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曹芳进群

系统消息:“魏少帝曹芳在系统的邀请下成功进入了群聊。”

魏文帝曹丕:“魏少帝?”

汉高祖刘邦:“按照以往的经验,少帝,不是傀儡就是小屁孩继位。”

汉前少帝刘恭:“爷爷,我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汉后少帝刘弘:“爷爷,我也想说…”

东汉后少帝刘辫:“高祖爷,咱说归说,不玩自爆好吗?”

汉高祖刘邦:“都给我滚!一群小屁孩,还敢教训起祖宗来了?!”

秦始皇嬴政:“哈哈哈,老刘总爱干这种杀敌一千,自损三千的事来。”

新朝开国皇帝王莽:“不然怎么做刘备祖宗呢?”

汉昭烈帝刘备:“……”

魏明帝曹睿:“应该不会吧,我看他活了挺久的,看着比我和我爸年纪都大。”

魏文帝曹丕:“新来的小伙子,介绍一下自己。”

魏少帝曹芳:“我应该怎么称呼您呢?是伯公,还是爷爷?”

魏文帝曹丕疑惑道:“什么意思?”

魏明帝曹睿:“爸爸,这个我来解释一下,曹芳他是二叔曹彰的孙子,然后又是我的养子,也就是说,他是你的侄孙子,也是您的亲孙子。”

“……”魏文帝曹丕:“什么乱七八糟的,听不懂,我现在就想知道咱们大魏怎么样了。”

“额…现在的魏国是司马家说了算…”魏少帝曹芳道。

魏文帝曹丕:“???”

魏明帝曹睿:“???”

汉献帝刘协:“哈哈哈,你们曹家的皇帝也有被人当傀儡的一天,真是天道有轮回,苍天饶过谁呀,哈哈哈!”

汉高祖刘邦:“舒服了舒服了,瞬间就舒服了,我现在能体会政哥当时的心情了。”

秦始皇嬴政:“我是因为你汉朝没了,才舒服的,难道你也跟我一样?”

汉高祖刘邦:“……”

汉武帝刘彻忍不住道:“曾爷爷啊,您今天不对劲啊,老是在给自己挖坑…”

汉高祖刘邦:“行吧,我尽量克制自己,少说话。”

魏明帝曹睿:“不是,怎么回事啊,我不是让曹爽盯着司马懿吗,他怎么能让司马懿独揽大权呢?”

“别提那个曹爽了,他也是个狼子野心的坑货。”魏少帝曹芳气愤道。

魏明帝曹睿:“到底怎么回事?”

“曹爽跟司马懿一样,也想独揽大权,在正始八年的时候,曹爽就听何晏、邓飏、丁谧之计,软禁郭太后于永宁宫,从此曹爽专权朝政。”

魏文帝曹丕骂道:“这个曹爽,竟敢关我老婆!”

“那这八年,司马懿在干嘛?”魏明帝曹睿道。

魏少帝曹芳:“他一直告病在家,没有上朝。”

吴大帝孙权:“这老狐狸狡猾的很,一直瞧瞧磨刀,等待时机呢。”

“大魏吴王说的没错,司马懿太狡猾了!”魏少帝曹芳道。

吴大帝孙权道:“怎么每姓曹的,都要叫我大魏吴王?有意思不,就不能叫点别的?!”

魏文帝曹丕:“好的,孙十万。”

汉昭烈帝:“好的,碧眼儿。”

“哈哈哈。”秦始皇嬴政笑道:“你们几个太坏了,不过,我喜欢。”

吴大帝孙权:“……”

“行了行了,别扯开话题了。”秦始皇嬴政道:“那个曹芳,刚才你说到司马懿太狡猾了,然后呢?”

新朝开国皇帝王莽:“哟,政哥看来挺感兴趣的嘛。”

秦始皇嬴政:“没办法,太无聊了,老刘的大汉没了,现在不是他的主场,又不能怼他,只能听听故事,吃吃瓜来消磨时间了。”

汉高祖刘邦:“可以揍胡亥啊!”

此时此刻,秦二世胡亥在角落吓得瑟瑟发抖。

魏少帝曹芳:“正始十年的时候,司马懿传出病危,将不久与人世,曹爽得知后,就特别开心,他就组织文武百官还有带上我去高平陵祭奠我爸,然而,司马懿却是装病,他趁机领兵控制了京城,然后让曹爽屈服,并免去职位,不久被司马懿定罪,夷灭三族,史称高平陵事件。从此曹魏军政大权落入司马懿之手。同年四月,改年号为嘉平。”

“两年后,司马懿病逝,朝政又落入他儿子司马师的手上了,嘉平六年二月,中书令李丰和张皇后的父亲光禄大夫张缉等人图谋废掉司马师,改立夏侯玄为大将军。事情败露,被司马师灭族。后司马师逼我废了张皇后,因为我也参与其中,司马师就把我也给废了…”

魏文帝曹丕:“头大…”

魏明帝曹睿:“这个曹爽真心蠢,给我上个坟,连家都看不好!”

新朝开国皇帝王莽:“说实话,你们曹家的命是真的短,从曹老板到曹睿,三代人愣是没活过人家司马懿。”

魏文帝曹丕:“确实,我和我儿子但凡有一个活的长久,司马懿也就蹦哒不起来了。”

汉高祖刘邦:“这就是篡夺我们大汉江山的后果!”

汉昭烈帝刘备:“话说,曹丕啊,你们曹家取名字,怎么那么奇怪的呢?”

魏文帝曹丕:“那奇怪了?”

“操仁丕真爽,连起来读,还不奇怪?”汉昭烈帝刘备道。

魏文帝曹丕:“……”

魏明帝曹睿:“……”

“爱就要说出来口?老曹家都这么直接的吗?”秦始皇嬴政道。

新朝开国皇帝王莽:“政哥一看就是老湿机了。”

“咳咳咳。”魏文帝曹丕:“我们曹家的名字没啥问题,是你们想歪了而已。”

新朝开国皇帝王莽:“说起你们曹家,我突然想起了三国中的高危职业。”

秦始皇嬴政疑惑道:“三国高危职业,那是什么东东?”

“就是吕布义父,刘备大哥,东吴大都督,还有曹魏的皇帝,这些都是三国的高危职业。”新朝开国皇帝王莽。

汉昭烈帝刘备:“……”

魏文帝曹丕:“……”

吴大帝孙权:“……”

汉高祖刘邦:“都啥意思啊?”

“先说吕布义父吧。”新朝开国皇帝王莽:“刚开始吕布是丁原的义子,后来董卓用赤兔马引诱吕布,然后吕布就杀了丁原,并且认了董卓当义父。”

“接着,王允又用一个妹子来引诱吕布,然后吕布就把董卓杀了,改口叫王允义父了,然而,这个王允也没落得好下场,董卓的部将,李催郭汜攻破长安,就处死了王允。总结一句话,凡是被吕布叫过粑粑的,全都没有好下场!”

秦始皇嬴政:“这…牛…”

汉高祖刘邦:“秀啊!”

“啊?高祖爷叫我干嘛?”汉光武帝刘秀道。

汉怀帝刘禅:“爸,你以后要是再摔我,我就找吕布结为异性兄弟,让他也成你义子!”

汉昭烈帝刘备:“你可真是我的好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