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不合格品

白王部落。

族长院落的门槛上坐着这个小孩,他手上端着碗,碗里装着满满的食物,却是一口没吃。

他就静静地坐着,两眼看着正前方,像是神游一样,一动不动,话也不说,非常的安静。

而在他的头上,趴着条黄色小蛇,懒洋洋的扭动着身体,看起来很是享受。

此人不是姒玄光又是何人,他昨天晚上,在开元石上又测试了一遍,彻底自闭了。

“姒玄光,无属性,劣等。”

姒战远亲自念出的结果,那基本就是这样了。你要说是从刀疤嘴里说出来的,那还有些不可信,可姒战远从不会拿这事开玩笑。

按照白王部落的规矩,凡是天赋达不到出众的,部落不会考虑培养为修炼者,不会分配任何修炼资源,而且还要分配到后勤各处学习技能。

这个规矩已经很多年没变过,也没有任何例外,这意味着姒玄光无法成为修炼者。

姒玄光开元回到家,就躲在被窝里哭了一晚上,没法成为修炼者的他很是难过。再加上一个部落上千小孩开元,就他一个是劣等天赋,其他人再不济也有普通天赋,让他更是伤心难过。

姒玄光想着以前在部落学堂,他自己综合排名怎么着也在前十,可如今,天赋在整个部落倒数第一,这反差也太大,他实在受不了。

又想到姒星空老祖的传承,那些厉害的战法、封印法阵、丹药配方等,可自己都不能修炼了,还有什么用。

想着想着,姒玄光的眼泪就要落下,他是个不合格产品,此生与修炼者无缘。

“玄光,你饭吃完没有,够不够吃?”龙绮儿半天没看到儿子,就从房屋中走出来,要去看一下姒玄光在干嘛。

“吃完了,”姒玄光回道,赶快低下头吃起饭,如同狂风扫落叶,一碗饭没过多久就见底。

姒玄光在某些时候是会耍点小脾气,可是现在父亲不在家,母亲又身染恶疾,他不想让母亲为自己担心。

姒玄光拿起碗迎向龙绮儿,“娘亲,你快回屋里歇着,外面风大。”

“我没事,你不难过啦?”龙绮儿问道,她从已经从其他人那知道,自己儿子劣等天赋的事情。

“不难过,又不是只有我没法成为修炼者。像阿生哥,他还不愿意成为修炼者呢,我待会就去看仓库,”姒玄光真的想抱着龙绮儿大哭一场,可他不能,他阿爹曾经说过,“开元后就是大人,要照顾好母亲”,姒玄光一直记在心里。

姒玄光作为族长一脉的嫡孙,要个仓库管理员的特权还是有的,不用和其他人汇报。

龙绮儿也知道自己的儿子在假装坚强,但也不好说破,只是配合的说道,“那我去给你收拾几件换洗的衣服。”

没过多久,姒玄光背上已经多了个包袱,龙绮儿在帮他整理穿在身上的衣服,满是关怀的说道,“凡事多跟阿生学着点,晚上睡觉要盖好被子,要听话,实在待不下去就回来。”

“娘亲,你放心吧,不就是看管仓库嘛,我会做好的,”姒玄光说完,就往外走去。

姒玄光在临走前,去偏屋看望姒玄影,可姒玄影还在昏睡中,他二叔、二婶在一边陪着,脸庞都很憔悴。他阿公昨晚就跟他说过,姒玄影身体并无大碍,只是生命本源有所流失,调养一段时间便会好起来。

姒玄光心中怀揣着梦想,一步迈出家门,他是不会向命运低头的,他要成为修炼者,像他父亲一样的强者。

修炼的元诀,他脑海中不知有多少,各种等级的战法更是不计其数。族中应该不缺修炼到元轨境巅峰的资源吧,反正太高的境界也无法突破。

姒玄光要去看仓库,并不是一腔热血,也不是喜欢这个工作,而是因为他知道之前他阿公赢回来的百万元晶都堆在仓库里,那可是修炼的好东西。

“大清早的,赶去逃荒啊,”苍老且慈祥的声音在姒玄光身后响起,叫停他的步伐。

“阿公,我给您和父亲丢脸了,劣等天赋在部落中是无法修炼的,我这就去看仓库,不用部落分配职务”姒玄光可怜巴巴的说着,心中还是希望能有转机。

姒玄光说着,两行清泪流下,两个膝盖一下就跪在地上,很是诚恳。

“我的乖孙子,你快起来。你弟现在还躺在床上,昏迷不醒,你要是再出点什么意外,你让我怎么活,”姒战远说的很是感人,一把将姒玄光抱起。

姒战远元轨境巅峰的实力,抱个小孩子根本不费力。

“阿公,那你有办法让我修炼吗?”姒玄光试探性的问道。

“你要是不修炼,那我给你泡的两年药浴不就白费了,”姒战远说道。

泡药浴的事情,还要从姒玄光四岁的时候说起。

当姒玄光年满四岁时,姒战远送给他一份神秘的生日礼物,一只泡澡用的木桶,而且那天晚上就泡了一洗澡。

姒玄光跳进木桶中后,就发出杀猪般的叫声,隔好远都能听到。他想往外跳,可一双手则死死地按住他,让其动弹不得,直到半个时辰的泡澡时间到,他才从木桶中站起。

姒玄光那时懵懵懂懂,认为是木桶会咬人,以至于他一直对木桶有阴影,不敢靠近。其实木桶没问题,而是木桶里面的药液有问题。

这些药液都是姒战远用很多珍贵的药材熬制,有强身、淬体的功效,价格不菲,他每次熬制心都在滴血。

后来,姒玄光每隔三天泡澡一次,他也逐渐适应这种疼痛感,并感觉身体在慢慢变得有力气。

最后,姒玄光感觉泡完澡很是舒服,他已经完全喜欢上泡澡的感觉。

只是一直存在一个问题,姒玄光泡完药浴要臭三天,可他隔三天又要泡一次,所以姒玄光身上天天臭,部落里给他起个绰号叫“小臭臭”。

“走,我带你去个地方,”姒战远把姒玄光举起,放在肩膀上,就向外走去。

“不是去仓库吧?”姒玄光知道自己可以修炼后,心中很高兴,笑逐颜开,他不想去看仓库了。

姒战远说道:“怎么一天想着看仓库,再说,仓库那边有阿生那小子折腾,已经够人头疼的,你就不用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