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事了

待李慕然从土地庙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逐渐泛亮了。

望着被自己搞的千疮百孔,摇摇欲坠的土地庙,李慕然不由地抽了抽嘴。

昨天还如圣地般,被镇民朝拜,仅仅过了一夜就变成这样,怕不是这群信徒想杀李慕然的心都有了。

“下次下手轻点!”

李慕然无奈,在这方神鬼显迹的世界里,他也无法说服这群无知的人们。

沿着土地庙一直往前走,便到了里长家。

“早啊!”

迎面撞见刚刚起床的老里长,李慕然惊讶地打了一声招呼。

“大人!”

老里长也颇为好奇,李慕然怎么起来那么早,还是说一夜没睡。

两人相互寒颤了一会,李慕然便将腰间的玉簪拿出来询问道。

“老哥可知这个玉簪的来历,或者说是有谁带过么!”

老里长疑惑,接过玉簪仔细查看一番后,确定地说。

“这玉簪看似名贵不凡,不是一般平民所有,老朽在张家镇这么多年,还真没见那家女儿带过。”

既然没人知道,李慕然也不多问,接过玉簪之后,再次开口道。

“老哥可知云仓县这些年,可有犯事的官员被斩首的?”

原本他只是和普通村民一样,本应该只做那种奇怪的噩梦。

可是奇怪就奇怪在他的梦境中还有一个梦中梦。

那个梦境像是在提醒什么,但是又隐晦难懂。

“犯事的官员!”

老里长一脸疑惑,皱着眉,想了好一会才道。

“五年前,本县的上一任县令,好像因为贪赃枉法,被斩首,张家镇地处偏僻,我也是近段时间才知晓的。”

想必那个被斩首的县令,就应该是梦境中的那个官员了吧。

李慕然心中思索。

那么这段妖鬼事件的起因和结果就一目了然了。

县官因为因为贪赃枉法,被斩首,而后那黄衫女子,也就是猫妖,替夫报仇,闹的整个云仓县不得安宁。

恰巧一位道长路过,雷霆手段镇压了猫妖,此时才算告一段落。

可是为什么那个猫妖会突然从封印之地逃出来,又莫名其妙地当上土地爷?

“怕是最终的祸首应该就是哪个黑毛老鼠精了!”

而那黑毛老鼠精在哪里?

李慕然心中冷笑,“自然就在自己身前,这位演技用力过猛的老里长了!”

从第一次他进入张瘸子屋里,一直研究那颗黑色的物质,李慕然就有所怀疑。

那个时候他启动邪念波动的时候,并没有察觉出妖鬼的气息。

可是后来,这黑毛老鼠精直接将自己的排泄物扔进嘴里品尝。

李慕然才察觉出,那颗排泄物的气息,竟然和老里长身上的气息一模一样。

“没事你吃什么便便干嘛!”

李慕然无语。

然后他来到大街上,见一群人都往土地庙里跑。

为了一探究竟,他也就把这事给耽搁了。

解决了猫妖的麻烦,现在该轮到这个幕后黑手了。

李慕然直接开启邪念波动,果不其然,从那老里长身上探查出浓烈的妖鬼气息。

“老哥,一会我请你吃大米饭吧,是那种一粒米,你都扛不动的那种。”

李慕然戏谑道。

老里长心想,你怎么知道我爱吃大米。

以为眼前的这位大人在开玩笑,连忙道。

“不用不用!”

“来嘛,很好吃的呦!”

李慕然伸手将矮瘦的老里长擒掣住。

这个时候他也不讲什么尊老爱幼了。

真力运转,霸道狂暴的一拳朝着老里长的肚子上砸去。

嘭,重重地一拳,直接将没有反应过来的老里长打成麻虾状。

他哀嚎着缩卷在一起,满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一旁的李慕然。

“你不必说话,你说的话每一句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接着李慕然直接抓起老里长那已经显了形的黑毛尾巴,像提小鸡一样,照着一旁的柱子上就抡了过去。

嘭!

这狂暴一抡,直接将那老里长砸的口鼻喷血,现出原形。

“我,我说,我说!饶命!”

黑毛老鼠精此时已经魂惊胆颤,缩卷在一起,瑟瑟发抖。

“嘭!”

又是一拳砸下直接结果了这黑毛老鼠精的性命。

“看在你卖力表演的份上,才没让你吃老鼠药,还想得寸进尺!”

其实这黑毛老鼠精,不用说,他就已经大概知道了结果。

猫妖被镇压之后,那黑毛老鼠精,估计是利用张瘸子把猫妖的尸体挖出来,让其还魂,然后用自己控制住猫妖,假装土地爷,制造噩梦,以期收获信徒的香火之力。

其实和西北转轮教的套路几乎一样。

只不过一个用妖术洗nao的方式,一个是用人性的脆弱之处罢了。

叮!

斩杀二级中期妖鬼,邪念值+4

同时清心玉也传来动静,功绩点加了十点,现在一共有二十五点。

那么现在算来,他已经有二十点邪念值,还差八十点,便可以把邪念等级提升到三级。

不过妖鬼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出现,他也不急于一时。

除掉黑毛老鼠精,他此次的人物也算是完成了,再留在此地也没有任何意义。

便寻着马匹,一路狂奔而去。

至于那个玉簪,他早已随手扔进了河里……

那县令贪赃枉法,被斩首示众,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而痴情猫妖,掀起莫大动乱,想要为自己的男人报仇,最后被高人镇压。

再然后被老鼠精利用,引起这次妖鬼事件……

不管谁对谁错,或许有人怜惜那猫妖的痴情和凄惨遭遇,亦或者觉得老鼠精罪不致死……

但是,在这浊浊大世,谁有能分的清对错呢。

随着叮咚一声,玉簪被扔进河里,这件颇为奇异的妖鬼事件,渐渐被这涛涛河水所掩埋,最终化为尘埃。

李慕然纵马急行,一路走走停停,最终在一处官道旁的茶棚中停了下来。

荒山野岭,少有人踪,来回过往的只不过都是一些江湖豪客而已。

吩咐小二上了一碗酸梅汤,李慕然一口饮尽,然后简单地吃了一些东西,休息一会,见已经过了正午,便起身准备赶路。

忽然,身上所佩戴的清心玉触动,李慕然拿起一看,上面正写着一串文字。

“据云州城斩妖司来报,其城中莫名其妙地来了许多江湖豪客,还隐隐有转轮教众活动,则令斩妖司巡察使李慕然,前去调查一番。”

斩妖司总使,杨震留。

李慕然,“……”

据他所知,云州城因为特殊事件,导致整个斩妖司覆灭。

所以这两年就下划给了青州城斩妖司来管理。

可是云青两州隔着好几座大山,怕是要好几天才能抵达。

接到命令后,李慕然也没做停留,上马朝着云州城的方向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