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悟性惊人

“天纵之资,真正的奇才啊,悟性竟然能高到如此程度。”

七族老看着修炼中的姒玄光,惊呼出声。

“一次运转两个元诀,亏他敢想,敢干,”寡言少语的六族说道。

“第一次失败,第二次就能找到应对方法,当真不凡,”大族老夸到。

现在的姒玄光,已经掌握了吸纳元力的节奏,修炼起来很是轻松。

第二次尝试时,姒玄光又遇到同样的问题,他不往这边吸引元力,没足够的元力修炼;往这边吸纳元力,会出现身体承受不住五种元力的困扰。

姒玄光困惑之际,他把心一横,打算同时运转两门元诀。

用太上五行诀来吸引元力到身旁,在用无元诀吸纳元力入体,一外一内,各自运转,互不干扰。

姒玄光持续的从五人身旁,吸引一小股半个拇指粗细的元力。

到了近身,姒玄光用无属性元力将其均匀分割,包裹,像是做糖果加工一样。

在一缕缕送入到元海壁中,进行修炼,整个环节如同流水线,比以前快上不上。

姒玄光也悟出一些东西,贪多嚼不烂,要多少就拿多少。

真是惬意,比以前用元晶修炼还舒服,姒玄光真正感受到修炼的乐趣。

“轰”

不同属性元力碰撞的轰鸣声响起,族老赶忙用元力压制,避免孩子受伤。

“不好意思,我睡着了,”姒玄山憨厚的声音响起,刚才是他睡着导致元力失控。

众族老诧异,不应该呀,难道聚神液过期了。

一问之下才知道,姒玄山顾着吃蜂蜜,落下了聚神液。

失败那就再来,反正一两次就能磨合在一起,也不太现实。

元力吸引差距大,再来。

元力没控制好,再来。

我尿急,尿完就回来,再来。

十几次尝试后,六人找到平衡点,算是能平稳修炼。

族老们很是满意,几个小辈数个时辰就掌握太上五行诀,上古元诀重见天日,也是这些小辈的福气。

“逐渐加强元力的吸引,”姒玄光在运转太上五行诀时,隐约间发现内藏奥妙,决定尝试一番。

族老们顿时想不通了,这娃子干嘛,他不是承受不了过多元力吗?莫不是有受虐倾向。

五人听到,没有多想,逐步加强元力吸引。

凭借着皇极天赋,道道元力被吸引到五人身旁,元力变得浓郁起来。

起初,六人修炼时并没有明显变化,一切如常。

后来,六人在修炼时,隐隐有股威势传出,各族老皆能感受到。

最后,元力大量聚集,相互间要有碰撞之势,各族老就等族长发话,随时打断。

“去”

姒玄光控制大量无属性元力飘去,其中一部分来自外界,一部分来自体内。

无属性元力有序飘到每种元力中间,将其隔开,使五行元力无法相撞。

“现在与其说是在修炼,倒不如说是在运转某种阵法,”姒战远从未见过,有人能把元诀玩到如此地步。

“嗡嗡嗡”

修炼的六人产生共鸣,吸纳元力的速度也快上一成。

这也算很大的收获,毕竟元诀对吸纳速度的增幅,本来就可以忽略不计。

如今有着一成的增幅,已经是天大的喜事,尤其对劣等天赋的姒玄光来说,显得更为重要。

“好,就是现在程度的元力,不要多,也不要少,”姒玄光找到太古五行诀中的,共鸣频率,心中很是高兴。

外围五人组听到后,保持好吸引过来的元力,完全进入修炼状态。

“老七,怎么看的眼睛都直了,不会是嫉妒小辈吧,”大族老调侃起七族老来。

“大哥,看你这话说的,我是替后辈高兴。”

“再说,悟性就和修炼天赋一样,天生的,羡慕不来。”

七族老没生气,他说话时也很高兴。

“希望他们都戒骄戒躁,不断努力修炼吧。先天资质和后天机遇、努力,基本各占一半,”六族老的脸上还是看不出喜与悲。

六人越来越默契,找到吸纳元力的节奏,中途也没有停过。

天渐渐暗下来,六人如同神游太虚,坐在原地一动不动的修炼。

明月高悬,姒玄光的身体微微颤抖,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流下。

“撑不住啦,停下。”

姒玄光在吸纳元力的同时,还要控制无属性元力,去分割其他元力,致使精神上消耗极大。

六人停止修炼,站起身活动筋骨,看向沙漏,才知已到深夜。

“你们今天表现很不错,但是不要骄傲,要把眼光看向整个大陆。”

“强者,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修炼就能达到,那是需要持之以恒,长年累月的苦修。”

姒战远语重心长的教导晚辈,既肯定他们优秀的一面,又把一山还有一山高,韧性和资质对于修炼都重要的道理告诉他们。

六个小孩听的是迷迷糊糊,好像懂了,好像又没懂。

他们都在想,族长不是吹牛皮吗?

撑死也就修炼到元轨境巅峰,看向整个大陆做什么,能看向千部群落就不错了。

至于修炼一图的道理,他们都懂,毕竟在低级班时,已经苦练体术,就是想早日成为强大的修炼者。

“谨遵族长教诲,”六人行礼,表示对族长的尊重。

姒战远微微点头,又说道。

“以后四天的特训和今天差不多,刚才我和几位族老合计过,早上再加上野外生存理论课。”

早上野外生存理论,白天体术训练,晚上元力修炼,六人在往后的几天有的玩了。

孩子们也不管这些,爱咋咋地,明天的事就明天再说,他们现在只想要个枕头,只想睡觉。

“来,每人再发一瓶聚神液。”

姒战远此话一出,把几人吓得不轻,难道还没结束,不会像白天一样,前半段是热身。

“什么表情,让你们拿回去服用,不要吗?”姒战远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痛恨丹药之人。

六人默默把瓷瓶接到手中,心情复杂,他们现在对丹药是又恨又爱。

“行了,天色已晚,回去休息吧,”姒战远终于说出孩子们等待已久的话语。

在六人的耳中,此话是如此的悦耳,有如天籁。

“族老真好,族长万岁……”六个孩子叫嚷着,一窝蜂的朝门外跑去。

“小玄光,你等一下。”

姒战远刚说出此话,其余五人,一溜烟就跑没影了,就怕下一个喊道他们的名字。

“阿公,我想睡觉,我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