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鹿死谁手

白王部落众人在下面看着,全呆住了,他们想不通,怎么姒玄光也飞起来了。这次大事不妙,之前飞一个起来,已经把他们搞得焦头烂额,现在又飞一个起来,感情是要团灭他们的节奏。

下面的人听着在空中两个人的对话,咋那么邪乎,除了知道两人有仇,其它的没听太懂,什么血幽冥,什么姒星空,谁呀。

等一下,姒星空,不会是族中典籍记载的那个姒星空吧,他们部落的老祖,远古时候的至强者。可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不可能,绝对不可可能,打死他们也不相信。

这也不能怪他们认不出,在白王部落典籍中,的确有姒星空的画像,可是他在姒玄光体内,其他人也看不到真容,更不可能凭借别人的一面之词就认祖宗。

下一刻,现场形势骤变,一道人影从姒玄影体内窜出,速度奇快,只看得清他那猩红的双瞳,便没入黑龙体内,控制起黑龙。

而姒玄影没了残魂的控制,像断了线的风筝般,直直地往下坠。姒战远伸出双手将其接住,把他平放在地上,开始检查起伤势。

“杀。”

黑龙血煞之力大涨,口吐人言,没有任何叙旧的想法,直接杀向被姒星空控制的姒玄光,可见血幽冥对他恨之入骨。

姒玄光虽然身体被控制,但是他的意识很清醒,外面发生的所有事他都看得清楚。当看到姒玄影落入阿公怀中时,他也长长舒了口气,小影得救,不用在受苦了。

而此时,一条巨大的黑龙向他扑来,他感觉得到那凌厉的气势,冲天的杀意。他想转头就跑,这要是被蹭一下,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最少也得掉块肉。

“有我在,你慌什么。再者说,他伤了你弟,你就不想报仇,”姒星空在诱导他,因为刚才有那么一瞬,姒星空感觉到姒玄光心生恐惧,自己也短暂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

“难道狗咬了你,你还要咬回去,要不算了,大家都没啥损失,”姒玄光在庞大的黑龙面前,的确有些怂了,不在气头上的他,哪敢和黑龙硬刚,作为一个六岁的孩子,没在这种情况下被吓尿,已经很不错了。要是换个同龄人,估计早被吓得口吐白沫,晕睡过去。

“没事,他就是我当年的手下败将。你把身体交给我,看着我如何戏耍他就行,”姒星空说的话时真时假,而大多是在诓骗姒玄光,不让他怯战。

姒玄光听到此话,感觉满满的安全感,也感到姒星空十分轻松,完全没把黑龙放在眼里,那他也不用怕了。

姒玄光按照在元海中的方法,放空思想,不去抗拒。在交出身体控制权后,他就像个有第一视角的旁观者,在想想待会大战激烈的场面,就特别兴奋。

在两个人商量的时候,黑龙已经杀到跟前,一只龙爪向姒玄光拍下,阴影把他笼罩在内,力量很大,速度很快。要是被打中,那整个部落就等着吃席吧。

战法,山芒。

姒玄光身体被一层厚重的元力包裹,他没跑到远处,仅是在原地微微移动身体。

下方的人吓傻了,不知道他为什么不躲,有些人都闭上眼,不想看这残忍、血腥的一幕。可有那么几个人不同,他们从中看出一些门道,心中震惊不已。

龙爪拍过,姒玄光仍立于空中,丝毫没被伤到。他腾空向着龙首飞去,双手握住龙须,用力一扯,一根龙须就到了他手中。

“嗷”

黑龙吃痛,暂停进攻,用两只龙爪捂住头部,不断甩头。

姒玄光借此时机飞向后方,和黑龙拉开距离。

至此,姒星空和血幽冥第一次交锋结束,姒星空以扯断一根胡须的优势,占了上方。

下方一片哗然,他们不知道该怎么说,这是打歪了,还是躲开了。

听到响动,之前闭上眼睛的人也睁开眼,当看到空中毫发无损的姒玄光时,心中震惊,他们原以为的必死之人竟然屁事没有。在他们闭眼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满是疑惑。

姒无殇倒是看清刚才发生的事,但带给他的震撼也不小,久久无法回过神。好精准的判断力,仅移动一下身形,就从龙爪的缝隙间躲过黑龙全力一击。

而那龙爪间的缝隙也就小孩子能躲过去,如果换个成年人,必然被削成人棍。他一开始就使用战法,是为了保护姒玄光的身体,毕竟一个六岁孩童的身体还是太脆弱。

附身在光儿身上的残魂实在不简单,这种战斗素养必然是在尸山血海中磨练出来的。希望他是友非敌吧,否则,还真有些麻烦,姒无殇心中有所思量。

半空中,被拔一根龙须的黑龙还在抱头嚎叫,另一道身影则是得意洋洋。而现在最开心的就要数姒玄光了,那叫一个爽,他从第一视角看戏,感觉就是自己在战斗一样,非常刺激。

“血幽冥,打不过人也不用哭吧,你本就是个手下败将,”姒星空的话语中满是嘲讽。

“姒星空,你个无耻的混蛋。”

“你当年使用诡计,召集一千多强者来围杀我,现在还说得冠冕堂皇,还要不要脸。”

血幽冥肺都快气炸了,连带他附身的黑龙都在颤抖,可见他对多年前的事耿耿于怀,对姒星空恨意难消。

“你这话说的,种族战争,只有谋略,何谈诡计。要怪,就怪你走了错误的路,怪你脑子不好用,”姒星空说起当年的往事,仿佛又回到了那场大战中,心中很不舒服。

我不杀伯仁,伯人却因我而死。

那一千多强者是他带出去的,可是最后,全部埋骨异乡,好多人连全尸都没留下。

“我今天一定杀了你,屠掉你在这里的所有血脉。”

“给给给”

血幽冥笑得阴森恐怖,陷入癫狂中,像是他的想法都会实现一样。

“唉,”姒星空轻轻叹气,看样子此事已无法善了,他不在劝说,浪费口舌,那就用武力来解决吧。

两个远古巨头的残魂,远古时期的敌人,今日重新现世,势必要定胜负,决生死。

也许,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冥冥之中,自有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