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黯然离场

通脉境所能使用的元力有限,爆发的威力不大,多为身体力量、初元战法间的较量。

一寸长一寸强。

两人还有一段距离,白妲率先出手,甩动手中的长鞭直接打过去,又快又狠。

姒生右手持刀猛然一挥,挡了一下鞭子,但未能完全挡开,一截长鞭头打在了他的后背,一股火辣辣的疼痛之感从后背传来。姒生顾不上,对手用的是远距离进攻兵器,一旦近身攻击,他就赢了。

白妲打出第一鞭已见成效,手才举起,刚要打出第二鞭,姒生的砍柴刀已向她劈来。

胜负已分。这两个娃的天赋是高,但还没成长起来,在场观看的人,修为几乎都在他们之上,战斗中的很多门道还是能看出些。

“嗡……”

剑鸣声响起,擂台上的局势发生了变化,大家所预想的情况并未发生。

很多人都看走了眼,嘉宾台上的白强坐正起来,睁开眯成条缝的眼睛,谈谈说了句。

“比试终于开始了。”

姒生攻到眼前,白妲也不慌乱,她左手抽出一把短剑挡住攻击,右手的长鞭落下,姒生后背又挨了一下。

疼,钻心的疼。

姒生赶忙用一只手抓住白妲要挥鞭的右手,两人僵持在原地。

之前那一下被卸去大部分力道,落到身上仍留下一条青色印子,现在这一下可是实打实的落在他后背上。姒生脸色难看,后背的衣服被打开一个大口子,裸露出的皮肤通红,像是要滴出血来。

“白强长老,那小子连挨两击,小妲应该赢了吧,”一白家后辈向白强问道。

“现在不好说,对面的小子吃了那么大的亏,是他太急切,想要一招定胜负。”

“但暗属性在众属性中最为诡异,他还有什么底牌不好说。”

白强在一边给后辈讲解着,并希望他们引以为戒,不要像姒生一样鲁莽攻击。

要是姒生知道自己已经成为别人口中的反面教材,那不得郁闷死,又挨打,又挨说。

而现在最开心的,就要数白虾,当看到白王部落的人被鞭子抽打时,仿佛用鞭子打人的就是自己,呼吸都顺畅了不少。

“姒老头,你看下面打得那么激烈,我们赌点彩头如何?”

白虾看到自己一方占了优势,让他更加坚信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千部群落的土著不堪一击。他也想借机搞点好处,有时候他是不太聪明,但是对于元晶,他脑子还是很灵光的,这也就是白家派他来做下一任大监察使的主要原因。

“白虾大人说笑了,‘珍爱生命,远离赌博’,我们部落从不赌斗,”姒战远不想赌,也玩不起,他不会拿着族人用命拼回来的元晶做赌注。

“姒老头,你这话说的就严重了,玩个十块八块的也不影响你吃上下两顿。”

“我第一次来千部群落,第一次到你们部落,你总得给我个面子吧,就算不给我面子,也要给摇光巨城面子吧。”

白虾现在连蒙带哄,就等着姒战远同意,然后名正言顺敲白王部落一笔。

姒战远活了一把岁数,也是个人精,他就假装打盹,没听到,任凭白虾在一边蹦跶。

“这场比赛,你们族长和我赌斗一百万元晶,狼监察使做见证,”白虾突然站起来,向场下宣布。

很无耻,不,应该说是个无赖,白虾无中生有,先声夺人,逼迫姒战远和他赌斗。

姒战远心里暗叹,果然,在废物的人也有其厉害的一面,轮不要脸程度,我不如他。

狼三脚心里早把白虾全家问候了一遍,他吃独食,还要拉自己下水,简直混账,可他们都是摇光巨城的人,若是现在吵起来只会遭旁人笑话。

一百万元晶,那可是一百万,他们部落交的贡税是按照人头来算,每人每年两元晶,白王部落一年总共交三十二万元晶,一次赌斗就是他们三年的贡税总额。

白王部落众人哗然了,平日为了几千,上万元晶都能以命相搏,想在百万元晶岂不是可以发生部落大作战。但既然是族长说的赌斗,那应该有他的考量吧,部落族人一如既往地相信着族长姒战远。

这话传到姒生耳里就不一样了,先不说族长为何做这种决定,他平日的工作就是管理部落仓库,他知道仓库里有多少物资,全部加起来也就九十多万。假设族长和各族老手上没有多少元晶,那么今天过后,族人就得吃土。

姒生看着白妲精致的小脸,微微摇头,吐出一句话。

“我本不想伤你,得罪了。” 白妲先是一愣,随后眼神变得坚定,明明是我占据了上方,休要骗我。

此时,天空中的一片云彩飘到擂台上空,将整个擂台笼罩其中。

战法•吸附战法•暗影双重一股强大的吸力出现在姒生的身上,吸引着周身一米内的所有物体,包括树叶,灰尘,甚至是空气,也使得白妲一点点向他靠近。

白妲见势不妙,想要挣脱,可是双手被姒生死死钳制住,身体使不上力,完全动不了,只能想其它办法。

战法•寒降白妲身体的温度一下低了下来,周围也变得寒冷,冻得姒生直哆嗦,但却未能改变什么。

两人距离越来越近,白妲脑中乱成一团,心中又羞又怒,不知如何是好。

突然,白妲只觉得后颈一疼,两眼一黑,便晕了过去,倒在地上。

在白妲的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姒生,已经一个手刀砍在了她的后颈之上,如果姒生用的是利器,那么白妲已然血溅当场。但是姒生不会那样做,不会给自己的部落树立强敌,这也是姒战远选派他上场的原因。

“胜负已分,姒生胜,”主事宣布最后的结果。

白强跃上台去把白妲抱走,期间多看了姒生一眼,眼中带着些许好奇。

在天空的云彩被风吹开后,擂台上的一个姒生也渐渐消失在原地,另一个则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粗气,看来之前的战斗消耗也很大。

白王部落的人抬着一副担架走上擂台,送姒生下去休息,其他族人眼中充满了尊敬。从这一刻起,姒生不再是他们眼中小孩,而是为了部落拼死战斗的战士。

诡异,暗属性修炼者的手段就是令人防不胜防,后手不断。

最重要的是白王部落赢了,赢了一百万元晶,族人幻想着以后应该可以每顿加个鸡腿啥的,改善下伙食。

嘉宾台上的白家人哑口无言,不知该说点什么,族内天骄就这么败了,狼家的在一边幸灾乐祸,摇光巨城三大家族本就尔虞我诈,不管谁吃瘪,其它家族都乐意看到。

白强看到其他族人的表情,说了句,“胜败乃兵家常事,无需介怀。”心里则吃惊不已,这娃才八岁,就学会利用周围的环境来战斗,不知是谁教出来的怪物。若不是那朵云制造了擂台上的阴影,增强他的暗元素之力,胜负还两说。

白强这些话就在心里想想,没说出来,他不可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再看白虾这边,脸疼,他的脸像被蜜蜂蛰过一样疼,生气,若是个河豚估计都成个球了,大好的局势怎么一下就输了,要不是比试的人是他的族人,他都怀疑在打假赛。

白虾现在有气没地方出,要是护卫打输了,他上去就是一顿揍,但这次上场的是白妲,在族中地位和他一样高,他连责备都不敢。要是现场击杀姒生,也可以出一口气,但是传出去了,别人就会说他输不起,到时候他的脸往哪搁。

“一百万元晶,”白虾丢下一个储物手环,没和任何人打招呼就打算离开这个打脸之地,反正他是待不下去了。他本想敛财,现在却成了送财童子,活脱脱成了个笑话。

再回想之前白虾和姒战远的对话,当时仿佛是这样的。

白虾:我要给你一百万元晶。

姒战远:我不要。

白虾:拿着,你不要就是不给我面子。

姒战远:你非要塞在我口袋里干嘛。

狼三脚看到白虾离开,心中还有几分窃喜,但又碍于情面不好表露出来。他今天的目的已经达到,既挑起白虾和白王部落的矛盾,又借一方的手打压另一方。

眼看白虾已经走下高台,狼三脚跟姒战远打了声招呼也跟上去,毕竟都是摇光巨城的势力,他们在形式上还是要表现出,共进退,共患难的样子。

白虾走的很快,一会就走到高台的第一层,当他瞟到一群白王部落嫡系女眷的时候,他愣在了当场,迈不动脚,挪不开眼睛。

在这些女眷中有一人,修长的眉毛下,闪动着一双纯洁的眸子,那眸子闪亮、清澈。在和其她女性聊天时,露出微笑,嘴角绽放出两个酒窝,是那样迷人。皮肤腻若羊脂,光滑白皙。举手投足间透露着一股优雅而成熟的气息,其间又夹杂着几分柔弱的病态之美。

这人就是姒无殇的妻子,龙绮儿。

美,实在是太美。她不像浓妆妖艳的青楼女子,也不像淡妆高贵的望族千金,而是那种最朴实,最原始的美。

不行,绝对不行。只有我才配得上她,这群土著凭什么娶这么漂亮的女人,白虾心里是这么想的。

白虾脚才迈开一步,一只大手就按在他的肩上,熟悉的声音传来。

“白虾兄,走吧,一群土著有啥好看的,”在这几日的相处中,狼三脚已经知道白虾这精虫上脑的东西想干啥,但他还有一月就离职回摇光,不想陪着白虾干蠢事。他现在要的仅仅是双方关系恶化,不想闹到收不了场。

白虾心里痒得厉害,但是只能作罢,现在的监管司还是狼家说了算,他只能忍着。再加上前两天因为一女人给狼三脚惹了祸,狼三脚对他发了很大的脾气,他也不想在和此人发生矛盾。

监管司的人相拥着朝部落外走去,白王部落的人并未相送。

“呦,各位大人,要不吃了下午饭在走,”在大门口修大门的刀疤看到几人脸色不太好,还随意的补了一刀。

狼三脚没搭理他,毕竟身份不对等。

大黄狗还是老样子,人出去的时候没叫,等人走远了象征性的“汪”两声,然后趴着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