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用点智慧

“阿爹,不要,你快停下,”姒玄光看到这一幕,赶忙喊出声,他慌了,自己的父亲竟然要自爆。他也见过一些伙伴从小就失去了父母,一直靠部落养大,难道今天厄运也要落到自己的身上了,他要失去自己的至亲。

姒玄光一说话,手上结印的动作瞬间慢下来,显然是影响到了姒星空,身体又差点失去控制权。

姒星空感受到姒玄光的多种情绪,害怕父亲永远消失在世间,恐惧在以后的成长中没父亲陪伴。姒星空想尽早祭出杀招,需要姒玄光的配合,只得安慰道。

“小子,别乱动,放空身心。你越乱来,我结印越慢,你爹就越危险。”

对于一个六岁的小孩,有些道理他也懂,可是他爹都要死了,还要他放空身心,他做不到。姒玄光现在唯一能做到的就是不说话,不去打扰姒星空。

“玄光我儿,不要为我伤心难过,你已经是开元的人,是大人了。作为族长一脉的嫡长孙,等我不在以后,你要照顾好母亲,守护好族人,”姒无殇直面生死,表情平淡,一字一句的交代着自己的儿子。

姒玄光没有说话,轻轻点头,不知有多少眼泪在眼睛里打转,但是他没有哭,更没一滴眼泪流下。他要坚强,将来要完成阿爹的的遗志,他现在就要表现出坚强的一面,让阿爹放心。

血幽冥听到姒无殇的话,说的像是真的一样,他使劲挣扎,但是无法挣脱姒无殇像钳子一样的手臂,毕竟人家炼过体。血幽冥心中有几分后悔,慌乱,他想要是占据上方时杀掉姒星空,就没有那么多的事情,现在被个疯子缠住,而且要自爆,这下麻烦大了。

要是其他人,相差一个大境界的自爆,血幽冥不会太在意,顶天就是点轻伤。可姒无殇不同,拥有破坏力最惊人的雷元力,这种自爆的威力可不是开玩笑的。就算是血幽冥,也有可能被姒无殇的自爆直接抹杀。

“给给给,那就一起去死,”血幽冥笑得癫狂,试问强者中能有几个正常人,既然有人要以命换命,那他奉陪便是。

血幽冥身上挂着姒无殇,朝着姒玄光就飞去,他要用自爆的力量拉着姒星空一起下地狱。

就在这时,没人能发现姒星空和姒无殇嘴角都微微上扬,露出一丝笑容,像是什么奸计得逞一样。

血幽冥看着越来越近的姒玄光,心中狂喜,他马上就可以杀死姒星空,只要姒星空身死,那么他任何东西的付出都是值得的,包括自己的命。

在空中离姒玄光不远的血幽冥,突然察觉到异样,感觉自己的身体一轻,姒无殇撒手了。

血幽冥顿时满头问号,像是玩奥秘法一样,他实在想不通,这是何意,难道是怕伤到他自己的孩子?所以放弃了自爆,好像也只有这个解释。

封印,六极封天阵。

“阵来,”姒星空一声吼,六道光柱拔地而起,光柱间相互感应,连接,把血幽冥困在阵中。

封印阵法一起,血幽冥动用的神秘力量瞬间消失,其他人感到身体一轻,元力也可以正常运转。

姒星空看着血幽冥,缓缓开口道。

“当年知己一场,我传你封印术,最终你为了成为至强者,不顾规则,酿成大错,后来我又用封印术将你的主魂和肉身封印,也算两不相欠。”

“今天,我再次使用封印术将你封印,算是因果轮回,报应不爽吧。”

姒星空看着阵法中昔日的好友与敌人,平淡的说道。其实他心中的结早已经解开,可是血幽冥根本放不下,总觉得姒星空做的事对不起他。

“无耻,你们姒氏一族都是无耻小儿,远古时诱骗我入阵,以多打少;现在还是诱骗我入阵,以多打少,有本事一对一的战斗,”血幽冥不服,他一身神通都还没尽数使出,就已经被困,落败也是早晚的事情,他知道这个封印术的威力。

“哈哈哈,你没脑子可不能怪我,你喜欢顺风的时候浪也不能怪我,你不懂谋略更不能怪我,”姒星空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血幽冥,他对血幽冥的性格了如指掌,所以姒星空算计起他来毫不费力。

血幽冥气啊,又被算计,那姒无殇之前的所作所为一定是演戏,现在应该在一边疗伤。

血幽冥一眼看去,姒无殇在广场上盘腿而坐,他的身边坐着五位族老,正在一缕一缕拔出他体内的其它元力。他自己也在运转雷元力,尽可能把其它元力从元海中驱赶到体外。

姒无殇的身体常年吸纳雷元力,也被雷元力不断淬炼,现在不同的元力从体内拔出,他的身体难以承受,疼的不断颤抖。

姒玄光看到他阿爹放弃了自爆,情况也算稳定,悬着的心终于落地,压在胸口的气也是吐了出来。

至于他阿爹为何当时选择自爆,为何中途又说那些话,为何后来又放弃了自爆,他完全想不明白,也不想去明白,重要的是他阿爹没事。

场中,六极封天阵不断闪烁着光亮,血幽冥在阵中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就算是死,他也不想做个糊涂鬼。

血幽冥开始在意识中还原之前的战斗,不断复盘,想看看问题出现在哪里,这也是他的习惯,战斗后不断反思,寻找不足,然后尽可能将其补上,变得更强。

“我明白了,”血幽冥并没有把猜想说出来,他只相信自己的判断。

一开始,姒星空假装狼狈,胡乱逃跑,而在一些特殊的位置会停顿一下,那时他就在布置封印法阵。

后来,姒星空抓住血幽冥的性格特点,认为血幽冥会以虐杀自己为乐,不可能直接发动杀招,姒星空借此完成全部封印阵法布置。

最后,以姒无殇为饵,利用血幽冥对姒星空的恨意,让其自觉落入封印法阵中。

“喝喝,”血幽冥自嘲道,他输给姒星空并不是在修为上,而是计谋和性格,这也是他永远学不会和改不掉的。

血幽冥的推演过程和实际情况差不多,至于姒星空和姒无殇为何能配合的如此默契,那是他们一直在用灵魂传音沟通。

“杀”

血幽冥是远古的强者,他的骄傲不允许自己束手就擒,就算是陨落,那也该是在战斗的路上。他现在无法使用那股神秘的力量,只得再次运转血煞之力,冲向封印阵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