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我没做错什么

林柒柒完完全全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从那群记者们中间被陆泽川护着出来的。

等她再次回过神的时候,她已经被陆泽川的记者送回了林家门前。只记得那会儿陆泽川说有事情要去处理,就直接给自己塞到车上了。

她跟司机道过谢以后,就,整个人浑浑噩噩的回到了家里。

刚开门。迎面就是母亲的一巴掌!

“你还知道回来!”林妈妈气急败坏的指着林柒柒的鼻子,破口大骂。“你这是干的什么事儿啊?你跟陆明轩已经订婚了!为什么要做出这种让我们林家丢人的事情?”

“妈,柒柒也许不是故意的。”林绵绵声音温温柔柔的,一边安抚着母亲这边的情绪,一边袒护妹妹。“柒柒年纪小不懂事,偶尔做错事情也是正常的。”

林柒柒抬起头来看着这个往日里自己十分喜欢的姐姐,此时此刻只觉得恶心万分。尤其是想到了她昨天晚上在停车场的那个画面。

“柒柒啊,你跟妈道个歉就完事了。”林绵绵握住林柒柒的手,姐姐的光辉似乎在她周身围绕。“说到底咱们才是一家人。”

她将一家人三个字说的很重,明里暗里的都在暗示着什么一样。

“我没做错什么。”林柒柒一把甩开姐姐的手,望着母亲诧异又愤怒的眼神,再一次的说道:“从小到大都是这样,无论我做什么都是错的,甚至您都不给我解释的机会就判定了不是吗?”

“新闻都出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林妈妈也是被气坏了,所以才会动手打女儿。“你即便是要出轨!也不应该选择陆泽川啊!你明知道陆泽川这种男人不是我们这种家庭可以招惹的起的!为什么还要这样?”

“我……”

“眼看着你跟陆明轩的婚礼就要到了,你竟然跟他舅舅暗度陈仓了?”林妈妈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情,甚至心脏病都要犯了!“你这样让我们林家如何跟陆家交代?啊?!”

“你只想着跟陆家交代,那你就不问问看我为什么会这样吗?”林柒柒的眼泪,在面对母亲无尽的指责的时候,还是没忍住,掉了下来。“如果不是陆明轩跟……跟……”

“柒柒!”林绵绵知道林柒柒想要说什么!立刻打断了她的话。“千不该万不该,你也不应该这样跟妈说话。你明知道妈对你有多好,你怎么舍得让妈伤心?”

“我让妈伤心?”林柒柒忽然发现朝夕相处二十几年的姐姐这会儿竟然这么陌生。“明明是你……”

“你还敢说?”林妈妈真的是要被女儿的不懂事儿给气死了!“你姐姐一直在帮着你说话,结果你现在还要跟你姐姐大喊大叫的吗?你看你现在还有一点规矩吗?”

“妈,您消消气,妹妹这边我来说吧。”林绵绵牵强的笑了笑,握住母亲的手。“从小到大我跟柒柒的感情最好了,她也最听我的了。”

“你就向着你妹妹吧!”林妈妈胸口剧烈起伏,转身说道:“我去个洗手间,等会儿再来说她的事情。”

林绵绵在母亲走掉的一瞬间,转过身来时的眼神瞬间突变。“你刚刚是不是想要跟妈说我跟陆明轩的事情?”

“你不伪装了吗?”林柒柒轻咬唇畔,双手死死地握着拳头,那般的难受以及不甘心。“刚刚在妈面前你不是伪装的挺好的吗?”

“我跟陆明轩的确睡了。”林绵绵干脆摊牌了,也不伪装了。“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我跟陆明轩之所以会在一起,主要还是因为你不够能够握得住陆明轩的心?”

“姐,这样无耻的话你都说的出口吗?”林柒柒真的想不到这种话竟然是从从小就知书达理的姐姐的口中说出来的。“你抢我未婚夫,现在还敢口出狂言?”

“我知道你现在手里面有视频,算是有我的把柄。”林绵绵压低了嗓音,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说道:“但是你敢公开吗?一旦公开的话,我们林氏集团也就完蛋了。”

“但我可以告诉给爸妈。”

“妈的心脏向来不好。”林绵绵忽而冷笑。“在看到你跟陆泽川的新闻时,已经吃过三次药了。如果这会儿再告诉她说,我跟陆明轩两个人也有事情。那妈肯定会受不了。你想看妈住院吗?”

“你威胁我?”林柒柒真的是活久见了!明明做错事情的人是她,但是现在被威胁的人却是自己?

“左右现在舆论都认为是你出轨了,你就默认了吧。”林绵绵说道这里时声音又温柔了下来,像是之前的那个大姐姐的模样。“等这个事情的风波过去之后,以后就不会有人提起这个事情了,好吗?”

林柒柒刚想要说什么的时候!林绵绵却突然握住她的手腕,照着她自己的脸上就是一巴掌!

就在林柒柒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什么的时候!林妈妈的声音却突然传来。“柒柒!你怎么可以打你姐姐!你疯了吗?”

“没事儿的妈。柒柒就是这会儿心情不好。”林绵绵明明红着眼圈,但是依然还是可以说出这样的话来。“不怪柒柒,是我不好,说了什么让柒柒生气了。”

“妈,我……”

“你闭嘴!”林妈妈根本不给小女儿解释的机会,怒气冲冲道:“我看你是越来越没规矩了!从今天开始你不准踏出家门半步!我是绝对不会给你出去丢人现眼的机会的!”

“可是我……”

“柒柒,就听妈的话吧。”林绵绵再次用那种柔弱的眼神看着林柒柒。“算姐姐求你好不好?”

“我……”

叮咚,叮咚,叮咚。

一阵门声响起。随后管家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面色有些凝重。“夫人,是陆泽川来了。”

“陆泽川?”林妈妈在听到这个名字时,下意识的皱起眉头。“他怎么会来?”

“难道是兴师问罪?”林绵绵面色难堪,吞吞吐吐的说道:“我听我朋友说,昨天晚上柒柒是强行给陆泽川拽进去发生关系的……我想……可能陆泽川是来找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