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登顶

弱水空间第三层

剑魂看着豹王,速战速决,自己还要登顶,刚才弱水的灵魂已经告诉自己,在自己之前已经有一组人已经进入第三层就,自己一定要第一个登顶。

说着剑魂黑雾缭绕,刀芒在刀上涌动,一刀下去豹王用爪子格挡住,全身金光乍现,顿时豹王的爪子的锋利程度上了一个档次,对着剑魂就是一顿猛攻。

剑魂只看到漫天的爪影,抓到剑魂,剑魂就会变成黑雾,水灵印,无数的黑色灵力针。

扎向了豹王,结果没想到豹王的身体上金光大放,不一会功夫地上就出现了无数黑色灵针。

剑魂手印变动,无数灵针飞起,凝聚成一个庞大的锋利灵针,扎向了豹王,豹王忽然身上金光大现,一只金色的豹子虚影出现在了剑魂的视线中。

巨大灵针和金色豹影在黑雾中相遇,一个金光乍现,一个锋利无比。

一会儿好,剑魂一个爆影步,一个残月斩第二式,以一个刁钻的角度斩了过去,豹王全身金光包裹,两只爪子抓着残月斩,后退了十几步,剑魂又闪到左边,一个残月斩第二式,斩了过去。

豹王左右首位不顾,就被斩到身上,倒飞了出去,还没等它起来,就被剑魂收进了神印石里。

剑魂的意念传进了神印空间,好好的给我伺候这个豹王。

豹王的下场可想而知。

剑魂拉着温雪情向着山脚下奔了过去,剑魂和温雪情到达山脚下一看,没人。

剑魂松了一口气,果然没人,就在剑魂刚要登顶时候,忽然两人穿着一样衣服的一男一女也到了。

剑魂看去,两人都穿着黄色门派服饰,男的帅气,一双剑眉,看起来还挺英气逼人,不过现在男子脸色苍白,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这一看就是刚经过一场战斗,女的也受了一些轻伤,女的也算漂亮。不过和温雪情比起来那差的就不是一星半点了。

温雪情看着他们说:剑魂,这两人是月皇宗的人,月皇宗剑魂是听都没听过。

那这月皇宗和神剑门比起来谁强大呢?

温雪情没想到剑魂会提到神剑门,有一点诧异,不过她很好的掩饰过去了。

两个都是附近的大派,综合实力差不太多,但是两宗的关系好像听说不是很好,好像一直有冲突。

月皇宗,既然你们和神剑门有冲突,那就别怪我剑魂不给你们留情面了。

见人躬了躬手,我俩乃月皇宗,月华真人门下弟子,我叫月信,这是我师妹,月荷,敢问两位道友又是来自哪里。

剑魂:我们都是来自小家族,比不上你们大宗大派,名字就更不足挂齿了。

剑魂仔细的观察月皇宗的两人居然都是先天巅峰的强者,恐怕两人都是16岁,不过能16岁达到这一步确实也跟强大了。

四人开始爬山,这个山和别的山不太相同的是,它没有让你踩的楼梯,而是全是峭壁,要上去就得自己想办法,剑魂先纵身往上一跳,忽然就感觉身体往下一沉。

重力压制,这个山还越往上,居然重力越大,剑魂落回地面,地面立刻出现两个脚印。

剑魂不敢再小瞧这个爬山了,看来能放在最后一关是有道理的。

剑魂运起自己全身粉灵力,抽出黑刃再次纵身一跳,然后往下落时,一刀就插在了山上。

温雪情看到重力这情况,直接放弃了,剑魂,可不要输了,我在下面等你,温雪情大声说道。

剑魂只能默默的点点头,看来自己只能将雪情那一份一块加油了。

剑魂再运用灵力压制重力,再往上移动一些,刀再往上扎一些。

忽然一道指芒向着剑魂飞来,原来月皇宗的两人居然卑鄙的偷袭自己。

剑魂当然也不是吃素的,自己也发出一道指芒,抵消了月信发的指芒。

剑魂微微一笑,你们也接招吧,暗灵突刺阵,忽然山壁上冒出许多的尖石,月泉为躲避尖石,没有抓稳就掉了下去。

上面就只剩剑魂和月信了,剑魂和月信,一部分灵力要压制重力,一部分也还互相攻击,真的是感觉两人有着作死。

这样下去,谁能登顶,最后的奖品恐怕都拿不到了,剑魂一横心,水灵印,无数个黑色灵针扎向了月信,月信为躲避灵针,手一滑往下掉了很多,月信赶紧又拿出自一把匕首。

又插在山体上才勉强控制住身形,剑魂看他还没掉下去,结果刚刚落下很多暗灵针,剑魂手印变化,又凝成一个巨大黑色灵针。

向着月信刺了过去,月信手中手印变化,一只红色的鹰飞向巨大黑色灵针,两个相撞,两人被战斗波及差点掉下去。

剑魂趁次赶紧往上又爬了一些,重力越来越大,感觉抬胳膊都不容易。

两人此刻停止了争斗,都在专心用灵力抵抗着重力,慢慢往上移动,温雪情他们站在下面已经看不到两人的身影了。

剑魂感觉这重力越来越大了,自己都快要支撑不住了,幸亏自己的经脉比一般的武者的宽广,而且自己的丹田比较特殊,什么都能吸收,于是剑魂把一切重力都吸收进了丹田,没想到丹田把这可怕的重力居然炼化转化为自己的灵力。

这简直有点太变态了吧,剑魂立刻就感觉身体一轻,就感觉往上爬,月信看见剑魂爬的越来越高,心里着急,不能让这小子登顶了。

一咬牙吃了一颗丹药,马上就感觉灵力爆涨,一直到了半步灵王的层次才停了下来,灵力也抵抗重力比之前简单多了。

他就想一下吧剑魂打下来,就用出自己现在能出动的最强招数,“苍月斩”,一道月牙状的红色斩击飞向了剑魂。

剑魂还在往上爬,忽然就看见一个月牙斩击向自己斩拉,这小子是想要我命啊,既然这样那我也没必要留手了。

剑魂一只手举过头顶,残月斩第三式,残月出现就飞出去和月信的仓月斩相碰,一股劲风吹的两人摇摇欲坠,石子往下慢慢滚动而下。

最后两股不相上下,消散在半空中,两人都被震飞,都是用手中武器才停住身体。

月信嘴角流出鲜血,剑魂则趁机往上爬去,终于在两人努力下,终于看到了山顶,可是随之而来的重力,让月信直接动不了了,剑魂也是赶紧吸收重力,转化为自己的灵力,纵身一跃,朝峰顶飞去。

不可能,我都吃了丹药,实力都半步灵王了,可是这里的重压都不能动弹,这小子一个先天,难道他隐藏实力?他是灵王强者。

念头刚出来就被自己给否决了,哪里有16岁的灵王强者,如果有,世界是不是太疯狂了。

对于月信,剑魂不再理会,用黑刃再次插到山壁上,马上就可以登顶了,剑魂感觉重力又一次增加,剑魂快速运转“暗灵典”身体好像一个无底洞一样吸收着这里恐怖的重力。

剑魂没发现,自己的实力在慢慢的增加,谁都想不到在这危险的重力下还有人能修炼。

剑魂再一跃,稳稳的落在了山顶上,刚上山顶,剑魂就感觉眼前一花,一片流水的世界,剑魂看了看脚下,发现自己正站在水上,可又没掉下去,很是神奇。

忽然一道女生传来:恭喜通过所有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