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迷魂阵

弱水秘境第一层

剑魂和温雪情,以及自己家族的两人,一进来就看见满天星尘,温雪情:剑魂,这什么地方,怎么我就看到一片星辰,怎么一点路也找不到。

剑魂也一脸懵,这个是什么啊,自己一点也没有头绪。

剑魂对着众人:都不要乱走,先站在原地不要走散了,剑魂也一个手紧紧的拉着温雪情,雪情,别乱走,我感觉这像是一个迷宫一样,我们慢慢先往前走。

几人走了几步,忽然一头野猪就冲了出来,剑魂赶紧抽出黑刃抵挡,自己和温雪情费了很大功夫解决掉后,野猪化为了满天的星尘,好像就没有出现过一样。

剑魂就意识到不对劲了,再往前走了几步,出现一个红袍人,剑魂惊讶的看着这个红袍人?烈阳,他怎么会在这里,不对啊。

这里不对劲,从刚才一直出现的是我们心里最恐惧的东西,但是又好像实体一样,刚才那个野猪是?剑天开口了,是我之前被一头野猪妖兽伤过,没想到我内心还没有走那一道坎。

剑魂现在终于有点意识到这地方的恐怖之处了,出现的还跟十实体一样,你不抵挡,可能会死在这了。

雪情,你先使出你那个防御水灵技,我先想想办法。

温雪情手印一变,一道方型水幕就把大家保护在了里面,剑魂感觉联络小墨,小墨,小墨,赶紧帮忙。

小墨的声音变了,已经由稚嫩的孩童声音变为一个少年的声音了,看来小墨已经进化成功了,主人你在什么地方,我感觉这是一个幻阵。

剑魂:我进去了一个秘境,你说这是个幻阵,那你有没有办法破解这个幻阵,别急我看看这是什么幻阵。

小墨就出现在了剑魂的肩头,但是剑魂发现其他人看不见小墨,看来这是小墨进化后的能力,小墨全身散发着墨黑色的神秘灵力,主人,你们所处的是一个叫水幻阵的幻阵里。

剑魂大喜,小墨,既然你能发现这个阵法的秘密,那一定就能破了,小墨说这个阵法,一共有5个阵眼,别急主人,我给你感应下。

主人,我感应到了,第一个阵眼就在那个红袍人的后面,一个星尘小旗,剑魂顺着小墨说的方向看去,果然红袍人脚后面有一个小旗。

这个星尘小旗融合在满天星尘的空间里,真的是不容易发现,要不是小墨感应到还真发现不了,既然发现了,就干掉它吧。

首先得从红袍人烈阳面前过去,雪情,看见红袍人后面的那个星尘小旗没?

温雪情:看到了,剑魂,要怎么做。

剑魂,我一会拖住烈阳,你去毁了小旗。

说着剑魂飞出了方型水幕,身上爆发出恐怖的灵力波动,爆影步,一道道残影出现在烈阳面前,黑刃更是刀芒涌动,剑魂刀高举过头,像烈阳这样的灵王对手,剑魂是不敢有一丝怠慢。

“残月斩”第三式,一道恐怖的残月出现在空间内,剑天和剑一涛互望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浓浓的震惊之色,没想到剑魂已经成长到这一地步了。

两人都已经从心底承认了剑魂,虽然没说什么,两人都是心领神会,以后只会以剑魂为首。

剑魂得残月斩直接向着烈阳斩了过去,烈阳身上也直接包裹着红色狮子虚影,一拳轰向剑魂得残月斩,趁此双方的视线都在这波灵力的交战中。

温雪情修长的双腿踏着水波,轻轻的步伐,可是就这人已经变的虚幻,抽出自己蓝色长剑,一剑刺在了小旗子上面。

轰,小旗子被毁,烈阳立马化为满天星尘,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剑魂心里一松,终于是破了一个,还有四个。

剑魂向三人讲解了这是一个幻阵,出现的都是自己的心魔,只有毁了作为阵眼的剩下的四个星尘小旗,才能过了这第一关。

几人继续往前头,在小墨的指导下,剑魂几人找到了另一个小旗,剑魂刚想去破坏,忽然看见温雪情一剑刺了过来,剑魂赶紧躲开,雪情,你怎么了,我是剑魂啊。

小墨:不好,她已经陷入了迷魂阵的迷魂之中,她现在眼前看见的都不是她眼睛真实看到的东西。

现在她得眼中可能你是个妖兽,或者是杀你的刚才那个人,赶快想办法。

剑魂,还能怎么办,我来档住他,你俩赶紧去破坏小旗。

两人赶紧称是,温雪情已经一剑刺了过来,嘴里还在骂着什么,剑魂赶紧用黑刃格挡,剑魂忽然想到自己对付雪情的办法了。

“波纹诀”,全身冒起来黑雾,周围也出现了遮天蔽日的黑雾,把温雪情给笼罩了进去,不管温雪情怎么攻击,剑魂都会变为一团黑雾消失。

一会儿后,剑魂发现温雪情的眼睛恢复了清明,恐惧的看着这一片黑雾,剑魂赶紧撤去黑雾,温雪情才看到剑魂。

一看到剑魂,温雪情就扑了过来,把剑魂紧紧的抱住,吓死我了,刚才你被妖兽给吃了,我怎么攻击都打不死那妖兽。

剑魂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剑一涛两人见状都转过身去。

唉,剑魂这小子实力强劲,还艳福不浅。

一会儿,温雪情终于稳定了情绪,才离开了剑魂的怀抱,剑魂看两人还转过身去,你们两个干嘛呢?走了。

两人赶紧答是,跟上了剑魂。

后面出现了剑一涛的爷爷,及剑天的爷爷,分别是剑家的两位长老,在剑魂等人的努力下,破坏了小旗,这下就剩下最后一个小旗,就可以过了这第一关,迷魂阵了。

众人慢慢往前走着,忽然出现了一个中年男子,魂儿,你们怎么来了,剑魂一看赶紧拉住众人,小心这次是我的父亲,剑魂咬牙切齿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明明知道是假的,却下不了手,剑一涛和剑天攻击了过去,剑魂是实在下不了手,剑魂给温雪情赶紧说:雪情,你赶紧去破坏小旗,恐怕一涛和剑天撑不住了多久。

这里的虚影都是和本体实力一样得,父亲现在恐怕有半步先天了。

那个假剑融一剑把两人打飞了出去,看着剑魂:魂儿你这是干什么,你难道想对父亲出手,你小时候父亲带你打猎,陪你每一天的基础晨练,你都忘了吗?

剑魂的双眼已经满是泪水,你闭嘴,你不是我父亲,我父亲从没有在我面前提起过这些事,看着剑融一剑刺了过来,剑魂赶紧用黑刃格挡。

剑融一直在攻击,而剑魂则一直在被动的格挡,没有一点还手的迹象,雪情怎么还不好,忽然父亲旁边又出现了母亲,魂儿,你在干什么。

剑魂真的快崩溃了,自己最爱的两人,居然都和自己刀剑相向,剑魂感觉自己承受着巨大的煎熬,这或许就是幻阵的目的,可能真有一天要面对自己最亲的人。

剑魂用各种技巧格挡,就在剑魂快支撑不住的时候,他们忽然化为点点星尘。

雪情终于破坏了,最后一个小旗,谢谢你,雪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