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一个可以独自扭转战局的人

我快速扫视了一下战场,确认了当前的形势。

在狩猎者一方,他们显然已经筋疲力尽了,但他们仍在不断地打败怪物。

但是在他们打败了一个怪物之后,另一个怪物又出来了。

有时狩猎者会被怪物杀死。

而且冒狩猎者也没有增援。

由于这种差异,冒狩猎者方面人数变得越来越少。

那样的话——我先减少怪物的数量。

我带着埃莉诺向战场前进。

我走到与一名狩猎者发生冲突的骷髅的一侧,将其切成两半。

“你是……?”

当我仔细观察这个衣衫褴褛的狩猎者时,他的表情中写着怀疑。

来不及解释,我冲向附近的怪物,一个接着一个击杀。

我一拳就打败了怪物,同时我也在战斗中奋力前行。

怪物的数量减少了,但我们没有更多的狩猎者伤亡。

我穿过战场。刚刚经过的地方,堆满了怪物的尸体。

我开始慢慢扭转战争的趋势,我一直在这样做。

我救下的那些狩猎者们开始帮助另一个狩猎者。

狩猎者们通过相互合作,怪物的数量开始大幅减少。

随着怪物的数量开始减少,我们的步伐加快了。

战局变了,狩猎者开始反击怪物。

就在这时,其中一名狩猎者开始袭击我。

“你这个混蛋!!!”

是一名年轻的男性狩猎者。

埃莉诺能够毫不费力地接受他向下挥剑的攻击。

“你就是这些怪物的头目!”他愤怒的对我说道。

“你到底在说什么。”

“别跟我装傻,那股不祥的气息,你根本瞒不住!”

男人不耐烦地说。

啊——不管怎么看,埃莉诺的黑暗气息都属于不祥的气息。

更确切地说,这些怪物的起源来自埃莉诺。

被误解对我来说无济于事。

坦率地说,这个人是对的。

“等等,你看错人了!”

另一名狩猎者从后面赶来,拦住了刚才的男人。仔细一看,是我之前救的第一个男人。

“你在说什么!”

“这是真的!相信我。”

男人停下了动作,显然是在犹豫。

由于没有时间解释,我很高兴他能顺利地离开。

怪物不断的被杀死。

在打败怪物很久之后,我终于意识到一些事情,出现的怪物,似乎是新的。他们看起来没有任何战斗的经验。

这意味着他们刚刚“出生”。

“打败怪物的速度超过了怪物生成的速度。”

(好像是这样)埃莉诺回了一句。

“那么,如何才能让这些怪物的生成完全停止?”

由于我有点时间闲聊,我试图从埃莉诺那里挖掘出解决方案。

(这谁知道呢?)

“怎么可能,这些怪物是由你的力量产生的,不是吗?”

(只要他们在我的控制范围内,我可以很容易地告诉他们停止,但这是我第一次无法控制他们)

“……”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奇怪的是我无法回答。

“我能封印他们。” 来了一位女狩猎者。是那个使用风魔法的女人。

“封印?”

“我们已经准备好了那种力量。我们将前往怪物的产卵点并对其进行布置,以便我们可以密封产卵点。”她对我解释的说道。

“所以我说消灭所有的怪物是可以的,对吗?”

“是的!” 女狩猎者重重地点了点头。

她直视着我的眼睛,这是一个充满期待的表情。

“既然如此,我们要不要增加装备?”

“嗯,也就是说你还没有认真起来?”

“嗯,可以这么说。”

我点点头,那女人更惊讶了。

我救的第一个男人是在与怪物战斗时遇到了困难,近战格斗还是不错的,但是有很多狩猎者,比如魔法师和弓箭手,他们在紧要关头需要被拯救。

我一直在压制自己的力量,但是,从现在开始,我会全力以赴,因为现在的情况需要我加倍努力。

“我们,我们有麻烦了!”

“呜哇!那是什么呀!”

周围传来恐惧的声音。

所有人都看向了同一个方向。我也是,转过身,看向同一个方向。

从我看去的方向,有一个长着獠牙的巨人,身上散发着凶恶的气息。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种怪物。

“那是什么?”

(地狱皇帝桑德罗,你看……你可以说它是我的王牌)

“地狱——这名字太夸张了。”

(顺便说一句,只要其中一个就可以扭转整个战争的局面)

“哎呀哎呀!” 我有点惊讶。

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找到那种隐藏的王牌。

正当我和埃莉诺说话的时候,周围的狩猎者已经从现场散去,他们逃离了桑德罗斯的方向。

“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怪物会出来!”

“我们怎么可能比得上那个怪物的实力!”

之前勇敢地与这么多怪物战斗的狩猎者已经开始一个接一个地逃跑。

由于恐慌蔓延,前线处于崩溃的边缘。

“现在那个东西所在的地方就是产卵点,对吗?”我以前也想过这个问题,那不就是玛丽去的那个山洞附近的地方吗?”

(好像是这样)

一分钟也不能耽误了,再这样下去,前线都要崩溃了。

我使用曲翼传送到附近的洞穴,那里是玛丽几天前所在的地方。

“呜哇!”

我很震惊。

刹那间,一道墙壁般的身躯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立刻退缩了,我仔细一看,发现是桑德罗的腿在我面前。

因为我之前离它太近了,所以它看起来像一堵墙。

当我扩大视野时,我可以看到有10个狩猎者倒在怪物周围。

“咕噜咕噜!”

它突然对着天空咆哮,然后朝着我的方向怒目而视。

“它好像不是一下子就暴怒了?”

“咕咕咕!”

“而且它正在看着你的方向,他不是你的下属吗?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不知道让他免费和我签约几百年契约是不是不好)

“不管怎么看,这都是主要原因,不是吗?”

桑德罗当然会生气,被称为地狱帝王的怪物被这样对待,发疯也是理所当然的。

桑德罗斯挥舞着手中的武器,那是一柄接近五米的长剑。

埃莉诺在我手中,我受到了攻击。冲击力蔓延到我的周围,之前倒下的狩猎者被震飞了。

我需要发起对桑德罗的攻击。在第二次冲突向我飞来之前,我划伤了桑德罗的手。

“咕咕!”

桑德罗斯的眼睛变得布满血丝,它开始尖叫得更厉害了。

它用它的左臂朝我打了一拳。我避开了那一拳,冲向了它的手。我跑到它的肩膀上,朝它的脸跳过去。

“咕咕咕!”

他又尖叫起来。

当我的衣服边飘动时,空气都在颤抖。我抓住埃莉诺并摆出姿势。

“我对你没有任何怨恨,但是——从这里消失。”

我用双手挥动埃莉诺,击中了桑德罗的头。

倒下的桑德罗直到最后都用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我。

“这家伙也会复活吗?”

(需要很长的时间)

“下一次,他的报复对象会是我吗?” 我想过,但这是不可避免的。

在那之后,我打败了剩下的怪物。

战斗结束的速度很快,负责封锁产卵点的狩猎者来到了产卵点——玛丽待过的洞穴;并开始封印活动。

这一次,事情解决了,以我为中心的胜利的尖叫声在空中升起。