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差一点擦出火花

就在两个人随时随地都有一种要擦出火花的时候。林柒柒的电话却在这个时候十分扫兴的响了起来。

林柒柒在看到来电显示之后,立刻接通了电话,哪怕这会儿与陆泽川之间是这么一个暧昧的姿势。

“妈。你怎么……”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你姐姐?”林妈妈上来便直接是质问,还是那种不由分说的。“你知不知道你姐姐现在都已经怀孕了?”

“我怎么了?”林柒柒没来由的就被直接指责了一顿,心里面说不委屈是假的。“我什么都没做,为什么要这样说。”

“如果你什么都没做的话为什么陆泽川对你姐姐是这个态度?”林妈妈痛心疾首的开口道:“你难道不知道,你姐姐现在都已经怀孕了,只有嫁给陆明轩这一条路可以走了?你为什么还要阻拦?”

“我……”

“电话给我。”陆泽川霸道的抢过林柒柒的电话,随后按下免提。“有问题可以直接跟我说,为什么要给柒柒打电话。”

“陆泽川?”

“我敬你是长辈。”当然。陆泽川的这一声长辈是从林柒柒这边轮的。“但如果总是要说这种出格的话,请你最好做好觉悟。”

“你怎么跟我妈说话呢。”林柒柒立刻小声的说道:“那是我的家人。”

“你的家人有没有向着过你一次?”陆泽川也不管林妈妈这会儿是不是在电话那头在听,自顾自话。“从我认识你到现在,你的家人除了会指责你,往你身上泼脏水,在你伤心难过的时候一句安慰都没有,还做了什么?”

“你……”

“是,你的她的女儿。”陆泽川深邃的眼眸逐渐的暗了下来,但这几分玩味。“可是,同样都是女儿,但是差别待遇却这么大,难不成你是他们林家捡来的孩子?”

“陆泽川,你不要胡乱说话!”林妈妈终于听不下去了,哪怕忌惮陆泽川的身份背景,但还是要说。“这是我们林家的事情,轮不到你管!”

“三书六礼都收了,现在跟我说不要我管。”陆泽川深眸瞬间浅眯,气场强大。“难不成你们林家愚蠢的认为,什么事情都可以是你们随心所欲的吗?”

“你……”

“以后不要再为了这种小事儿给柒柒打电话。”陆泽川霸气护妻。“从今天开始柒柒住在我这边。至于林绵绵跟陆明轩的事情,让他们两个自己去解决。我们没有多余时间故意反对。”

“我……”

“就这样。”陆泽川从头到尾都没有给林妈妈面子,甚至不让她说出一句完整的话,直接挂断电话。“以后这样的电话可以不接,除非你喜欢当一个受气包。”

“那是我妈。”林柒柒忽然之间红了眼圈,用一阵很埋怨的眼神看着他。“即便我们之间有什么事情,那也是我们母女之间的事情,与你无关。你为什么要擅自做主?代替我接电话?”

“意思是,替你说话有错?就应该眼睁睁的看着你被泼脏水?”

“我能被泼脏水不还是因为你的缘故?”林柒柒可没糊涂到那个份上,分不清楚是非对错。“如果不是你参与进来的话,我跟我家人之间的关系能这么僵硬吗?”

“你们之间关系僵硬,是因为你妈妈担心你姐姐不能嫁给陆明轩。”陆泽川一句话直接真相了。“毕竟她现在已经怀孕了。如果不能嫁给陆明轩,她这辈子就毁了。”

“……”林柒柒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道理?尤其是现在自己的事情闹的满城风雨的。那边陆明轩跟姐姐的事情也随时随地都要被曝光的感觉。

“你也希望你姐姐嫁给陆明轩吗?”陆泽川也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既然她想,那就满足她。“是不是真的想?”

“不嫁给陆明轩她还有第二个选择吗?”

“哪怕她嫁给陆明轩以后也不会幸福?”陆泽川向来喜欢把关系厉害都说清楚。“你也愿意?”

“只要她愿意,我又有什么资格阻拦?”林柒柒的心,深深的被撕扯着,很难受。不管怎么说。当初他也是自己喜欢的那个人,可是现在却要跟自己的姐姐在一起。

“喂。”陆泽川直接拿出手机,给家里面拨通了个电话。“爸。我有个事情要跟你商量一下。”

林柒柒一个慌神的功夫,就看见陆泽川这边已经拿起电话在打电话了。

爸?

所以是给陆老爷子?陆明轩的爷爷,他的父亲,打电话?

“陆明轩跟林绵绵的婚礼,提上日程吧。”陆泽川说话倒是也直接,甚至都不提前预热一下就直接说了。“你未来的儿媳妇这边一直都在担心她姐姐的事情。如果她姐姐的事情不能解决,她怕是不甘心直接嫁人。”

“喂。我什么时候……”

林柒柒刚想要说话为自己狡辩点什么的时候。他修长的手指就直接抵在了她的唇畔上。示意她不要说话。

没过一会儿。陆泽川的电话打完了,随后颇有深意的看着她。“陆明轩会跟林绵绵结婚,只不过婚礼要在我们之后。”

“陆泽川,你做事情向来这么霸道的吗?你……”

“是你想要的不是吗?”陆泽川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之前想要捉弄她的心情也全无,起身,单手插兜的看着她。“难道我做这个事情之前没过问过你的意思?”

“过问了……”林柒柒必须要说一句实话,的确是问了。只不过那会儿自己根本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处理方式。

“你不能利用过别人之后再将所有的过错都怪罪在别人的身上。”陆泽川居高临下的注视着她,冰冷的给她讲道理。“陆家不是你过家家的地方,任何事情但凡你提起了,就要考虑好后续的代价你能不能承受的起。”

林柒柒微微皱眉,从沙发上缓缓地坐了起来,心情……有些复杂。

“婚礼会尽快举行。”陆泽川根本不是在跟她商量,而是以命令的口吻命令道:“明天会有设计师过来量你的尺寸,我喜欢保守的婚纱,至于其他,你跟设计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