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闲言碎语

姒玄光按照无元诀上的描述,小心的控制无属性元力,慢慢的去包裹其它元力。

先是金,再是木……

慢慢的,他把能感应到的五种元力都包裹在内,每种元力有用无属性元力隔开,避免它们之间相互排斥。

说来也怪,每种元力间的排斥性很大,就是五行元力中的相生元力也会排斥,可是无属性元力跟任何一种元力却是和睦相处。

“散”

姒玄光完成元力包裹,但是没有把它们吸纳到元海中,因为他吸纳的五种元力并不均衡,有的多,有的少,不能用来稳定元海壁。

无元诀中记载,每次吸纳的各种元力必须基本均衡,相差不能过大,否则多余的元力会损坏元海壁。

再来。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姒玄光在控制元力上也熟练许多,他不断地尝试,达不到要求就再来。

很多次后,他终于是让一丝元力吸纳到元海中。小心翼翼的控制着,把那丝混合五种属性的元力送入到元海壁中。

元力一进去,他面部马山扭曲起来,浑身颤抖,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流下。

疼,钻心的疼,比第一次泡药浴疼的多。

他一直在坚持,心中暗示自己,挺住,过了第一次就好了。可最后,他的身体还是不争气的倒下了。

姒战远见状,赶忙一把扶住,然后检查姒玄光的身体状况。在确认并无大碍后,他用一只手放到姒玄光的小腹位置,要确认此子是否完成了首次修炼。

“尽管体质特殊,天赋劣等,但好在还是可以修炼的,至于其他的问题,以后再慢慢解决,”姒战远的脸庞上浮现出一丝微笑说道。

日出东方,天已大亮,姒玄光在床上悠悠转醒。

他突然一下子坐到床榻上,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赶紧闭目感应着元海内的情况。

此时的元海壁的确有了一丁点变化,有一道微弱的元力在里面游荡,这就是完成首次修炼的标志。

他成功了。

姒玄光很是高兴,这道元力并不能给他带来多少力量,在修炼的漫漫长路上也只是一小步。

可是对于他的意义全然不同,这代表,他虽然废了点,但是终归可以修炼,有可能成为一名优秀的修炼者。

姒玄光跳下床,穿上鞋子就往外跑去,他要去修炼,他要没日没夜的修炼,正所谓:勤能补拙。

“光儿,你还没吃早饭呢,要去干嘛?”龙绮儿在后面问道。

“我要去修炼,你自己吃,我的等晚上一块吃,”姒玄光一边跑,一边说道,头都没回一下。

成为一位强大的修炼者,一直是姒玄光的梦想。在开元后,他一度以为自己与修炼者无缘;首次修炼时,他也有那么一瞬间怀疑过自己无法修炼。

现在却不同了,他阿公同意他修炼,他也顺利的完成首次修炼,要是天赋不行,那就汗水来凑。

他要努力,他要变强,他不想家人为他开后门难做,他要亲自证明自己不是废物。

姒玄光在去部落学堂的路上一直小跑,见到熟人就和平时一样打招呼,可他感觉有些人看他的眼神不对劲,但他却没有在意。

姒玄光跑远后,路上的人开始议论起来。

路人甲,“你们听说了吗?学堂修炼名单上有姒玄光的名字。”

路人乙,“不可能,他是劣等天赋,按部落规矩不能去学堂修炼。”

路人丙,“老族长德高望重,大家都敬重他,可部落规矩也不能说改就该。”

路人丁,“我们部落之所以团结,那是因为公平,现在公平没了,往后的部落可怎么办。”

就在今天早上,部落学堂新一代修炼者名单出炉后,姒玄光就成为整个白王部落讨论的的焦点,而部落也都炸开了锅。

对于族长姒战远“徇私舞弊”的做法,也是有人支持,有人反对。

姒玄光可不知道这些,他现在满脑子就想着如何修炼,怎么快速成为强者。

当姒玄光进入部落学堂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放下手中的事情,齐刷刷的看向他。姒玄光顿时有些不好意思,是他迟到了,还是他没洗脸,亦或者是要欢迎他。

“小臭臭,这边,”姒玄阳喊道,这才打破了僵局。

姒玄光现在也不计较别人喊他绰号,就想把事情弄明白,不然总是稀里糊涂的也不是回事。

“阿阳,怎么回事,”姒玄光走到姒玄阳身边问道。

姒玄阳也不藏着掖着,他把今早张贴修炼者的榜单,众人的非议、看法都说给姒玄光听。

最后,姒玄光还说道:“小臭臭,你别怕,我已经和呆山,一些嫡系的发小商量过。以后谁胆敢在部落学堂排挤你,我们就揍他。”

这好像也不是揍谁的事,姒玄光突然感到头一阵阵的疼,他好像给阿公惹祸了,早知道就去看仓库。

“呦,这不是我们的小族长吗?从后门进来的吧,”说话的人是姒鸦。

姒鸦以前和姒玄光没有任何交集,只是他的同胞哥哥本次开元是普通天赋,没法到学堂修炼,他就把气撒在劣等天赋却可以修炼的姒玄光身上。

姒鸦认为不公平,而他只是一个代表,像这样想法的人不在少数。

姒玄光没去揍他,还拉住要过去揍姒鸦的姒玄山、姒玄阳等人。他自认理亏,破坏了规矩,心中默念,“白王第一族规,族人团结友爱,不得手足相残。”

姒玄光一遍又一遍的念着,要以此来压制心中的怒气,他还没打过任何一个族人,今天也不想破例。

“你妈那个病秧子,就是靠部落的资源养着,你也是这样,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姒鸦越说越来劲。他也邀约了几个人,只要姒玄光动手,他们就一起揍姒玄光。

“有爱你大爷,”姒玄光骂道。别人骂他,他可以忍,但是骂含辛茹苦把他养大的母亲就不行。

姒玄光突然发力,全部肉身的力量都被他调动起来,一块块肌肉凸起,直接撑破外衣,气场强大。

这是姒战远经常给姒玄光泡药浴,对身体起到的强化作用,让姒玄光的肉身比正常人要强上很多。

姒玄光之前从未用过药浴强化后的肉身力量,怕控制不好伤到别人,可他现在基本上是失了智,啥都管不了。

“砰”

在场的小孩没有人反应过来,姒玄光已经打掉姒鸦的一颗门牙,血水外涌。

但是姒玄光的攻击没有停下,他压在姒鸦的身上,用拳头一拳又一拳的打在姒鸦脸上,打得皮开肉绽。

“哇哇”

看到这阵仗,有的小孩已经被吓哭了,他们哪里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姒玄光简直是个妖兽幼崽,逮到谁就不放手。

而姒鸦一声都没叫出来,因为他被第一拳就打晕了,他的帮手看到这场面哪还敢动手,都吓得往后退。

“别打了,”姒玄山看到情况不对,连忙上去拉住姒玄光,可是现在的姒玄光力气比平时大不少,他拉不开。

姒玄阳见状,也带着好几个人上去拉姒玄光,费了吃奶的力才把他从姒鸦身体上拉开。

“好胆,竟敢同族相残,该罚,”冷漠的声音响起,大家都知道大事不好,这事惊动执法族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