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试探

街东土地庙。

李慕然站在这座不大的庙宇正门前,若有所思。

听说来拜土地爷就能够让那诡异的噩梦消失。

几乎是不到一会儿,这座小小的土地庙就为围的水泄不通。

人人手持香火,叩头不已。

别管有的没得,半个张家镇的人都跑这里来了。

那恐怖的噩梦早已闹的张家镇不得安宁。

即便是没有做那种噩梦的居民,也拿着香火,前来拜一拜,磕个头,求个平安。

人声鼎沸,有的挤不进进去的居民,干脆直接在庙宇外面跪拜起来。

李慕然甚至都能够听见一句。

“请求土地老爷保佑,让那给我带帽子的张小二,夜夜做噩梦。”

当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

这种盛况一直持续到太阳渐落,才堪堪收尾。

李慕然摸不清里面的情况,也就没有贸然进去,只等那些祭拜土地爷的居民都走完后,才从一家酒楼里走了出来。

此时天已经暗淡下来,李慕然不做犹豫,跨步走进了土地庙。

刚进庙门,边有一股子浓郁的香火味扑鼻而来。

抬头望去,不大的庙宇正中央,摆放着一个泥塑老人。

他手持拐杖,长须白眉,不正是传说中的土地爷形象么。

只是这看似微笑慈善的土地泥塑,总是给人一种怪怪的感觉。

但是,当他发动邪念波动的时候又差距不出任何的气息波动。

“当真是奇怪!”

李慕然颇为疑惑。

里面身穿素色长衫的庙祝,将一把香火点燃,然后朝着土地爷拜了拜。

回过头看,正好看见李慕然,站在门口,连忙开口道。

“这位客人可是来给土地老爷上香,求平安的么!”

他双手合十,慈眉善目,朝着李慕然的行了一礼道。

“土地老爷乃是天上的神灵,客人心诚自然就会应验。”

那庙祝似乎腿脚不太方便,跛着脚将拿来的香递给李慕然。

两人距离拉进,李慕然才看清那庙祝的模样。

只见庙祝那一张脸,像是被人重新拼凑的一样,左宽右窄。

而且还极度的不和谐,就像是被修补过一般。

诡异的脸上,布满手指盖大小的雀斑,怎么看着都让人极度不适。

见庙祝递给自己香火,李慕然没有去接。

“不了,我信奉的是俺们蓝星的太祖!”

说罢,李慕然朝着有些怪怪的泥塑土地戏谑一笑。

“明天再来找你玩!”

……

顺着土地庙,不一会儿李慕然便回到了自己下榻的酒楼,也是整个张家镇唯一的酒楼。

房间异常简陋,随便吃了点东西,李慕然便倒头大睡起来。

至于那些小说中说的主角动不动就不睡觉,一打坐就是一夜,一闭关就是千儿百八年的。

李慕然只想送给三几个字。

“有毛病!”

有福不会享,哪像他,说不定睡到半夜,还有人和他在梦里做游戏呢。

半夜十分,李慕然静静地躺在床上,呼吸均匀,似乎已经进入了梦想。

突兀间,李慕然似乎被一股尿意憋醒。

他赶紧起身,准备去放放水,模糊间,他只感觉到自己的身子似乎很轻,轻飘飘的,一阵风都能吹走。

七拐八拐,好不容易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方准备疏通一番。

谁知道原本漆黑无比的夜色忽然大亮。

而此时的他竟然处于一处宽阔气派的花园内。

花园正对面的凉亭中,坐着一男一女。

那男子头戴乌纱,正和旁边穿黄衫的女子说笑着。

而最为奇怪的是,那黄衫女子身后竟然有一条毛茸茸的怪尾巴。

画面一转,那头戴乌纱的男子似乎因为贪赃枉法,被押入大牢,秋后问斩,身旁的黄衫女子也不见了。

问斩那天,男子被五花大绑地推向行刑台。

刽子手在漆黑的鬼头刀上,喷上一口烈酒,一刀斩下,那男子直接被一刀分尸。

画面如涟漪般,继续波动。

这一次,那黄衫女子似乎受伤颇重,她凄厉惨叫,满眼不甘,最后被一位道长祭出一道符纸给镇压下去。

而后,几年后一只黑毛大老鼠,在哪镇压之地,徘徊了许久,最后一个闪身,钻进了一处民宅中。

咚,如水击清泉般,画面陡然破碎。

李慕然仍然发现自己坐在床上,而背后阵阵阴气袭来,冻的他直哆嗦。

回头一看,一只面目狰狞,尖牙利嘴的可怖猫脸正对着自己戏笑着……

“槽!”

睡梦中的李慕然一撅而起。

“竟然被那恶心玩意强行入了梦,而且还给本少爷搞了个梦中梦!”

李慕然有纯阳之力护体,这种妖鬼根本不可能伤到自己,也就耍点鬼计,吓唬自己。

原本这妖鬼制造噩梦,想让李慕然恐惧。

到时候肯定和那些居民一样慌不择路地区拜土地爷。

可是这些妖鬼却忘记了李慕然是斩妖司巡察使,一身聚力境修为的好手。

“这还能忍!”

所谓报仇不过夜,被猫妖恶心了一下,他非常不爽,抓起无锋剑背在后面,就往土地庙掠去。

月光初洒,夜里格外寂静,清凉。

此时的土地庙漆黑一片,庙门紧闭,李慕然站在不远处观察一番。

忽然心生一计,手指一弹将一块石头重重地打在庙门上,发出嘭地一声。

“客人可是前来上香,求平安的么!”

咯吱一声,那庙门自动打开,一道机械般的声音穿了出来。

李慕然没动,继续看了下去。

“咯吱!”

约莫过了一会儿,那庙门重重合上。

嘭!

又是一块石头重重地击在庙门上。

那庙门又是咯吱一声打开,里面依旧传出同样的声音。

“槽,还是声控的么!”

嘭嘭嘭……

无数道石子,如同子弹般朝着庙门蜂拥而去。

庙门依旧打开,合闭,打开,合闭……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庙里的声音似乎生气了,任凭李慕然如何弹石子,都没有半点反映。

“就这!”

李慕然一声嗤笑,接着落燕术运转,便朝着庙门的方向摸去。

“咚咚!”

李慕然有节奏地敲击着庙门。

忽然间,紧闭不开的庙门再次打开。

‘客人可是来上香,求土地爷保平安的么?’

依旧是机械般的声音。

“我是来送外卖的!”

李慕然眼神一冷,锁定声音的位置后,陡然跃起,如同猛虎扑食。

一个沙包大的拳头便朝着声音的位置砸去。

“你买的宵夜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