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吾将替天行道

在石玄的带领下,一行人砍了数十根木头。

很快,石玄一行人,就做出来一台水车。

水车高度十米,是由一根五米多的车轴来支撑的。

二十四根木条呈出辐射的形状,朝着四周展开。

在每根辐条的顶部,都有一个刮板和水斗。

“殿下,这种水车这么好像和我们之前用的不一样!”

“怎么上面,有这么多的齿轮呢?”

徐长峰的眼睛瞪着水车,喃喃说道。

石玄咧嘴一笑,道:“我看了藏水,每年水流不均匀!”

“如今这个月份,各地用水很多,河水的水量不够充分。”

“所以我稍微改动了一下,可以将水车用牛畜来拉动,这样可以提高效率。”

徐长峰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他和四周的人,脑袋当中,都有了一个想法。

那就是:水车不都是用水来做动力吗?

怎么可以用牛畜来做动力呢?

石玄让人将水车给固定好,而后叫来两匹水牛。

在藤蔓编制的绳子,以及齿轮的咬合下,水车慢慢转动起来。

在动力的加持下,刮板刮水,水斗装水。

水斗逐级提升上来,慢慢倾泻,将水注入到了渡槽中,沿着竹子做成的管道,灌溉到了农田当中!

成功!

一行人欢欣鼓舞起来。

徐长峰为首的徐家庄人们,一个个兴奋的手舞足蹈起来。

“可以了,可以啦!”

没想到石玄殿下还这么厉害,会制造出来这么实用的发明。

这还是那个不学无术,玩物丧志的蜀王吗?

徐家庄的徐长峰,双膝一弯,跪拜下来。

“多谢蜀王殿下,以后您就是我们徐家庄的恩人!”

而后,在徐长峰身后的那些人,也都是双膝一弯,跪拜下来。

“多谢蜀王殿下!”

石玄知道,这些人的感谢,是发自于内心的。

这部分田地,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基础,眼看着这部分田地中的庄稼,就要因为缺水而枯萎,石玄却带来了水车。

相当于在危难当中,救助了他们。

石玄连忙上前一步,将对方给搀扶起来:“各位,不用谢!”

“我们还要加紧时间,来制造更多水车,才能保证这些土地能及时浇水。”

接下来的时间,石玄带着一行人,连续制造了十几台水车。

凝视着汹涌的水花,灌溉着良田,石玄一行人,露出来欣慰的笑容。

“太好了,这一次终于不用在挨饿了!”

徐长峰连连感慨。

石玄凝视着徐长峰,道:“徐庄主,庄子是有几百亩地,够你们吃的吧?”

徐长峰闻言,顿时愁容满面。

“不瞒蜀王殿下!”

“如今虽然我们庄子,有数百亩田地,每年也产不少的粮食。”

“不过我们每年要给地主缴纳五成,给国家纳粮三成,只有两成留给我们。”

“所以粮食根本是不够吃的,我们每年都要挖掘四周的树皮和草木来充饥!”

石玄闻言,倒吸一口凉气。

本来三千多人,有数百亩地,就不是很多。

奈何还要给地主,以及国家纳粮,留下来的粮食只有十分之二。

当然,他们还要承担运输过程中的损耗。

因此他们实际上获得的粮食,还要更少。

石玄叹息一声,思索片刻,凝声道:“徐庄主!”

“不如这样吧!”

“我们蜀王府,目前有上千亩粮食,你们就先种植着。”

“至于缴纳的份额吗,你们给我们两成就可以,剩下的你们留着!”

皇子不用纳粮,也就说,徐家庄的人可以获得收成的八成!

“您只要两成?”徐长峰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石玄蓦然点头,道:“是的,两成。”

徐长峰再次双膝一弯,跪拜在地面上,额头紧紧贴在地面。

“蜀王殿下,您真的是我们徐家庄的活菩萨啊!”

“我徐长峰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感谢蜀王殿下的大恩大德了。”

他感动的痛哭流涕。

长久以来,徐家庄的人们,就走在饥饿的边缘。

蜀王凭空给了他们一千亩地,让他们来种植,而且只要收成的两成。

这相当于和白送给他们,没有多大的区别。

这个蜀王,还是那个游手好闲,酒肉池林,不管外人死活,只顾自己享受的皇子吗?

这就是活菩萨啊!

折返回到蜀王府。

石玄的心情,还是没有平静。

张有德和林九霄为首的官员们,不断给自己制造麻烦。

今天堵住了上游的水分!

明天不知道还能做出来什么事情!

需要反击才可以。

于是,石玄找来了青萝,王安,周护院三个人,一起商议。

“如今皇帝陛下,为了不给太子留下来任何威胁,处处为难各地的藩王,为太子殿下扫除任何一点威胁。”

“我们处于西康省,日子最不好过,有什么办法,对付一下张有德和林九霄这两个小子吗?”

王安扯着公鸭嗓,脱口道:“殿下!”

“这两个人都是陛下的爪牙,深受陛下的喜欢。”

“现在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对付他们两个人,不太容易的啊!”

“依照奴才的看法,目前就是稳住林九霄一行人即可。”

青萝也说到:“是的殿下!”

“目前在我们的力量,还十分弱小的情况下,贸然进攻,可能会对我们不利。”

“我们不如稳住他们,先向他们示好,等到有机会的时候,再一举搬到他们!”

石玄咧嘴一笑,道:“不好意思,向人低头,不是小爷我的性格。”

“只为了自己利益,不顾徐家庄三千口人的死活,这种官员,留着也是祸害!”

“吾,将替天行道!”

“殿下,您知道对付他们的办法了?”

在场的人,都瞪大眼眸,对着石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