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学习巡夜

“别闹”

一道迷糊的声音响起,似在半睡半醒之间,一只小手伸出来挠挠耳朵,翻个身,又继续睡。

说话的是姒玄光,在他的身边站着一个身材高大,脸上带疤的男子,这人就是刀疤。

而在刀疤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小的身影,在那捂着嘴偷笑。

不用说,刀疤肯定又在干无良的事情,他正在用一根毛草掏姒玄光的耳朵,可姒玄光白天背着人行走,累得不行,痒了半天也醒不过来。

“唉,睡得真死,要是在外面,都被妖兽吃掉一半了,”刀疤看着他身后的姒玄影,无奈的摇摇头。

刀疤见姒玄光醒不过来,也不再用毛草挠他,毕竟他还有任务在身,不能再耽误时间,他在在姒玄光耳边轻轻的说道。

“发肉干啦!再不起来就没了。”

“给我一块,给我一块,”姒玄光猛然做起来,看着漆黑的帐篷内,知道被耍了。

“哈哈哈”

姒玄影没忍住,放声笑出来。

“刀疤叔,你又逗我,我要睡觉,”姒玄光那个困的,就算身体坐起来,但是眼睛也只睁开一半。

“觉有啥好睡的,叔带你出去看大宝贝,”刀疤忽悠到。

“走,走”姒玄光一听到看大宝贝,也知道是什么东西,就拉着刀疤往外走,但是听到刀疤说大宝贝,那应该会很好玩吧。

“你先穿上鞋子,当心脚被划破,”刀疤说着,顺手提起姒玄光的鞋子。

当一大两小三人来到帐篷外,除了一些负责巡夜的人,一堆堆篝火,黑暗中闪着绿光的几双兽瞳,那还有其它东西。

“刀疤叔,你又骗我。我现在可是修炼者,当心我揍你,”姒玄光感到自己上当受骗,很是生气。

“我有一种宝贝,你们学了他可以强大自己,保护亲友,守护族人,你们学不学,”刀疤认真的看向两个小孩。

“学,”姒玄影率先说道。

“你不骗我就学。还有,你那么严肃,我不习惯,”姒玄光也算同意了。

“哈哈,叔什么时候骗过你们。只要你们今晚好好学,明天进山就给你们找蜂蜜吃,”刀疤看着就一猛夫,可他粗中有细,性格随和,尤其会骗小孩。

听到学好就能吃蜂蜜,两个小孩瞬间听话很多,听起刀疤讲的巡夜教学也很认真。

刀疤走在前面,两个小孩紧随其后,听得十分仔细,有不懂得地方还会问上一句。对于两人的学习态度,刀疤很满意。

“哇嗷”

突然间,一道小黑影窜到他们面前,身体发抖,发出奶声奶气的叫声。

“小影,可爱吗?”姒玄光屁颠屁颠的跑过去,一把将妖兽的幼崽抱在怀中,用手不停地抚摸。

这是一只丛狸猫,成年后为二阶妖兽,幼年期是一级妖兽初期,对人类构不成伤害。

姒玄光因为阿黄的缘故,想弄清它是何物种,经常翻看记载妖兽的典籍,虽然最后也没弄清楚阿黄的身份,但其它妖兽却记得七七八八。

看向姒玄影,他一动也不动,脸色不太好看,姒玄光很快就发现了异样,赶忙跑过去。

此时,姒玄光闻到了一股子尿骚味传来,他看到姒玄影身下湿了一地,他瞬间明白了。

“小影,别怕,这小家伙不伤人,”姒玄光安慰道。

“玄光哥,我没事,就是尿急,没憋住,”姒玄影磕磕巴巴的说道,声音抖得厉害。

姒玄光知道,他弟从小就胆子小,可在他面前又要故作坚强,生怕自己嫌弃他胆小,以后不带他玩。而姒玄光当然不会说破,只会顺着他。

“去去去,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出来干嘛,”姒玄光叫嚷着,把一声吼就吓尿他弟的丛狸猫幼崽,扔回来黑暗中。

“唉,今晚的夜宵被放跑啰,”刀疤在一边打趣道。

“白王部落第二条族规,在妖兽对族人无威胁时,不得随意捕杀,”姒玄光说道。他最近每天抄一遍,再背一遍族规,记得十分熟悉。

“也是奇怪,怎么就不能随意捕杀妖兽,你说奇不奇怪?”刀疤试探性的问道。这条族规是他最想不通的,他问过一些族老,人家给他的回答是:权限不够,无可奉告。

“你别套我的话,我也不知道,”姒玄光虽然小,但是很多事情大人都交代过,不得跟外人说起。

“还有,今晚的事不许说出去。”

“否则我就把你偷看……呜,呜”

姒玄光刚想威胁一下刀疤这个大嘴巴,结果被刀疤捂住了他的嘴。

“小孩子别乱说话,快回去换裤子,当心明天被别人发现,”刀疤慌张的催促道。

两人走后,刀疤有看向黑暗中,似乎是在感应着什么,半晌后,嘀咕一句,“大的终于带着小的走了。”

离开的两人,悄悄地回到自己的帐篷中,姒玄光从阿黄身上拿出条裤子,递给姒玄影。

“玄光哥,我是不是特别没用,被只小猫崽给吓成这样,”姒玄影惭愧的说道。

“怎么会,你可是皇极天赋,将来的部落强者。要是你哥以后被欺负了,你可要罩着你哥点,”姒玄光给他打着气。

“嗯,玄光哥,我不会让别人欺负你的,”姒玄影说道。

“行了,休息吧,明天还要赶路,”说实话,姒玄光早就困得不行,倒下去就睡了。

天蒙蒙亮,队伍就开拔。

按照往年的经验,在没突发事件的情况下,今天中午就可以到达祖地。

刀疤也倒是守信,第二天不知道去哪里割了很多蜂蜜,分给部落里的小孩吃,而姒玄光和姒玄影分到了最大的两块。

孩子们是吃的开心,就是刀疤的形象不太好看,眼皮有些胀。

队伍一路前行,中途没事情发生,很快就到了中午。

“已到祖地,停下休息,”姒无殇兴奋地说道。

听说祖地已到,所有人都朝着声音源头看去。

呈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个山洞,拱形的石块将其撑起,露在外面的石块断面上,有七个凹槽。

也许是每年才来一次,无人清理的缘故,藤蔓和杂草已经将大半个洞口遮掩。

他们赶了两天一夜的路程,终于到达祖地,这里虽然不像大多数人想象的富丽堂皇,可却是姒氏一族的精神传承之地,是姒氏一族的根基所在。

祖地里面到底是什么样?到底有什么?孩子们心中有无数憧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