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生死之间

G省,银昌市。

薛天劫如同往常一般起了个大早,为柳家的一大家子做起了饭。

因为动乱,G省的经济还是萧条了许多,但影响也不算大。

汪家准备虽足,但大炎的国土实在是太过广袤,三十六个省,哪怕抛开早已无人的区域,那也还有三十二个。

也因为他在这里,整个G省甚至没有爆发出诡异事件。

“姓薛的,你好了没有,你个废物是想饿死老娘?”骂骂咧咧的声音响起,薛天劫目光微动。

他那丈母娘是越来越过分了。

昨天,竟然把别的男人公然带回家,当着他的面介绍给柳楚月。

这那是什么当娘的干的出来的事,和老bao子有什么区别。

但,一线之隔……

薛天劫回过神来,端起两大盘先走出了厨房。

“废物,你可真是越来越没用了。”何梅一把夺过了菜盘,白了薛天劫一眼,随即扭着腰肢把菜端到餐桌上。

薛天劫也不生气,这么久都忍过来了,他也习惯了。

等事了,他会让这家人好看的。

武人,并不喜欢受辱。

喜欢被人如此轻视的,那是脑子有问题。

突然,薛天劫眼皮一抬,他回头望向了西边,他能感应到一股强大的气息在附近。

但这股气息虽强,却是有着一种外强中干的感觉。

像是重伤未愈!

汪九城?

薛天劫眸光一凝,君上一战汪九城,象国龙树菩萨的消息,他们这些人自然已经知道了。

如果是汪九城,他该去看一眼。

薛天劫脱下了围裙,往门外走去。

“废物,你干什么呢?往外跑!”何梅眼皮一跳,一拍桌子怒不可遏道。

餐桌上,柳楚月看着泡好的咖啡,一言不发,全当没看见。

对于这个夫婿,她自然讨厌的很。

一个男人,废物到了这种地步,她真不知道怎么还有脸面活着的。

但在她们眼里,薛天劫却是难得的没有立马乖乖回来,反而是直接走出了大门。

“md!养不熟的白眼狼。”何梅啐了一口“楚月,等他回来,离婚,马上离婚!”

“他走了,谁做饭打扫?”柳楚月看了她一眼道。

没有找着下家的情况,将就将就算了。

一句话,何梅像是霜打的茄子,直接焉了吧唧的。

薛天劫径直往西边而去,他能感受到那道气息越发的接近。

终于,在一处公园里他见到了脸色苍白的汪九城。

“真是老糊涂了,竟然没注意到有你这么只大老鼠找了过来。”

汪九城抬起了眼皮,冷声道。

“老鼠?那是你们才是。”薛天劫目光冷冽。

“一直躲在暗地里不敢出来,尽用些卑劣的手段。”

“呵?我汪家可是三十三家姓之一,何时躲过。”汪九城不屑的抬起了头,睥睨着薛天劫。

“不过是你武殿废物,姬家废物,看不出我汪家的心思罢了。”

“如不是老鼠,为何出头就被一顿打。”薛天劫轻笑一声,言语轻蔑。

几年受辱,他早已磨平了棱角,不再会被轻易激怒。

如今的他,比以往深沉内敛,更加可怕。

收鞘了的剑比亮出的剑更具有威胁性!

至少,在如今重伤的汪九城眼里,他看不出薛天劫的深浅,估摸不透他的水准。

他心里只是知道,恐怕两人今日里会死上一个。

可惜!

汪九城目光恨恨,如不是被一指洞穿了身躯,肺腑被炸了个粉碎,一个不入武道金丹的人,他怎么会放在眼里。

薛天劫周身汗毛乍起,再虚弱,那也是一尊武道金丹。

他离这一境很近,只有一线之隔。

但这一线之隔便犹如天堑!

也亏得汪九城重伤,否则他断然不会出现。

不过……

薛天劫眸光炽盛,以一尊武道金丹的血为他武道奠基,这一战胜,他会突破!

而败,也不过一个死字。

他怕死吗?

他字典里还真不知道这个字怎么写的!

汪九城眼眸明灭不定,杀意起伏。

“你退去,我离开,就当你我未曾见过,如何?”

他终究没有把握,不想冒险。

“武殿之人,哪有和敌人商讨的。”薛天劫目光冷冽,早已熔炼一体的血煞之气在汇聚。

“你若再进一步,一切都讲无可挽回!”汪九城一瞪眼,胸腔起伏,似有怒火升腾而起。

“进了,如何?”

“你会死在我的手下,化作我成就武道金丹的养料!”薛天劫大步迈出,目光自信。

杀意升腾而起,直冲霄汉!

他血气如狼烟,普天盖地,横压虚空万里!

武殿白虎星君!

“这等煞气,是你。”汪九城确认眼前之人,正是销声匿迹了数年的武殿白虎星君,不由更是忌惮。

同时,他也明悟了为何G省的诡异迟迟没有爆发。

如此一尊人间凶煞坐镇于此,目前的恶神,谁敢上前!?

白虎镇邪祟!

两人间似有风起,汪九城直起身,衣袍鼓荡,面色也逐渐冷了下去。

多说无益,既然要找死,他就成全他!

“如此猖狂,我就摘了你的虎头,赠予中军王。”

“如此便好,你也放心。”

“等你死了,我也会把你的脑袋摘下来,送给君上,全当做上一次他替我坐镇西境的谢礼了。”

薛天劫放声一笑,尽显豪迈。

他眼角似有泪珠滚过,这才是他该有人生啊!

快意恩仇,生死看淡,那劳什子赘婿,真不是人该干的事!

见他心绪激荡间,那一道无形的屏障若隐若现,将被堪破,汪九城脸色剧变!

无论如何,绝不能让他突破!

下一瞬,汪九城化作一道流光冲过湖面,一掌直扣薛天劫的咽喉。

“来的好!”薛天劫眼眸中浮现一抹血色,那道白色挑染显得十分邪魅。

轰!

第一招,薛天劫不闪不避,以真元带动气血,以气血带动气势,一拳迎上!

轰!

气浪翻滚,砖石倒卷翻飞,湖水向四面八方扑出。

“杀!”

薛天劫一声怒喝,拳焰璀璨,一脚踩在地面上,直让大地四分五裂!

第二拳依旧平分秋色!

汪九城脸上涌起一抹血色,脏腑的伤势被这两拳引动,苦不堪言。

但他终究是武道金丹,一路拼杀而过,年轻时受过的伤也不在少数。

些许伤势算得了什么!

汪九城双臂一展,身形极速倒飞而出,他一声轻喝,湖水升腾而起,化作一道道剑光。

万剑齐飞,直扑薛天劫!

薛天劫不闪不避,一路奔跑而过,手捏拳印,挥动双拳将之一一击溃。

境界落了下乘,但他气势远胜!

今日,他要以半步金丹斩武道金丹,迈过那最后一线!

不成功,便成仁!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