消弭不见,再出现时,手中绿光闪烁的匕首已经朝着李慕然的脖颈处招待过去。

恶臭腥风袭来!

面对聚气境初期的岳大山,李慕然不敢大意。

一脚将脚下教众的脑袋踩爆,然后身形一侧,堪堪躲过了那致命一击。

“好身法!”

岳大山忍不住阴冷冷地赞叹一句,诡异如毒蛇的匕首,忽地变换轨迹,朝着李慕然的心窝扎去。

然而,这个时候李慕然其会给他机会。

右手箕张,瞬间抓住岳大山的手腕。

在一阵惊呼声中,变爪为掌,内力暴动,夹裹着岳大山的手腕反转,反向朝着他的喉咙推去。

“危……”

一股极度危险的念头在岳大山的脑海中略过。

生死关头,岳大山狂怒一吼,内力震动,整个人的气息再次拔高。

竟然硬生生地挣脱李慕然的掣肘,头一偏,躲过了必死一击。

“噗!”

剧毒匕首,邪邪地扎进岳大山的肩膀处,疼的太冷汗直流。

“不和你玩了!”

蓦地,李慕然咧嘴一笑,在岳大山不可思议地表情中。

刷地一声,将背后无锋剑抡起。照着脑袋拍了过去。

势大力沉,这一剑横扫,碾爆空气,夹杂着可怕压迫的罡风瞬间便直接将岳大山整个身子扫飞出去。

“嘭!”

狂暴可怕的力量,轰击而下,岳大山如同破革般的身子,直接被巨力镶在了巷子的围墙中。

骨骼尽碎,一口鲜血喷涌而出,此时的他已经凶多吉少。

“你不讲……”

“噗……”

又是一口夹杂着破碎心脏的血沫吐出,岳大山头一歪,死的不能再死。

“知府大人有令,转轮教余孽一律格杀勿论!”

倏忽间,一大群官兵从两端将巷子围了起来。

其中一个身穿捕头官服的中年人,寻着浓重的血腥味,便看见了一脸平淡的李慕然。

“李公子?”

那捕头一脸惊骇。

一具具肢体不全的尸体,几乎塞满了狭窄的巷子,浓郁的让人作呕的血腥味,瞬间弥漫而来。

宛若人间炼狱。

“呕……”

有几个衙役当场呕吐起来。更有甚者,竟然直接吓尿了裤子。

心惊胆战地看着数十道被暴力轰进墙体的尸体,那捕头小心奕奕地询问道。

“大少爷这是……”

李慕然将无锋剑重新背好,并没回答,直接将腰间的斩妖司令牌亮出。

“参见大人!”

看见李慕然亮出斩妖司的令牌,那捕头一阵冷汗直流,直接拱手拜服道。

“嗯!”

李慕然点了点头道。

“这些都是转轮教余孽,通知一下你的人手,将此地打扫干净,本大人还要去城西处理妖鬼事件!”

说罢,李慕然落燕术运转,一个起身,便跃上围墙,转身便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冷寒秋遵命!”

望着掠身远去的李慕然,捕头冷寒秋,连忙遵命道。

他已经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至于李慕然会不会记得,他就不得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